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象工業設計 / 待分類 / 這部9.9分的神作,在尋找消失的「李子柒」

分享

   

這部9.9分的神作,在尋找消失的「李子柒」

2021-11-21  普象工業...

李子柒停更129天。

男版李子柒彭傳明火了,但…然后呢?

上百個、上千個「李子柒」隱匿在各地不起眼的角落。

他們被稱為手藝人。

▲彭傳明

沒有流量、沒有團隊、沒有平臺曝光…

那些平凡的手藝人,那些古老而瀕危的手藝,無人知曉。

只有一部不入流的紀錄片,拍下它們的存在和消亡:

《尋找手藝》。

一部曾被13家電視臺拒播的“野生”紀錄片。


幕后團隊是3個毫無經驗的“臭皮匠”。

導演是半路出家,攝影師是司機,錄音師是拉來“湊數”的。

連所有的設備也都是二手殘次品。

偏偏,如此不專業的配置,卻在0宣傳的情況下,一度火爆全網。

連續3部創下9.9分的高分紀錄。

▲播出平臺B站


?01
野生紀錄片

首先,打個預防針。

你對一部紀錄片的正常期待,在這部片子里,都不會得到實現。

媲美旅行宣傳片的空境,沒有。


因為團隊的業余,鏡頭“穿幫”已經是家常便飯。

導演的光頭和拍攝的設備,經常一不小心”就進入鏡頭里。


播音腔一般字正腔圓的旁白,沒有。

由于團隊人手緊缺,旁白一職是由導演即興客串的。

至于效果…你懂的。


結尾提升立意、升華價值觀的金牌文案,也沒有。

“山溝溝”、“叮叮當當響”…口語化的臺詞隨口就來。

甚至不稱職的旁白君,會一時興起就念上自己寫給女兒的詩。


但…拋開粗糙的外表,我們又能看到什么?

或許,就是海報上寫的那句:一趟真誠的溫暖之旅。


沒有技巧、沒有濾鏡、沒有腳本策劃…

犧牲的是紀錄片的質感,換來的卻是稀缺的真實感,不加修飾,不需要精心編排。


比如,第一站尋找制作桑皮紙的手藝。

到達現場,所有制作桑皮紙的作坊,已經全部廢棄。

只留下窗戶上已經破碎的桑皮紙,和退休的造紙藝人收藏的最后一捆桑樹皮(造紙原料)


再比如,在浙江龍泉,尋找中國最有名的龍泉寶劍。

本以為會如同電影一般,找到一名為了鑄造絕世好劍而閉關數十年的鑄劍師。

然而,現實是龍泉寶劍已經實現了流水線作業。


放在其它紀錄片里,這些“小意外”估計都難逃被刪減的命運。

但在《尋找手藝》里,它們都被原樣地保留下來,因為這就是赤裸的現實。

不美好、也不煽情,但是震撼人心。

?????????????????????????????????????????????????????????????????????????????????

退休的造紙藝人正緩緩地走下山坡。

前面是高速運轉的推土機,背后是廢棄的手藝作坊。

傳統手藝與時代脫節的事實,就這樣輕輕地擺在屏幕前。


僅僅一個鏡頭,一句簡單交代的旁白,已經抵得過上千句煽情的文案。

這也正是這部紀錄片的可愛之處,青澀卻實在。

它不會拋出宏大的價值、刻意營造煽情的氛圍,逼著你去思考、去流淚。

看上去似乎挺傻,但卻讓一切回歸到“紀錄”本身。



?02
平凡手藝人

23個省市,88個地區。

從北京到新疆、從新疆到西藏、從西藏到云南、從貴州到湖南…

由東往西、從南往北,制作團隊走遍了大半個中國。

歷時126天,尋找拍攝了199名手藝人,記錄了144項傳統手工藝


在西藏,煅銅大師土旦,造佛像的手藝是最厲害的。

一座瑪爾巴佛像,不需要焊接,僅用一整張銅板,一錘一錘敲打而成。

整個佛像幾乎看不出接縫,由內到外都是完美無瑕。

對于工匠來說,這本已是技術難度的極限。


但土旦卻說,還有更難的:透過眼神表現出瑪爾巴的性格,以及佛像背后的故事…

這一點,土旦做到了。

手藝不僅在于形似,關鍵的是注入其中的精神和底蘊。

新疆的英吉沙小刀,不足10厘米長。

從刀身到刀柄、再到裝飾,卻需要極具耐心的制作和調整


比如,一顆不起眼的貝殼花紋。

要先打孔留出位置,把貝殼切割成小小的菱形,焊進刀柄,再去細細打磨、拋光…

如此循環往復,一把小巧精美的英吉沙小刀誕生。


在云南,80歲的坎溫老人,是當地最后一名制作油紙傘的老人。

每天坐在墻角制作油紙傘,削傘頭、打磨傘骨、固定傘架…幾十年如一日


用棉線固定傘架時,坎溫失手了,線斷了。

每一次斷線,坎溫就會愣一下神,茫然、焦急…他也不明白問題出在哪。


直到第8次,旁白淡淡地說著“終于成了”。

攝影機外,老人卻偷偷地擦掉了眼淚。

油紙傘終于做完了,卻無處可去,沒有人愿意買,也沒有人愿意用。

老人和油紙傘,已經落伍了。


云南「真和養號」倆姐妹,也面臨著同樣的問題。

平均一天造紙的產量只有十多張。

即便如此,仍然積壓了幾百張紙。

制作團隊來的時候,碰巧是她們最后一次造紙。

她們說,把剩下的原料全部用完后,就不再做了。


播出后,片子火了。時隔2年,制作團隊故地重游:

拍攝結束4年了,紀錄片也火了,手藝人們的生活改善了嗎?

很可惜,現實比想象來得更生猛。


做了一輩子油紙傘的坎溫老人,已經去世。

制作油紙傘的傳統手藝,跟著老人一塊消失了。


神秘樂器「巴拉曼」的傳人,胡大拜爾地也去世了。

第一季里胡大拜爾地教兒子吹奏巴拉曼,結果兒子半天吹不出響。


彈幕里都笑話“手藝當場失傳”,結果…一語成箴。

原來,一部紀錄片什么也改變不了。


4年前,編斗笠的潘家存,技術高超,能把竹子削得像紙一樣薄。

在政府的撮合下,他還收了一個徒弟。

4年后,潘家存還在編斗笠,徒弟卻已經跑了。


土陶藝人劉新文,做了十幾年的陶器。

4年間,積壓的陳貨卻越變越多,堆滿了整個院子…

他還給自己取了個無可奈何的封號——末代傳人。


如果說第一季在造夢,那么…第二季就是夢醒時分。

再古老的手藝,再堅韌的手藝人,也贏不過現實的柴米油鹽。

手藝人,也是平凡的普通人。



?03
傻子”導演

拍攝第一季,導演張景賣掉了北漂20年攢下的房子

拍攝第二季,張景欠下了50萬債款;到了第三季,這個數字增加到100多萬。


張景直言:算起來,我就沒有成功過。

經濟依舊窘迫,負債累累,朋友越來越少,甚至被評價為“越陷越深,無可救藥”。


拍第二季時,張景問自己:這樣做有什么價值?

院線上映、票房破億…原本的期望都打了水漂,張景都想過,干脆把片子雪藏。

但最后這部片子還是在B站上免費播出。

因為有一群和張景一樣傻的人,不追求價值,只求問心無愧。


手刻經文的年輕小伙。

自13歲起,就在寺廟里篆刻經文,一刻就是8年。

當被問起“刻的經文越多,賺的錢越多”時,他用一嘴不流利的普通話解釋道:

“不是不是,刻的時候好好刻;

慢慢刻,對這個板子好一點嘛;

這個不好好刻的話,我們死了的時候,因為這個,害怕得很。”


你看,像張景一樣傻的,原來大有人在。

當我們還在追求物質上的價值時,他們已經在精神上得到豐收。

如今,《尋找手藝》已經出到第三季。

張景說,自己不會放棄,會一直拍下去。

“作為紀錄片導演,我能把一些有意義的、能體現中國人精氣神的東西找到,讓更多人看到,這就是意義。”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国产成人无码免费视频在线观看,夜夜未满十八勿进的爽爽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