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欣榮rhdvlfqi / 待分類 / 大眾日報:農村清潔取暖如何用得起、可持續

分享

   

大眾日報:農村清潔取暖如何用得起、可持續

2021-11-16  王欣榮rhd...

大眾日報:農村清潔取暖如何用得起、可持續

中國節能協會熱泵專業委員會昨天

寒冬看供暖。與傳統“戶戶炊煙”的散戶燃煤取暖方式不同,各地不斷推動“清潔取暖”落地。今冬農村取暖方式有哪些新探索,群眾滿意度如何?清潔取暖作為一項民生工程,經濟賬、環保賬、社會賬該怎么算?還有哪些瓶頸需破解?記者蹲點我省四個縣區進行了走訪調查。

分散式取暖方式多元

尊重農民意愿,一個村里多種清潔取暖方式

11月11日上午,臨沂市羅莊區冊山街道沙旦子村村民郭少玲家中,生物質顆粒取暖爐已經燒起來了。爐子就安裝在客廳中間,上面煙囪從窗戶穿出排向室外,下面一根電線越過茶幾插在靠墻的插座上。

記者看到,生物質顆粒取暖爐外形與家用燒煤爐類似,不同的是爐膛旁邊多了儲料箱。郭少玲邊演示邊介紹,這樣的生物質顆粒取暖爐用起來很方便,能實現自動點火和下料。生物質燃料形狀類似香煙,長約3-5厘米,沒有任何異味,是用各種的植物下腳料粉碎后擠壓而成。儲料箱填滿一次后可以燒四五個小時,還可以通過調節下料時間和下料間隔,來調節爐子的燃燒情況和溫度。

郭少玲家的生物質顆粒取暖爐,是上個月剛剛安裝的。一周前寒潮來襲,她第一次生爐子,覺得效果不錯。如果一天24小時開著,室溫能到18-19℃,一天燒20斤生物質燃料。與其他取暖方式相比,生物質顆粒取暖爐在取暖的同時還能燒水、做飯。爐子的烤箱里,郭少玲還烤上了地瓜。“這對俺們農村人來說,挺方便。”

今年是冊山街道開始實施清潔取暖計劃的第三年,從2019年開始,清潔取暖工作一直在探索中進行,每年主推的清潔取暖方式都不相同。“前年是電取暖壁掛爐164戶,去年是碳晶板751戶,今年多方考察后決定安裝生物質顆粒取暖爐,共2000戶。”冊山街道網格化服務中心主任馬文軍說。這些取暖方式中,生物質顆粒取暖爐是村民接受度最高的。

今年63歲的西冊山村村民王占軍家中,取暖用的是兩組碳晶板。每組碳晶板有三塊,貼在墻壁上,每塊功率400瓦。

碳晶板使用簡單、升溫快。在王占軍家中,記者把碳晶板插上電,不到一分鐘的時間,碳晶板就熱了起來,幾分鐘,表面溫度能達到70-80℃。

西冊山村村民王開英家中,六塊碳晶板都裝在了臥室。“我身上毛病多,特別怕冷,去年安裝碳晶板的時候,我讓他們把六塊都安在了臥室里,臥室是暖和了,可其他地方不大行。”王開英說。今年,她又在家中客廳安上了生物質顆粒取暖爐,“過幾天冷了,兩種都用。”

記者采訪中發現,一個村里存在多種清潔取暖方式是普遍現象。本著因地制宜的原則,多地在推進清潔取暖替代的過程中,都以農戶意愿為主,讓他們自主選擇。

在商河縣懷仁鎮剛家村,村黨支部委員、55歲的剛憲強說,自己小的時候,村民都是燒炕取暖,還有的燒蜂窩煤。開始推行清潔取暖后,村里推過“電鍋爐”,但因耗電量大老百姓用不起作罷,現在基本上都換成了空氣源熱泵。

他說,空氣源熱泵比空調省電,不僅能取暖,還能制冷。全村340多戶,常年在家的近300戶,幾乎全部安裝了。

懷仁鎮城建辦主任信師銳說,在當地舉辦的杏花節上,相關部門邀請空氣源熱泵供應商組織了推介會,讓當地農戶了解、試用,許多人當場交了定金。目前,該鎮有近3000戶群眾在用空氣源熱泵取暖。同時,全鎮有34個村3467戶使用天然氣清潔取暖。

在陽信縣,當地利用豐富的生物質資源,探索推行生物質燃料+專用爐具分散式取暖、生物質燃料+鍋爐機組分布式取暖、生物質熱電聯產集中供暖三種模式。其中,分散式取暖是“主流”。截至目前,陽信全縣清潔取暖用戶11.0705萬戶。

分布式供暖要破哪些難題?

前期投入大,成本回收慢,需結合當地實際破題

11月11日下午,在陽信縣金陽街道環西村,維修工人張愛青、王軍義正跟司爐工一起,維護保養村里的生物質鍋爐。“每個取暖季結束到下一個取暖季開始,我們作為專業的生物質鍋爐運營商都要進行三次維護保養,這是最后一次維護保養。”張愛青說,11月15日將開始正式集中供暖。

負責陽信縣分布式生物質清潔供暖運營的哈東新春能源管理有限公司經理丁延堂說,全縣23個村分布式取暖的鍋爐,從今年10月初開始檢修,這是最后一臺檢修的鍋爐,然后就是正式供水、升溫試暖,到15日正式供暖,用一兩天時間就能把溫度升上來。

在陽信縣河流鎮張古風村、牛騰雨村,兩臺4噸的生物質鍋爐,負責2個村285戶村民的供暖。“一臺運行一臺備用,平均每天需要6噸生物質燃料,一年的燃料成本在70多萬元左右。”丁延堂告訴記者,分布式供暖主要是基礎設施投入大,尤其是管道建設。

“正常供暖到18℃沒有問題。”丁延堂說,“農村取暖情況復雜,老百姓的房屋結構、生活習慣都不一樣,新建房屋比舊房子保溫好,土坯、磚混等結構對溫度也有影響,從而造成取暖效果上的差距。”

運營中遇到最大的困難是凍裂。丁延堂說,有些村民不是一直在農村居住,當他們在外居住時,就會把暖氣關掉。但是水不循環了,水管在冬季就容易凍壞。“我們每年都會遇到幾十起這樣的情況,維修成本就在幾萬元。這也是農村取暖特別的地方。”

陽信利民生物質能源公司經理趙巖民說,因為分布式供暖是民生工程,沒有與市場價格接軌,一般村民屋中安裝3個暖氣片,取暖費為1000元,折合6-8元/平方米。此外,企業設備折舊以及鍋爐合同化管理運營,投入較大。

除了分布式生物質供暖,其他分布式供暖方式也存在前期投入太大、成本回收慢等問題。

11月10日,懷仁鎮地熱供熱能源站,來自1400米地下的51℃的水,直接進入一級板式換熱器,換熱后進入供暖循環水泵,從居民家中流回來后,再通過回灌機組的加壓泵進入地下。

“這個能源站為鎮區學校、衛生院、敬老院、鎮中心社區以及沿街住戶共計6萬平方米提供集中供暖。”該能源站站長郭宗智說,地熱供熱成本較高,一口取水井需要配兩口回灌井,還需要加壓泵回灌,“地熱水含有十幾種礦物質,如果不回灌會產生污染。因此我們只取熱不取水,循環利用。”從單年運營來看,能源站成本收益基本持平,但是前期投入較大。

在臨沂,西冊山街道嘉馨花園東區4棟樓的140戶居民安裝了分布式空氣源熱泵,實現了集中供暖。該項目由山東華能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投資運營,共安裝了6臺54千瓦的空氣源熱泵,投資130多萬元,政府按戶數每戶補貼1200元。“比起天然氣等其他供暖方式,空氣源熱泵運行費用更低。”項目負責人王達告訴記者。

如何讓老百姓用得起?無論選哪種取暖方式,百姓心里算的是一筆經濟賬

民生工程,少不了政府補貼。為了鼓勵群眾安裝清潔取暖設備并積極使用,各地補貼力度不小。

今年冊山街道為農戶安裝的生物質顆粒取暖爐,政府每臺補貼5000元,農戶自己只需出200元。此前安裝的碳晶板、電壁掛爐均為免費,只要村民報名就能安。2019年-2021年,臨沂市羅莊區在清潔取暖設備補助方面,各級政府累計投入2331.49萬元。

信師銳說,“雙改”(煤改氣、煤改電)之后,農戶用不用是關鍵。“我們改變了財政補貼辦法,將補貼資金直接打到天然氣卡、電卡上,引導農戶采用清潔取暖,而不是簡單投錢。第一年取暖季,每戶1200元補貼直接打卡;第二年根據上年度的實際用氣量、用電量補貼,最高不超過1200元,確保專款專用。”

從去年11月15日到今年3月15日,在剛家村185家“煤改電”農戶中,有55戶村民用電量超過了1000度,最高的用電量達到3105度。還有7戶因為外出用電量為0,也就享受不到用電補貼。

在陽信縣段趙村,一位劉姓村民說現在村民都是清潔取暖,家里有小孩老人的燒天然氣多一些,不在家的時候就關上或者調小一點。現在補貼方式就是在購買天然氣時直接扣除補貼,以低于市場價1元的價格購買1200立方米天然氣。

羅莊區政府把農村清潔取暖列入“我為群眾辦實事”重點項目清單,拿出1685.8萬元,對2019年以來推進的清潔取暖農戶,自2021年起連續3年對其運行費用進行補助,每年每戶補助200元。

無論選擇哪種取暖方式,老百姓心里算的是一筆經濟賬。

“碳晶板是政府去年免費給我們安上的,不光沒花錢,去年年底還給我們生活困難家庭充了500元電費。”在臨沂,王占軍的老伴兒陳愛霞說。有了這500元補貼,王占軍用起碳晶板來更“大膽”了一些。按照功率計算,如果六塊碳晶板全天運行,一天24小時耗電近60度,電費約30元。

為了保暖,陳愛霞把房屋“出廈”封起來,“天井”也裝上透明頂棚。冬天天氣好的時候,不用取暖設備,白天溫度能接近10℃。記者采訪中發現,很多農戶家中這樣改造,暖和了很多,可以節省不少取暖費支出。

陽信縣流坡塢鎮楊大夫村,在前兩天下大雪的時候,75歲的村民楊生南燒了兩天生物質燃料,之后就又停了。“上年紀的人,過得細啊。天暖和了,就停下不燒了,冷了再點上。”楊生南今年買了1噸生物質燃料,兒子家買了2噸。

楊生南說,除了生物質顆粒燃料,村民還有的燒核桃殼、玉米芯,“老百姓能省一個錢就省一個錢。”

濟南市歷城區王舍人街道沙三村的一戶李姓村民家中,使用的個電采暖爐。“最初作為試點安裝的,但算下來耗電量太大,1200元電費補貼很快就燒沒了,一個取暖季真是燒不起,于是就在家里燒煤爐子。”這位村民說,今年7月煤炭便宜的時候,自己以1100元/噸的價格買了3噸煤,一個人在家只點爐子,等孩子回家的時候就燒土暖氣。

陽信縣在選擇生物質取暖方式前曾作過詳細調查,陽信縣農業農村局副局長傅志鵬說:“2017年我們選取一個村260戶村民進行調研,當時煤炭價格是600-800元/噸,有92%的村民取暖季支出在800元以下,只有8%的村民取暖費超過800元。選擇分散式生物質取暖,村民經濟上可以承受,而且符合農民生活習慣,既能取暖,也能做飯。”

干燒式生物質取暖爐,一個取暖季需要生物質燃料1噸多,市場價為1200元。有了政府補貼后,普通村民每噸燃料只需花費600元,困難群眾還有300元的優惠,相比其他,生物質取暖更加經濟實惠。

“無論是煤改氣還是煤改電,如果沒有補貼,老百姓會算經濟效益,就有可能出現返煤現象。”業內專家表示,找到一種比煤炭更經濟實惠的取暖方式,降低取暖成本,村民才會自覺使用。

清潔能源保障須統籌規劃

生物質取暖要可持續可復制可推廣,除了政府補貼更需市場機制

沙三村村集體過去使用過秸稈氣化站供氣。村黨支部書記路洪成說,氣化站供氣比天然氣燃值低,但是比天然氣便宜。村民自己出去找木料、秸稈,1立方米氣能盈利0.1元。但現在燃料比以前貴了,氣化站一個月虧損四五千元。

2019年氣化站“退休”后,沙三村也開始“雙改”。路洪成說,全村500多戶村民,有400戶安裝了碳晶板,還有部分村民安裝了壁掛爐。

氣、電、生物質、空氣源、地源……清潔取暖背后,是能源保障要到位。陽信縣大力發展生物質取暖,得益于其得天獨厚的資源優勢。傅志鵬說,陽信縣有三大優勢資源:全縣10萬畝梨園年可剪枝5萬噸,55萬畝耕地年產秸稈80萬噸,眾多的木器加工企業年供應鋸末10萬噸。

陽信全縣建成生物質顆粒燃料企業(生產線)6處、年生產能力5萬噸的牛糞成型燃料資源循環利用項目1個、兩爐二機30兆瓦熱電聯產項目1個。全縣有6家生物質顆粒加工企業,年生產能力約為18萬噸。

傅志鵬說,今年,生物質供暖農戶訂貨量在6.8萬多噸,目前已經配送了2.9萬多噸;今年底在外打工的村民回來時,訂貨量還會增加。去年7.6萬用戶使用生物質顆粒燃料8萬噸,今年9.65萬戶預計使用10萬噸。

如今,生物質取暖的經濟效益和生態效益初現。經濟效益方面,按當前補貼政策,生物質清潔取暖較煤改氣、煤改電,改造成本分別低38%、3.2%,分別節省5140元、280元;使用成本分別低52%、51%,分別節省2140元、2080元。產業產值可觀,按陽信現有每年產生的秸稈、牛糞、樹枝、鋸末測算,年可生產顆粒燃料近100萬噸,僅顆粒生產產值就達12億元。生態效益方面,年可替代標準煤35萬噸,可減少二氧化碳排放66萬噸。

生物質取暖要可持續可復制可推廣,除了政府補貼,更需市場機制。打通上下游產業鏈,除了生物質燃料、爐具外,還要建立收儲運體系,利用鹽堿地種植能源草菌草。目前,陽信縣試種植了500-800畝菌草。

與高校合作,陽信縣探索打造以生物質炊事取暖爐(水暖爐)為主的農村“廚房革命”,推動生物質資源的能源化利用。對于生物質鍋爐采暖村、中小學校等區域,采取合同能源管理(EPC)等方式,進行農村取暖能源化管理。當地還堅持“互聯網+”思路,與國內信息科技公司加強合作,構建陽信生物質能源云服務管理平臺。

山東陽信正信德環保科技發展有限公司,是國內較早生產生物質鍋爐、爐具的公司。有關負責人徐斌說,企業在陽信縣、惠民縣以及青島、濟寧、臨沂、日照等地,中標了多個生物質鍋爐建設項目。“政府引導,示范帶動,社會資本看到有利可圖,就會逐漸進入這個市場。”

文章來源:大眾日報

原文題目:農村清潔取暖,如何用得起、可持續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請注意甄別內容中的聯系方式、誘導購買等信息,謹防詐騙。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一鍵舉報。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国产成人无码免费视频在线观看,夜夜未满十八勿进的爽爽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