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雜評 / 待分類 / 歐洲人眼里的木乃伊,曾是一劑神藥,還一...

分享

   

歐洲人眼里的木乃伊,曾是一劑神藥,還一直吃到了20世紀

2021-11-26  百家雜評

我們都知道,古代中藥里有一些“重口味”的成分,讓人見之惡心,根本無法下口。但鮮為人知的是,與中藥相比,古代西方醫藥口味更重,堪稱“超級重口味”,因為他們將木乃伊視為一劑大藥,一味包治百病的靈丹妙藥,其中包括法國國王弗朗索瓦一世、英國哲學家培根等對其療效都深信不疑,由于吃的人太多,以至于差點還將木乃伊吃斷了貨。

古埃及人相信,人是由軀體和靈魂構成的,即便靈魂在陰間,死者仍需要自己的軀體。如果軀體遭到破壞、毀滅,那么靈魂也會逐漸喪失、消亡。總之,古埃及人認為只要保存住肉體,讓靈魂有棲身之處,死者就能轉世再生。于是,為了保存好軀體,古埃及人使用了一套防腐程序,將死者軀體制作成了木乃伊,最終保存殮藏起來,準備未來的轉世再生。

可以肯定地說,木乃伊就是加了防腐材料的幾千年前的古埃及人軀體。如果從考古角度來看,木乃伊自然價值非凡;但如果將之磨粉下口,估計怎么想都讓人惡心。既然如此,為何從國王到平民,從知識分子到文盲,西方人普遍將之視為一劑大藥?(下圖,古埃及拉美西斯大帝木乃伊)

西方人將木乃伊視為一劑大藥,這事要從古希臘說起。

在古希臘的醫學體系中,有一味藥叫做瀝青,古希臘《藥物學》一書中稱,來自死海地區的瀝青最適于入藥。之后,古羅馬老普林尼的《自然史》里,記錄了許多含有“瀝青”的處方,比如治療白內障與痛風,甚至還記載把瀝青放入葡萄酒中飲用,可以治療慢性咳嗽和痢疾,如果再加上醋,可以祛除淤血,還可以治療風濕與腰痛。后來,瀝青治病的觀點傳到阿拉伯世界,也傳到了中國,成為一劑中藥。

大約公元7世紀,阿拉伯人入侵埃及,發現了大量木乃伊,由于古埃及木乃伊表面的黑色硬殼如同冷卻后的瀝青,阿拉伯人相信這些尸體上涂抹了瀝青,于是就稱之為“mūmiya”(瀝青)。大約公元10世紀,波斯醫生拉齊斯首次用“木乃伊”(mumia)一詞指代瀝青。大約公元11世紀時,波斯醫生阿維森納將“木乃伊”專門表示用來入藥的瀝青。這里的“木乃伊”本義是不是我們熟知的“木乃伊”還有待商榷,但從12世紀意大利翻譯家杰拉爾德在翻譯阿拉伯文獻時說“木乃伊是一種類似瀝青的物質,它是涂抹在尸體上的樹脂與人的液體長期反應以后生成的”來看,阿拉伯人應該吃過古埃及木乃伊表面的黑色硬殼。

在科技落后的古代,誤將木乃伊表面黑色硬殼視為瀝青而吃掉,這勉強可以理解,但歐洲人為何又將整個木乃伊視為珍貴大藥呢?實際上,這還是與古希臘生機論(也叫泛靈論)醫學觀有關。

古希臘醫學體系中,認為每一個生命體都蘊含特定的生機力,如果一個強壯健康的年輕人暴斃,那么他的生機并沒有完全消失,還潛藏在體內。如果將其軀體的某個部位入藥服用,那么就等于獲得了他殘存的生機力量。中國的“以形補形”與之有些類似,但中國的沒有這么重口味,“補形之形”是指自然界中的植物或動物。古羅馬繼承了這一理念,當時醫生塞爾蘇斯就認為,取自陣亡角斗士身體的血具有治療癲癇的功能。

由于木乃伊長期不腐,歷經成千上萬年一直保存完好,當時歐洲人覺得木乃伊里面一定潛藏了什么驚人的神奇生機。

文藝復興時期,歐洲在各領域都開始崇尚古代,其中就包括古希臘的醫學。以古希臘醫學來看,木乃伊表面黑色硬殼是一劑良藥,里面更潛藏了驚人的生機,因此木乃伊必然是一劑大藥,于是歐洲開始了大規模吃木乃伊的歷史。

13世紀至16世紀,埃及開羅和亞歷山大成為木乃伊的集散地,聚集了來自英國、法國、德國、西班牙等的商人,他們在此購買古埃及木乃伊,然后將其運回歐洲,或整塊或分解成碎塊賣給藥店,最后藥店向百姓出售木乃伊塊、木乃伊粉、或者以木乃伊為原料的藥。

按照當時藥商宣傳,木乃伊幾乎可謂是“包治百病”的神丹妙藥,肺結核、中風、皮膚病、咳嗽、各種潰瘍、癲癇、難產、麻疹、頭痛、白內障、牙痛等等,什么都能治,外敷、內服都可以。后來,商人們還將木乃伊加入到巧克力、蜜糖、牛奶中,制成“高檔特效藥”,以滿足高端而特別的需求。1721年英國出版的一部藥典中記載,用兩盎司(約合50克)的木乃伊粉可以制作一帖治療疝氣的藥膏。

相信木乃伊“神奇療效”的,不僅僅只有普通人,更還有國王以及高級知識分子。法王弗朗索瓦一世隨身攜帶一個小袋子,里面裝著木乃伊粉和大黃粉配制的神藥,據說可以“包治百病”。英國大哲學家弗朗西斯·培根,相信木乃伊粉是止血良藥。1564年,西班牙地區的納瓦拉國王的御醫,為了獲得木乃伊遠赴埃及。因此,我們熟知的很多歐洲歷史名人,都可能吃過木乃伊。

起初,木乃伊價格比較便宜,但隨著使用者越來越多,在文藝復興時期末期達到了頂峰,導致木乃伊供不應求,一度差點被吃斷了貨,木乃伊價格越來越貴。于是,這就催生了歐洲商人探險盜墓、偽造木乃伊等的產業。

為了節省成本,1586年英國商人桑德森親自盜挖木乃伊,他在游記中寫道:“我們借助繩子下到墓室,在微弱蠟燭光亮中摸索。那些木乃伊并沒有味道,像干透的瀝青一樣易碎。我們把木乃伊肢解,帶回數量不等的頭、手、胳膊和腳,另外有一個完整的木乃伊。”之后,他把重達600磅的木乃伊殘片運到英國,狠狠地發了一筆財。

但隨著歐洲需求激增,無論埃及還是歐洲盜墓賊,都弄不到足夠的木乃伊,于是他們將貓(見上圖,貓木乃伊)、狗、鳥等木乃伊當成兒童木乃伊賣給歐洲藥商。但即便這樣還是無法滿足歐洲的需求,于是他們開始偽造,將被處死的犯人或病死者,偽造成歷史上流傳下來的木乃伊。當時一位商人說,他不關心尸體來自哪里,不關心尸體生前是否死于可怕的傳染病,擔心的只是弄不到足夠的尸體。16世紀時歐洲需求量更大了,木乃伊商人找不到尸體時,就以其他動物尸體代替,當時葡萄牙藥劑師皮雷斯游歷埃及時發現,當地有些木乃伊商人把烤焦的駱駝肉充當木乃伊。

對于服用偽造的木乃伊,法國外科醫生帕雷指出,患者感到全身不適,呼出令人惡心的氣體,甚至嘔吐不止。為此,法國路易十四的藥劑師波梅還給出了一些辨別木乃伊真偽的建議:“有些商販販賣假冒木乃伊粉,我也拿他們沒有辦法。我只能建議,買的時候挑選發出黑色亮光的木乃伊粉,而不是夾雜骨頭和雜物的木乃伊粉。”

18世紀末期之后,隨著歐洲醫學的發展,生機論不再受寵,木乃伊熱有所降溫,但并沒有消失,甚至還一直延續到了上個世紀。19世紀末期,歐洲一些藥典和藥方中,還在使用木乃伊粉。20世紀之初,德國醫學目錄上木乃伊仍作為一種藥材,1924年《默克藥品目錄》中就有一個名叫“純埃及木乃伊藥膏”的藥品,而1公斤木乃伊粉可以賣到12金馬克。20世紀末,木乃伊被禍害了幾個世紀后,數量終于急劇變少,逐漸成為稀有物品,1980年歐洲立法禁止出售木乃伊。

可以說,歷史上歐洲人吃木乃伊的行為極其瘋狂,中國人吃中醫中的一些“黑藥材”行為與之相比,簡直只是小巫見大巫。好萊塢電影《木乃伊》中,描述了一個強大而恐怖的木乃伊形象,但事實上100年前時,木乃伊還是一部分歐洲人的口中餐,如果真看到木乃伊的話,估計不僅不會害怕,反而是看到“仙丹”時的欣喜若狂吧。

當然,當時也有一些歐洲學者諷刺吃木乃伊的行為,1658年英國哲學家布朗說:“埃及木乃伊躲過了波斯國王岡比西斯兇殘的手,經受住了時間的考驗,如今卻成為貪婪的歐洲人的口中餐。”更諷刺的是,當歐洲人高高興興地吃著木乃伊時,卻在貶低其他地區的“食人族”,將他們視為野蠻人,這應該叫“寬以待己嚴以律人”的雙標觀吧!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国产成人无码免费视频在线观看,夜夜未满十八勿进的爽爽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