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禪浮屠 / 《紅樓夢中國... / 第6節 賈府子弟的墮落(2)

分享

   

第6節 賈府子弟的墮落(2)

2021-11-16  易禪浮屠

紅樓夢中國舊家庭

寶玉神游太虛境之時,看了金陵十二釵正冊,最后一圖,其判云:“漫言不肖皆榮出,造釁開端實在寧。”(第五回)賈府子侄種種不正行為多開始于寧府,我們姑不提寶玉夢作云雨之事,是在寧府(第五回)。寶玉會秦鐘,后來似有龍陽之嗜,也在寧府(第七回、第九回、第十五回)。賈瑞遇到鳳姐而起淫心,是在賈敬壽辰開夜宴之時(第十一回、第十二回)。賈璉偷娶尤二姐,是因賈敬歸天,出殯未葬,而賈蓉包藏禍心,極力慫恿(第六十四回、第六十五回)。這種丑事無不發生于寧府。其最不堪的,如開賭場、玩男妓等等無一不由寧府作俑。茲只舉一例為證,讀者若不厭煩,試將《紅樓夢》原文摘要如次:

賈珍近因居喪(賈敬一心想做神仙,參星禮斗,守庚申,服靈砂,卒至燒脹而歿,見第六十三回),不得游玩,無聊之極,便生了個破悶的法子,日間以習射為由,請了幾位世家弟兄及諸富貴親友來較射。……立了罰約,賭個利物……命賈蓉做局家。……賈珍志不在此,再過幾日,便漸次以歇肩養力為由,晚間或抹骨牌,賭個酒東兒,至后漸次至錢。……竟一日一日的賭勝于射了,公然斗葉擲骰,放頭開局,大賭起來。……近日邢夫人的胞弟邢德全(人們都叫他傻大舅)也酷好如此,所以也在其中;又有薛蟠(早已出名的呆大爺)頭一個慣喜送錢與人的,見此豈不快樂?……

且說尤氏潛至窗外偷看。其中有兩個陪酒的小幺兒,都打扮的粉妝錦飾。今日薛蟠又擲輸了,正沒好氣,幸而后手里漸漸翻過來了,除了沖帳的,反贏了好些,心中自是興頭起來。賈珍道:“且打住,吃了東西再來。”因問:“那兩處怎么樣?”此時打天九趕老羊的未清,先擺下一桌,賈珍陪著吃。薛蟠興頭了,便摟著一個小幺兒喝酒,又命將酒去敬傻大舅。

傻大舅輸家,沒心腸,喝了兩碗,便有些醉意,嗔著陪酒的小幺兒只趕贏家不理輸家了,因罵道:“你們這起兔崽子,真是沒良心的忘八羔子!天天在一處,誰的恩你們不沾?只不過這會子輸了幾兩銀子,你們就這樣三六九等兒的了。難道從此以后再沒有求著我的事了?”眾人見他帶酒,那些輸家不便言語,只抿著嘴兒笑。那些贏家忙說:“大舅罵的很是。這些小狗攮的們都是這個風俗兒。”因笑道:“還不給舅太爺斟酒呢!”

兩個小孩子都是演就的圈套,忙都跪下奉酒,扶著傻大舅的腿,一面撒嬌兒,說道:“你老人家別生氣,看著我們兩個小孩子罷。我們師父教的:不論遠近厚薄,只看一時有錢的就親近。你老人家不信,回來大大的下一注,贏了,白瞧瞧我們兩個是什么光景兒!”說的眾人都笑了。這傻大舅掌不住也笑了,一面伸手接過酒來,一面說道:“我要不看著你們兩個素日怪可憐見兒的,我這一腳,把你們的小蛋黃子踢出來。”說著,把腿一抬。兩個孩子趁勢兒爬起來,越發撒嬌撒癡,拿著灑花絹子,托了傻大舅的手,把那鐘酒灌在傻大舅嘴里。

傻大舅哈哈的笑著,一揚脖兒,把一鐘酒都干了,因擰了那孩子的臉一下兒,笑說道:“我這會子看著又怪心疼的了!”(第七十五回)

這一幕寫得妙極,也寫得下流極。此種下流作風當然傳染到賈府年輕的一輩。薛蟠生日前一天,請寶玉吃便飯。問寶玉打算送什么禮物,寶玉說,唯有寫一張字,或畫一張畫。

薛蟠笑道:“你提畫兒,我才想起來了。昨兒我看人家一本春宮兒,畫的著實好……看落的款,原來是什么'庚黃’的。真好的了不得!”寶玉聽說,心下猜疑……想了半天……命人取過筆來,在手心里寫了兩個字……將手一撒給他看,道:“可是這兩個字罷?其實與'庚黃’相去不遠。”眾人都看時,原來是“唐寅”兩個字。(第二十六回)

我為什么把這一段文字抄下?此時寶玉年齡大約不及十六歲,以如斯年齡的小孩而竟知道唐寅所畫的春宮,無乃太過聰明。今人多謂現在小孩早熟,哪知賈府子弟比現今小孩還要早熟。今人常主張小孩應授以“性教育”,哪知賈府子弟關于性教育,還能依王陽明學說,知行合一。傻大姐在大觀園內拾到的妖精打架圖畫(第七十三回),安知不是寶玉叫小廝茗煙在外面買來,不慎丟在地上呢?因為寶玉曾經看到茗煙按著一個女孩子,干那妖精打架的事(第十九回)。

薛蟠過生之后,越數日,神武將軍馮唐公子馮紫英請寶玉、薛蟠到他家里吃便飯,陪坐的有唱小旦的蔣玉函,又有錦香院的妓女云兒。寶玉見蔣玉函“嫵媚溫柔,心中十分留戀”,乃交換禮物(第二十八回),由此可知當時官家子弟大率是膏粱輕薄之徒。

寶玉深居簡出,尚且如此,則賈蓉、賈薔、賈芹等更不必說了。尤二姐未嫁賈璉以前,其風度不似大家出身的姑娘,賈蓉對她,言語及舉動亦不像世家子弟(第六十三回以下)。賈薔每日“斗雞走狗、賞花閱柳”(第九回)。他與齡官,一方千般體貼,一方萬般柔情,竟令寶玉“深悟人生情緣各有分定”(第三十六回)。至于賈芹,簡直是下流的輕薄子。鳳姐派他在水月庵照管雜務,而他竟把清凈的尼姑庵改造為骯臟的妓女院,而致榮府門上貼張“大字報”,上面寫著:

“西貝草斤”年紀輕,水月庵里管尼僧。一個男人多少女,窩娼聚賭是陶情。不肖子弟來辦事,榮國府內好聲名。

賈政看了,氣的頭昏目暈,一方叫人去喚賈璉出來,告以水月庵之事,同時叫賴大到水月庵去,把那些女尼姑女道士一齊拉回來。賴大到了水月庵,果然看見賈芹同那些女孩子們飲酒作樂。賴大押著賈芹等回到榮府,此時賈政已赴衙門上班。賈璉因為賈芹平素常在一處玩笑,乃拉著賴大,央他:“護庇護庇罷,只說芹哥兒是在家里找了來的。……明日你求老爺,也不用問那些女孩子了。竟是叫了媒人來,領了去一賣完事。……”賴大想來,鬧也無益,且名聲不好,也就應了(第九十三回),“晚上賈政回來,賈璉、賴大回明賈政。賈政本是省事的人,聽了也便撂開手了”(第九十四回)。一場有關榮府名譽的風波,就這樣馬馬虎虎地結束。

吾研究賈芹之事能夠敷衍下去,不外三種原因:

一是賈政派賈璉會同賴大查辦,然而賈璉與賈芹“平素常在一處玩笑”,查辦的人與被查辦的人不但素有交情,而且共同游玩,當然要同顧炎武所說:“情親而弊生,望輕而法玩。”(《日知錄》卷九《部刺史》)何況賈璉平日行止又和賈芹差不了多少,叫他查辦賈芹淫亂之事,何能盡職而不敷衍了事?

二是賴大有鬧大了,“名聲不好”的顧慮,即家丑不欲外揚之意。那知丑而揚之,其丑自消;丑而欲蓋,其丑彌彰。家事如此,國事亦然。那一個國家沒有不肖的官吏,其所以不會辱及國譽者,蓋有司自行檢舉,法院依法制裁,國有紀律,不但可以警戒官吏,且可以培養平民守法之心。賴大出身于奴才,其有如斯觀念,固不足怪。

三是賈政“本是省事的人”。吾人以為齊家猶如治國,有的事可以省,有的事萬不可省。擺場面是愈省愈好的,整風紀,則省事只有長亂導奸。宋代李覯有一首詩:“喜聞吉事怕聞兇,天下人心處處同,乍出山來言語拙,莫將刺字謁王公。”賈政早就知道賈家子侄“沒有德行才情”(第九十二回),而乃不加教訓,只以省事為務,就是出于“喜聞吉事怕聞兇”的心理。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請注意甄別內容中的聯系方式、誘導購買等信息,謹防詐騙。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一鍵舉報。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国产成人无码免费视频在线观看,夜夜未满十八勿进的爽爽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