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圖書館1m7r / 人物 / 魯迅與郭沫若

分享

   

魯迅與郭沫若

2021-11-26  我的圖書...

人物


魯迅與郭沫若

/墨吟

圖:郭沫若


1927年9月魯迅離開廣州來到上海,其中一個重要原因就是想與創造社聯手,共同開展新文化運動。創造社的領袖是郭沫若,魯迅知道他參加過北伐,因此對于自己與郭沫若及創造社合作充滿信心。到上海不久,魯迅就與創造社聯絡。11月7日,郭沫若指派創造社三位成員鄭伯奇、蔣廣慈、段可情與魯迅洽談,并達成合作意向和方式,決定恢復出版《創造周報》,發表聯合聲明。12月3日,在《時事新報》上刊登了《創造周報》復刊廣告,由魯迅、郭沫若、蔣廣慈、馮乃超、張資平等三十余人為特約撰述員。合作的準備工作非常順利,魯迅滿懷期待。

可是事情突然發生了變化。1928年1月15日,預定復刊的《創造周報》沒有出版,卻出版了創造社新創辦的刊物《文化批判》,以突然襲擊的方式對魯迅進行猛烈的批判。其中有馮乃超的《藝術與社會生活》、成仿吾的《打發他們去!》、錢杏邨的《死去了的阿Q時代》等。

創造社沒有作任何解釋,原來聯絡的人也都不愿意再與魯迅見面。魯迅一下子被搞懵了,他先是保持沉默,靜觀事態發展。但是接踵而來的批判火力越來越猛,調子也越來越高,魯迅不得已起而回擊,寫了《“醉眼”中的朦朧》等一系列文章。

關于為什么一夜之間盟友變敵手的問題,郭沫若和其他創造社成員后來都作了解釋,說是當時一批創造社的年輕成員陸續從日本回國,他們受共產國際“左”傾思潮的影響,認為魯迅等“五四”時期的作家都是“舊作家”,必須進行“全面的批判”。郭沫若認同這一觀點,雖然他為了躲避國民黨的追捕于1928年2月亡命日本,但仍然遙控指揮這場論戰。

這場在中國文學史上有名的所謂“革命文學論爭”,持續了近兩年。黨中央知道這個情況后,出面干預,周恩來、李富春都明確指出,批評魯迅,從原則上講是不正確的,應該爭取魯迅,團結魯迅。后來潘漢年到上海,按照中央領導的指示,平息了這場論爭,創造社基本上停止攻擊魯迅。

但是這場論爭卻留下一個疑問,遲遲沒有解決。

在創造社批判魯迅的文章中,要算《創造月刊》二卷一期所發表的《文藝戰線上的封建余孽——批評魯迅的<我的態度氣量和年紀>》一文措辭最為嚴厲,態度最為激烈,幾近于惡毒謾罵和人身攻擊。文章罵魯迅是“資產階級以前的一個封建余孽”,“資本主義對于社會主義是反革命,封建余孽對于社會主義是二重的反革命”,“魯迅是二重性的反革命人物”,“他是一位不得志的法西斯蒂!” 文章署名“杜荃”,這個杜荃究竟是誰呢?

文革中馮雪峰失去了自由,有人帶著這個問題向他詢問,他仍堅持認為,文章的作者是郭沫若。

文革結束后,《魯迅全集》要出新版,對這篇文章的注釋無法回避,必須弄清楚,才能對歷史有個交代。1980年,人民文學出版社的陳早春先生經過詳細考證,以無可辯駁的事實證明:杜荃就是郭沫若。其主要論據有:

一、創造社成員張資平在1930年4月發布的《答黃棘氏》一文中說:“現在我要正告黃棘氏,……'二重的反革命’,'封建的余孽’,'不得志的法西斯蒂’(見麥克昂氏的批評魯迅的我的態度氣量和年紀)尚可以轉化為革命文學的先鋒!這就是唯物的辯證法,黃棘氏知道否?”張資平所引用的正是杜荃文章的原話,他點明文章的作者是“麥克昂”,而“麥克昂”則是眾所周知的郭沫若的筆名。在《創造周刊》復刊廣告中,郭沫若的署名就是麥克昂。

二、由于杜荃的文章對魯迅傷害很重,深有痛感,所以他多次提及這件事。魯迅在《“硬譯”與“文學的階級性”》一文中說:“例如我的階級罷,就至今還未判定,忽而說小資產階級,忽而說'布爾喬亞’,有時還升為'封建余孽’,而且又等于猩猩(見《創造月刊》上的《東京通信》)。……在這樣的社會里,有封建余孽出風頭,是十分可能的,但封建余孽就是猩猩,卻在任何'唯物史觀’上都沒有說明。”魯迅提到“封建余孽”,注明出處在《創造月刊》,但《創造月刊》上并沒有《東京通信》,這是魯迅故意要告訴人們,這篇文章來自東京,暗指郭沫若。1934年5月15日,魯迅在給楊霽云的信中說:“這些人身攻擊的文字中,有盧冀野作,有郭沫若的化名之作。”這里所說的“化名之作”就是指杜荃的文章。

三、郭沫若對于杜荃是不是自己的問題,態度曖昧,既不承認,也不否認,只是說“想不起來了”,這等于外交辭令中的“無可奉告”。

四、杜荃還發表過一篇文章《讀<中國封建社會史>》,與郭沫若當時發表的其他文章對照,發現研究的是同一問題,其基本觀點、指導思想、研究方法、研究進度、研究目的、研究結論完全一致。可見杜荃與郭沫若是同一人。

為此,在新版《魯迅全集》的注釋條目里,將“杜荃”注為郭沫若。文化部的領導也作了批示:“將杜荃的文章收入《郭沫若全集》。”

(資料來源:王錫榮《魯迅生平疑案》)

(王錫榮為上海魯迅紀念館副館長)


夏天點評】文化界的爭論無可厚非,但如果是惡毒謾罵和人身攻擊,就無異于市井村婦了。文化人要守住自己的信仰而不被時代風云所左右,談何容易。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国产成人无码免费视频在线观看,夜夜未满十八勿进的爽爽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