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在陌路 / 待分類 / 最脆弱的國家:爭強斗狠卻缺衣少食,90%人...

分享

   

最脆弱的國家:爭強斗狠卻缺衣少食,90%人口急需人道援助

2021-11-20  行走在陌路

2020年初,荷蘭宣布關閉所有涉及大麻的咖啡店、酒吧以及餐廳等公共場所,以此來遏制冠狀病毒的傳播,消息一出,無數癮君子走上街頭排隊購買大麻,但絕大多數人都空手而歸,轉而囤積從也門進口的卡特葉。

也門人怎么都沒想到,被各國指責多年的卡特樹葉,居然成為歐洲最發達國家點名要進口的熱銷商品,于是迅速回應“每個荷蘭人都會有充足的供應”。

卡特樹葉到底是什么,居然被荷蘭人用來替代大麻?

美國醫學博士史蒂文·甘斯曾刊發過一篇專門研究卡特樹的論文,文中指出這種原產于埃塞俄比亞的野生灌木,富含可引起中樞神經系統興奮的卡西酮,最初被非洲土著用來抵御饑餓與疲勞,因含有茶堿成分又被稱為“阿拉伯茶”,主要流行于非洲東北部與阿拉伯半島。

甘斯教授研究,食用卡特葉時會產生類似興奮劑的欣快感,變得亢奮健談,甚至不受控制的胡言亂語,持續2-3個小時才會消失,這也是荷蘭人把卡特葉當成大麻替代品的主要原因。但長期食用通常伴有厭食、心跳加速、血壓升高、心律失常、瞳孔擴大、胃潰瘍,以及牙齦出血等等癥狀,這個群體大約有2000-3000萬人,即每月食用卡特葉一公斤以上的癥狀。

目前醫學標準已將卡特葉認定為“致癮藥物”,其戒斷反應與強制戒毒者的“流淚、易怒、沮喪”等生心理表現極為相似,被不少國家列為管制藥物嚴禁入境,而中國則將其與大麻同列一類精神藥品(即毒品)。

也門人當然知道卡特葉有副作用,但明知毫無營養仍然將其當成經濟作物不斷擴大種植面積,因為卡特樹不用施肥更不擔心蟲害,且利潤比任何糧食類作物都要高。唯一不足的是需要頻繁灌溉才能達到一年收獲四季的產量,以也門舉例:60%農田用來種植卡特樹,耗去30%的地下水資源,占用農田又不斷攫取地下水資源的做法,直接造成也門糧食緊缺與淡水枯竭的現狀。

去不去也門?這個問題從沙特行程第一天就困擾著我,圈子里的前輩告訴我“也門太亂,稍不注意就會涉險”,埃及向導說“也門治安很差,小心搶劫與小偷”,而沙特向導則給我看了一則阿拉伯文報道,內容是聯合國多次要求沙特與阿曼放棄封鎖也門邊境,但沙阿兩國卻置若罔聞,理由是:也門確實有九成民眾急需人道援助,但造成困局的并不是沙特和阿曼,兩國沒有理由承擔風險,因為數以百萬計的難民越過邊境足以帶來毀滅性的動蕩。

為了降低風險,沙特向導建議從麥加飛往紅海城市吉贊,經陸路邊檢站自駕前往也門首都薩那,以也門向導判斷,這條線路是最有安全保障的自駕路線之一,因為沙特軍隊全天候守衛邊境與海岸線,使得偷越邊境的也門難民轉而從內陸沙漠潛入沙特或阿曼。

如果直接飛也門首都就會錯過親眼目睹這條“全球最嚴”的邊境線,其中一段近千公里設有240座雷達瞭望塔、38座獨立通信站、132個軍事反應站,以及上千輛裝甲巡邏車全天候巡視。事實證明確實很嚴,至少在我多年旅行生涯中未曾經歷過如此密集且事無巨細的盤查。

還沒離開吉贊市區就因為也門車牌而被三次攔停,前往邊檢站的80多公里車程中又被攔停兩次,出境邊檢更是足足盤查一個半小時,一名沙特邊防軍官拿著我的簽證復印紙給出入境管理局打電話核實,直至確認無誤后才予以放行,反倒是也門邊檢站很麻利的蓋章,工作人員還善意提醒:“如果要去索科特拉島,一定要提前申請特別通行證再買機票”。

這么嚴格的盤查勢必會增加邊檢工作量、降低出入境人員與貨運效率,沙特為什么要這么做?也門向導輕描淡寫的回答:因為缺衣少食又爭強斗狠的也門人,到哪兒都不受歡迎,沙特和阿曼自然也不例外。

原來,2011年也門內戰源自伊朗、沙特與美英法三方博弈,起初預測幾個月就會結束,卻不料僵局持續至2018年才達成停火協議。戰后聯合國統計有23萬人死亡,其中一半死于食物與醫藥短缺,2021年又增加了“2070萬也門人急需救助才能生存、400萬也門人逃離家園、近百萬兒童嚴重營養不良、過半人口無安全飲用水”,以及“2016年至今,約有250萬也門人感染霍亂”等等數據,也門至此成為全球最脆弱的國家。

途經阿迪拉赫鎮時,向導指著路邊一輛裝滿木材的貨車說:因為戰亂,也門別說汽油和天然氣不夠用,就連煤炭供應也出現了巨大缺口,原就落后的工業規模在戰亂與能源緊缺雙重打擊下早已瓦解,村鎮居民為了日用只能無節制砍伐林木,就連拇指寬的灌木也不放過,而阿迪拉赫鎮正是也門不多見的、植被覆蓋率能超過70%的地方,如今已降至不足30%。

堂堂一產油大國卻陷入與沙漠爭奪木材燒火做飯的境地,不甚唏噓。

在長期動亂、工農業崩潰、油氣水資源匱乏的內憂外患中,也門人卻依然堅持種植卡特樹,首都薩那市郊有座4萬畝面積的卡特種植園,直接打出“百年老樹”的宣傳語。更恐怖的是,種植園外圍還因此誕生了一座500多人口的無名小鎮,全部是長期駐點的大采購商與小分銷商,他們最關心的不是今年的糧食收成,也不是蔬果產量,而是依據經驗來判定當年卡特葉的品質好不好、成分足不足,來計劃采購量并制定價格好從中大賺一筆。

看到大小商販滔滔不絕的熱議,我只能暗嘆一聲:如果把這份精力和熱忱用在農業種植上,相信天氣再惡劣再缺水,也門也不至于有九成人口缺衣少食。

當我提起“爭強斗狠算不算也門的民族屬性”時,向導卻讓我把注意力放在當地人的腰身上,原來每個也門人都會隨身佩刀,上到七旬老翁、下至販夫走卒幾乎人手一把,而2010年也門內政部長就公開表示“境內有超過6000萬支各類槍械,不計嬰兒可平均人手三支”,內戰結束首都薩那關停“武器街”禁止買賣,但流于民間的卻無法收繳,因為也門人早已習慣手持武器去反抗,民風彪悍至極,只能“又當又立”地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向導回憶道:前幾年50美元就能買到一支成色很新的手槍,半自動步槍也就100-150美元,只要有錢,想買RPG都能當天提貨,現在雖然價格翻了很多,但手槍加子彈也就200美元,還可以送貨上門。對面那個雙手捂著小腹的年輕小哥就是槍販,普通也門人習慣背手把腰間的佩刀露出來,捂起來的不是佩刀而是手槍。

在酒店洗了個澡,跟著向導開車去貼反光膜,中途我想下車逛逛薩那老城,結果被嚴詞拒絕了,直到回程才跟我商量:“只能逛1個小時,而且不能離開視野范圍”。

實際上,薩那老城雖然雜亂無章,但緊鄰大清真寺的地理位置和肅穆的宗教氛圍,也讓很多本地人保持著克制,至少他們只是不停的打量著外來者,很少兜售物品也不會貼身靠近,令人舒緩不少緊張的情緒。

(下一篇介紹也門各大景點,以及擁有地球上最神奇物種的索科特拉島)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国产成人无码免费视频在线观看,夜夜未满十八勿进的爽爽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