zhb學習閱覽室 / 時文薈萃 / 朔風起兮芋頭香

分享

   

朔風起兮芋頭香

2021-11-26  zhb學習閱...

作者:蔡志龍

時光荏苒,不經意間又是冬天了。每到此時,我就想吃軟糯香甜的芋頭了。許是年歲漸長,愈是懷念逝去的往日時光。前日老家的侄子捎來一袋芋頭,文火慢煨,芋香陣陣,方才記起,朔風起時,故鄉的芋頭成熟了。

故鄉地處丘陵地帶,有山有水,土地肥沃,種啥產啥。芋頭生長于斯,可謂得天時地利。故鄉人對芋頭充滿了愛意,喚“毛芋”“芋艿”,就像喚自家的孩子一樣,親切自然。芋頭也確實像農家娃,野地里生,野地里長。有時根本不需播種,就是頭年的芋娘發根,又潑辣蓬勃起來;也不需施肥,它的根須伸展開來,啜飲地下水,把芋仔養得白白胖胖;不需打藥,我從未見過芋頭長蟲,永遠健健康康,綠意盎然。后來看書方知,芋葉、芋莖、芋仔都分泌漿液,含堿性物質。皮膚不好的人碰觸了,還會瘙癢,小蟲們更是避之不及,這就是芋頭聰明了。

每年正月一過,趁著農閑時分,父親便把屋后那片荒地開挖、鋤碎、起壟,壟溝很深,便于排水。母親刨坑,坑里埋上豬糞牛糞。我和弟弟把芋娘埋入坑中,培土。一家人說說笑笑,時間一晃就過去了。

芋頭是地上的荷。芋葉亭亭,像極了荷葉,故鄉人稱之為“芋荷”。粗壯的芋稈高擎心形的芋葉,娉娉婷婷,搖曳生姿,多像故鄉的妹伢辛勤勞作時起伏的身姿。夏日天說變就變,雨滴落在芋葉上,晃來滑去,晶瑩剔透。故鄉人來不及帶雨具,掰柄芋葉,頂在頭上,滴滴嗒嗒,宛若動聽的交響曲,無端添了一份雅趣。

此時的芋莖鮮嫩水靈,把外層發黃的芋莖脫回家,撕去外皮,切成小段,焯水半小時,撈起,在清水中浸泡半日,將鍋燒熱,倒入一勺菜油,加點紅彤彤的辣椒丁和綠生生的蔥段,煸香。芋莖不再澀嘴,變得清脆滑爽,嚼勁十足,美味在舌尖上打滾,不忍停箸。

最開心的是收獲的季節。冬至前后,一家人來到地里。父親割去殘存的芋葉,母親先挖去芋蔸旁邊的泥土,待芋頭露頭,再小心地掏出芋頭,就見芋娘緊緊抱著許多小芋仔。我和弟弟扯斷根須,掰開芋娘芋仔,抹去泥土,分類裝袋。芋娘做種,埋在地里。芋仔搬回家,置于陰涼處風干。芋頭大氣得很,易于保存。

讀書的孩子嘴里總是饞嘮舌嘮的,放學回家總喊肚子餓。母親從灶膛里扒出一個燒熟的芋頭來,拍拍灰,露出白生生的嫩肉,輕輕一擠,芋肉滑進嘴里,甜蜜蜜、香噴噴、糯乎乎,口感細軟,爛而不糜,瞬間胃飽了,心暖了。

芋頭的吃法還很多,芋頭燒肉、芋頭雞、芋頭糕、芋頭片。不過故鄉人最愛的還是芋頭圓。紅白喜事十大碗,它排第五碗,寓意團團圓圓。芋頭圓做法簡單。先把芋頭洗凈,入鍋煮半小時,然后將煮熟的芋頭去皮搗成泥狀,加入紅薯粉,搓揉成不粘手的芋團,最后搓成一粒粒的小圓子。燒開半鍋水,小圓子像跳水運動員排隊一一跳進沸水中,潛泳一會,仰泳起來,撈出加入白糖或蔥段,一份甜蜜的芋圓便大功告成。就像蘇軾所寫:“香似龍涎仍釅白,味如牛乳更全清。”魚肉吃多了,吃點芋圓更解味開胃。

芋頭遇上了好時代,如今成了綠色健康食品,上了大小餐桌,成了大俗大雅的美食。可是它依然不改土里土氣的打扮,保持內心的寧靜芬芳,扎根于故鄉的田埂地頭,慢慢地享受著陽光雨露,不辜負這片土地,更不辜負尋常又幸福的日子。

(原載于2021年11月25日《楚天都市報》)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請注意甄別內容中的聯系方式、誘導購買等信息,謹防詐騙。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一鍵舉報。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国产成人无码免费视频在线观看,夜夜未满十八勿进的爽爽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