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圣的小宇宙 / 待分類 / 秦始皇之死

分享

   

秦始皇之死

2021-11-24  大圣的小...


病入膏肓,吃再多的仙藥也無濟于事

文/ 大圣

公元前210年七月,河北沙丘。

秦始皇巡游的隊伍浩浩蕩蕩,行進在返回首都咸陽的途中。

這是秦始皇登基后的第五次巡游,旅游團從去年十月出發,南下湖北、安徽,進入浙江、江蘇,沿海岸線北上到山東,再到河北,計劃經內蒙、山西返回陜西,途徑十省區,行程數千公里,在大秦帝國的版圖上,畫一個完美的圓圈。

這是一次艱苦的長途旅行,盡管是皇家豪華旅游團,沿途都是五星級接待,但你想想當時的條件,坐著馬車,木頭轱轆,一路顛簸,車內沒有空調,冬天冷夏天熱,生活上各種不便,哪有在宮里舒服?

皇帝還好,苦的是那些隨行人員,風餐露宿,鞍馬勞頓,已經在外面漂泊了半年多,身心疲憊,加上天氣炎熱,大家嘴上不敢說,心里都在抱怨。

更難以忍受的是,到河北沙丘之后,負責交通保障的中車府令趙高讓人買了好多鮑魚放在車上,這大夏天的,又沒有冰箱,鮑魚很快就腐爛了,隊伍中自始至終彌漫著腥臭的味道。

隨行將士們都在心里嘀咕:在山東那么多海鮮你不買,走到河北了想起買鮑魚?又貴又不新鮮,都臭了也不舍得扔,拉回去給誰吃?陛下在車里難道聞不著嗎?也不說說他。

當時,大家并不知道,馬車里那個號稱萬壽無疆,一直追求長生不老的秦始皇,已經死了好幾天了,拉鮑魚正是為了遮蓋尸體散發出來的腐臭。

1

  

秦始皇死得很突然。

據內部不可靠消息,皇帝的身體一直不太好,生前患有癲癇、哮喘、腦膜炎等多種疾病,別看每次在公開場合露面的時候,他老人家總是紅光滿面,神采奕奕,其實,都是硬撐的。

特別是巡游以來,一路條件艱苦,吃不好睡不好,但皇帝陛下仍堅持在車上辦公,每天批閱來自全國各地的奏折。

每天批閱多少件?對不起我們是論斤的,那個時候沒有紙,文件都寫在竹簡上,秦始皇每天要批閱120斤,老大一堆,所以經常廢寢忘食,夜以繼日,通宵達旦,有時太監熬不住睡著了,醒來時發現,皇帝房間里的燈依然亮著。

炎炎夏日,這樣超負荷的工作,一般人都受不了,何況是一個年近百半的老人,終于,秦始皇積勞成疾,病倒了。

位于河北邢臺的沙丘行宮,曾是趙武靈王駕崩之地,秦始皇在這里已經預感到,自己的生命即將走到盡頭。

御醫又拿著各種仙藥讓秦始皇吃,秦始皇說:“都給我滾出去,什么仙丹,什么長生不老藥,全特么是騙子!”

彌留之際,他手書遺詔,讓遠在邊疆監軍的長子扶蘇火速趕回咸陽,主持自己的喪葬典禮,并繼承皇位。

遺詔密封好后,交給了趙高,秦始皇最后看了一眼外面的世界,長嘆了一口氣說:“我真的還想再活五百年。”說完便與世長辭,享年49歲。

秦始皇意外病故,除了照顧生活起居的幾個貼身侍從、御醫之外,只有中車府令趙高、秦始皇的小兒子胡亥和丞相李斯三個人知道。

怎么辦?

皇帝駕崩,事關天下安危,為了穩定局勢,免生意外,趙高、胡亥、李斯三個人一商量,決定對外封鎖消息,秘不發喪,一切仍按照皇帝健在的情況進行,該送飯送飯,該送奏折送奏折,只是路上不再停留,快馬加鞭,火速趕回咸陽。

此時,秦王朝出現了一個不為人知的,巨大的權力真空,趙高在經過激烈的思想斗爭之后,做出了一個改變歷史的重大決定,扣留發給公子扶蘇的遺詔,獨自去找秦始皇的小兒子胡亥。

趙高是胡亥的老師,對胡亥的性格為人非常了解,一見面,趙高就開門見山:“皇帝駕崩,遺詔單獨發給扶蘇,對你連提都沒提,你心里咋想?”

胡亥說:“我能咋想,服從安排唄。”

趙高說:“現在遺詔就在我手上,誰來繼承皇位,咱們完全可以操作,你難道就沒點兒想法嗎?”

胡亥怎么可能沒想法,只是頗有顧慮:“廢兄而立弟,是不義也;不奉父詔而畏死,是不孝也;能薄而材譾,強因人之功,是不能也。如此不義不孝不能之事,勉強為之,天下不服啊,別人不說,只怕丞相李斯這一關就過不去。”

趙高說:“放心,丞相那邊我來搞定。”

2

  

趙高轉頭又去找李斯。

李斯曾是思想家荀子的學生,秦朝老臣,已經70歲高齡了,在朝中極具威望,手下黨羽眾多,搶班奪權這種事,必須得到他的支持才有可能成功。

趙高把來意跟李斯一說,不出所料,李斯當場翻臉:“先帝尸骨未寒,我們篡改遺囑,這是大逆不道啊,身為臣子,怎么能慫恿胡亥做這樣的事情呢?!”

趙高說:“丞相糊涂啊,你想想,扶蘇最信任的人是大將軍蒙恬,一朝天子一朝臣,他如果繼位登基,你這個丞相的位子還坐得住嗎?”

一句話點到了李斯的要害,大家都知道,他與蒙恬一向不合,他不由陷入了沉默。

趙高趁熱打鐵,軟硬兼施:“我們合力輔佐胡亥上位,對大家都好,這件事如果你不支持,將來的后果,你應該能想到吧?”

反復權衡之后,李斯長嘆一聲,接受了趙高的提議。

于是,趙高、胡亥、李斯三人結成政治聯盟,開始實施搶班奪權計劃。

行動第一步,就是篡改遺囑,解決扶蘇。

他們仿照秦始皇的筆跡,宣布立胡亥為太子,同時,以不孝的罪名,賜死扶蘇;以不忠的罪名,賜死蒙恬,駐邊的三十萬大軍交由副將統領。

這樣行嗎?你讓人家自殺人家就自殺?真的會那么聽話嗎?

是的,就是這么聽話,遠在邊疆的扶蘇接到父親的親筆信,當時就懵了,真是禍從天降啊,一時萬念俱灰,哭了一通之后,當時就要自殺。

將軍蒙恬趕忙勸阻:“且慢且慢,這事兒有點蹊蹺,恐怕其中有詐,先搞清楚真假,別急著死啊。”

扶蘇根本不聽,說:“父賜子死,何能復請?”轉身回房間,拔劍自刎。

我們看影視劇,經常有皇帝下旨讓大臣自殺的情節,多數情況下,都是欽差帶著人馬包圍了府邸,寡不敵眾,大臣無法反抗,也怕連累家人,才被迫就范。

扶蘇這次不一樣,遠在邊陲,手握重兵,其實完全可以抗旨不尊,甚至起兵造反,但是,并沒有,他乖乖自殺了。

扶蘇死的時候,心里到底是咋想的,誰也不知道。

蒙恬則拒絕自殺,堅稱自己無罪,要面見皇帝申訴,被接替他的副將軟禁了起來。

3

  

掃除了奪權的最大障礙之后,胡亥和趙高松了一口氣,巡游隊伍返回咸陽后,對外發布訃告,舉國哀悼,沉痛悼念秦始皇。

與此同時,公布遺囑,擁立胡亥繼位登基,史稱秦二世,李斯繼續擔任丞相,趙高則升任郎中令,躋身最高權利的核心。

新皇登基,大赦天下,秦二世想把關押中的蒙恬也一并赦免并重新啟用,畢竟這個人的工作能力是有目共睹的,人才難得。

趙高和李斯雙雙反對:“萬萬不可,與忠誠相比,能力一錢不值,他終究是扶蘇的人,不但不能赦免,還應立刻殺掉,包括他的弟弟將軍蒙毅,也應該一并除掉,免生后患。”

秦二世聽從了他們的建議,先后賜死了蒙氏兄弟。

秦始皇一共有34個子女,秦二世胡亥是皇子中年齡最小的,他用篡改遺囑的方式逼死了大哥,自己當上了皇帝,心里一直不得安寧,生怕那些哥哥們造反,每天都生活在恐懼之中。

趙高就跟他說:“其實,不光是您這些兄弟姐妹,就連那些老臣也在私底下對陛下登基議論紛紛,頗為不滿,心里都是不太服氣的,這是當前最大的不穩定因素。”

秦二世說:“那怎么辦?”

趙高說:“首先,陛下應該大膽啟用新人,新提拔起來的干部,必定會感恩戴德,忠心耿耿;其次,對那些居功自傲不聽招呼的老臣,羅織罪名,堅決清洗,只有這樣,位子才能坐得穩。”

秦二世便按照趙高的計策,一方面突擊提拔干部,對各級領導班子實行大換血,特別是一些要害部門的領導,幾乎換了個遍。

另一方面,對那些可能威脅到自己地位的,不太聽話的皇族和老臣,搜集材料,搞政治迫害。

在這場政治清洗中,秦二世和趙高大開殺戒,在不到一年的時間里,把胡亥的33個兄弟姐妹全部殺光,又接連誅殺了一大批不聽話的大臣。

在這場政治大屠殺中,咸陽城腥風血雨,滿朝文武人人自危,為了自保,大家紛紛向秦二世和趙高表忠心,秦二世執政時期,政治環境的險惡肅殺,甚至超過了以殘暴著稱的秦始皇。

4

  

在被迫害的老臣中,有一個人出乎大家的預料,那就是曾參與過“沙丘政變”,為胡亥登基立下大功的兩朝元老,丞相李斯。

不是一伙的嗎?怎么連自己人也搞?

當初,趙高和胡亥拉李斯入伙結盟篡權,不過是利用李斯的地位和聲望,李斯也是被迫參與其中,如今,大功告成,他也就失去了利用的價值,深知內情又倚老賣老的李斯,又何嘗不是胡亥的一個心病呢。

而對趙高來說,李斯更是自己升遷路上的一個絆腳石,70多歲了還占著位置不下來,老子什么時候才能進步?

于是,在趙高的一手策劃下,李斯專案組秘密成立,開始搜集他的相關犯罪證據,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很快,李斯被撤銷了一切職務,押入大獄接受組織審查。

一個年逾古稀的老人如何禁得住酷刑的折磨,在獄中,李斯被屈打成招,對各種莫須有的罪行供認不諱。

《史記》記載:“二世二年七月,具斯五刑論,腰斬咸陽市。”

所謂“具五刑”,就是先黥面(在臉上刺字),然后劓(割鼻子),砍斷左右腳,再攔腰斬斷,最后是醢(剁成肉醬),這是《大秦律》中的最嚴酷最殘忍的刑罰,具有諷刺意味的是,這部法典的制訂者,正是李斯。

除掉了李斯,趙高順理成章升任丞相,一時風頭無兩,權傾朝野。

秦二世貪圖享樂,軍政大事一概交給趙高,對趙高言聽計從,所有人都對他畢恭畢敬,趙高幾乎成為大秦帝國實際上的當權者。

還有誰不服氣嗎?

為了進一步驗證自己在朝中的地位,趙高曾經做過一個著名的測試,有一天,他牽著一頭鹿上朝,當著滿朝文武的面,說要獻給秦二世一匹寶馬。

秦二世當時就笑了:“丞相你糊涂了,這明明是一頭鹿呀。”

趙高不動聲色:“陛下,這確實是一匹馬,不信你問問大家。”

左右有的沉默不語,有的附和趙高:“對對對,丞相說得對,確實是馬。”

只有少數幾個人堅持真理,敢說實話:“這分明是鹿。”

如你所知,那幾個說是鹿的,后來都被趙高找借口給干掉了。

“指鹿為馬”事件之后,趙高的個人聲望達到了頂峰,在朝中說啥是啥,一句頂一萬句,再也沒人敢有異議了。

為了鞏固自己的地位,趙高和秦二世聯手導演的這場政治浩劫,使原本就千瘡百孔的國家雪上加霜。

此時的大秦帝國,雖然還維持著表面的繁榮與穩定,但其實,早已是暗流涌動,危機四伏。

狂瀾既倒,大廈將傾,瘋狂的舉動或許可以延緩末日的來臨,卻無法改變最終的結局,病入膏肓,吃再多的靈丹妙藥也無濟于事,不久,安徽蘄縣大澤鄉爆發了大規模的農民起義,直接敲響了秦王朝的喪鐘。

- End -

作者新書熱賣中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国产成人无码免费视频在线观看,夜夜未满十八勿进的爽爽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