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潮祖醫學論壇 / 待分類 / 寒熱共用和陰陽,苦辛并進復升降,補瀉同...

分享

   

寒熱共用和陰陽,苦辛并進復升降,補瀉同施調虛實

2021-11-24  陳潮祖醫...
               半 夏 瀉 心 湯(《傷寒論》)
[組成]半夏12g  干姜9g  黃芩9g  黃連3g  人參9g  炙甘草9g  大棗12枚
[主治]脾不運濕,濕熱中阻,升降失調,心下痞,嘔吐,下利,舌尖紅,苔薄黃而膩, 脈弦數。
[證析]痞、嘔、瀉是本方主證,據此而知病在中焦;舌尖紅,苔薄黃,脈弦數,是其佐證,按八綱辨證,病性屬熱;痞、吐、瀉三證都是津病,按氣血津液辨證,屬津氣升降失調。少陽居表里之間,為津氣流通之所;脾胃位居中焦,為津氣(陰陽)升降之軸。外感風寒,表衛閉郁,津氣不能出表,由少陽三焦內歸脾胃,津氣升降出入紊亂;或飲食不潔,由食管直侵胃腸,脾的運化功能障礙,致使濕滯胃脘而成痞;升降失調而呈吐瀉;氣郁化熱而呈舌紅、苔黃、脈數。故脾運障礙,升降失調,氣郁化熱,津凝為濕,是本方證的基本病理。
[病機]脾不運濕,濕熱中阻,升降失常。

[治法]清化濕熱,調理脾胃法。

[方義]此證有氣郁化熱與津凝為濕的證象同時存在。熱為陽邪,宜用寒涼,濕為陰邪,非溫不化,寒溫共用,才能和其陰陽。

此證有清陽不升而利濁陰不降而吐的證象同時存在,其升降失調之機就是脾運障礙。施治之際,應該振奮脾陽,恢復脾運,苦辛并進,才合治病求本之理。 

吐、瀉、痞是津凝為濕的實證,津液之所以凝聚為濕,卻因脾虛不運引起。這種虛實夾雜的矛盾同時存在,治宜化其濕濁,補其虛損才能兼顧。

綜合上述,此證宜寒熱共用以和其陰陽,苦心并進以復其升降,補瀉同施以調其虛實。方用黃芩、黃連之苦寒,清中焦之熱;半夏、干姜之辛溫,化中焦之濕;人參、甘草、大棗之甘,補中焦之虛,緩胃腸之急,使熱清、濕去,胃腸功能復常,則升降調而吐瀉止。

[應用]1.以吐、瀉、痞為主證,兼見舌紅、苔黃、脈數即可使用。一個主證即可不必悉俱。

2.《類聚方廣義云》:“痢疾腹痛,嘔而心下痞硬,或便膿血者;及飲食湯藥下腹,每漉漉有聲而轉泄者,可選用以下三方(指半夏瀉心湯、生姜瀉心湯、甘草瀉心湯)。”這里說明了兩點:首先痢疾是疫毒直侵腸道,不是邪從表入,黃芩、黃連在此是直接消除病因,不是僅清郁熱。其次是飲食湯藥下腹,漉漉有聲而轉泄,是胃腸功能障礙,蠕動亢進的現象。故用干姜、半夏恢復功能,甘草、大棗緩其急迫,這些用法,將本方各藥的作用發揮得淋漓盡致,很能啟人思維。

3.《芳翁醫談》云:“休息痢,世醫以為難治,蓋亦穢物不盡耳。宜服篤落丸(大黃一味為丸)兼用半夏瀉心湯之類。”“下利如休息而無膿血,唯水瀉,時或自止而腹脹,瀉則爽然,……與半夏瀉心湯兼篤落丸為佳,且 宜長服。”休息痢與水瀉時瀉時止,都是余邪未盡而正氣已虛現象。此方有補虛扶正的干姜、半夏、人參、甘草,解毒的黃芩、黃連,加入導滯祛邪的大黃,頗為對證。

4.《方函口訣》云:“因飲邪并結,致嘔吐,或噦逆,或下利者,皆運用之,有特效。”指出凡屬中焦水液失調引起的吐、瀉、噦逆,都可應用,但須偏于熱者

綜上,凡痞、嘔、利,或腹瀉與腹脹交替出現,或下痢、或休息痢、或噦逆,皆可應用此方。

5.慢性胃炎、急性胃腸炎,痢疾,審其病機相符,均可應用。

——編輯整理:張薇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国产成人无码免费视频在线观看,夜夜未满十八勿进的爽爽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