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潮祖醫學論壇 / 待分類 / 《陳潮祖醫案精解》—— 臖核

分享

   

《陳潮祖醫案精解》—— 臖核

2021-11-15  陳潮祖醫...

侯某,女,32,2000年4月24日初診。

左額下淋巴結腫大半月。患者半月前受涼后,出現左頦下淋巴結腫大,伴咽痛、鼻塞,經西醫局部穿刺檢查后診斷為“左頦下淋巴結炎”。當地中醫投清熱解毒,軟堅散結之品,效果不明顯。

刻診:左頦下淋巴結腫大約 5cm × 4cm 大小,按之痛,質地硬,活動度小,邊界清晰,伴頭痛,咽痛,聲嘶,鼻塞。咽部其色淡紅,咽后壁有少許淋巴濾泡增生,舌尖稍,舌體偏胖,苔薄白水滑,六脈沉細弦緩。

辨證:寒濕凝滯,陽郁失宣。

治法:散寒除濕,溫陽

麻黃附子細辛湯加味

麻黃 10g      法半夏 20g      生姜 10g

竹茹 10g      小茴香 10g      茯苓 20g

細辛  5g       制附片 20g(先煎40分鐘)

        水煎服,每日1劑,2劑

4月27復診:左頦下淋巴結明顯縮小觸之2cm × 2cm),已無觸痛,頭痛、聲嘶、鼻塞明顯好轉,舌體偏胖,苔薄白潤,脈沉細滑。因屬外地來診,近日將返鄉,囑其原方再進3劑,后續電話聯系。

5月3日電話告知,3劑后病告痊愈。

【侍診心得】 麻黃附子細辛湯乃仲景治療少陰病兼表證之代表方。本案患者因外感風寒起病,然前醫妄投清熱解毒,復傷陽氣,使寒邪內侵入于少陰,少陰陽郁不宣,寒濕凝滯,而發為此病。《金匱要略》有訓:治邪當隨其所得而攻之。此邪由外入,故因勢利導,用麻黃附子細辛湯辛散與溫化相佐,透邪外達。

方中麻黃辛溫發越,最能表散風寒,開宣肺氣;附子辛熱,最能溫壯元陽,補命火,搜逐深陷之寒邪;細辛大辛大溫,最能入髓透骨,走經竄絡,啟閉開竅,既助麻黃表散風寒,開通上焦清竅,又助附子溫暖命門,撥動腎中機竅。

全方藥雖僅三味,但卻具有較強的宣肺散寒,溫腎通陽,開竅啟閉之功。再酌加生姜“走而不守”,助麻辛附子散寒祛邪。因其包塊雖硬,但邊界清晰,推之可動,舌體胖苔水滑,故陳老云其屬“痰核”,故配竹茹、半夏、茯苓等化痰除濕之品,助麻黃附子細辛湯開少陽三焦之路。諸藥合用,不消炎而炎自消,不軟堅而堅自去,體現了治病求本的原則。

【按語】

(1) 頦下淋巴結炎屬中醫“臖核”范疇。該病指咽喉部發生癰瘍,如喉痹,喉癰,喉疳,喉疔等,或肢體皮膚破損并發感染時,下頜部、腋窩或腹股溝等部位出現的大小不同的硬結,按之作痛,是一些腫大的淋巴結。

(2) 自西醫進人中國以來,發展迅速,逐漸得到廣大患者及醫務人員的認可。尤其中西醫結合的概念提出后,不少中醫臨證之時常以西醫病名為診治的要點,凡見西醫診斷為“炎癥”,不仔細綜合四診進行辨證,認為“炎癥”即火熱之證,濫用清熱藥;或遇西醫診斷“癌癥”,也不詳辨虛實,而投用所謂“抗癌藥”,長此以往,必然失去中醫辨證是據四診進行綜合分析的特色,而陷入盲目與西醫結合的尷尬境地。

本案患者雖為西醫診斷“炎癥”,但結合舌脈,并無熱象。雖伴隨咽痛一癥,但局部顏色淡紅,說明該癥乃是少陰陽氣痹郁所致,而非熱毒熏蒸。該案僅施藥5劑即告痊愈,實為陳老用事實告訴我們中醫的生命力在于“辨證論治”,無論中醫如何發展,這都是千古不變的定律。

——本文摘自《陳潮祖醫案精解》

——編輯整理:李汶峰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国产成人无码免费视频在线观看,夜夜未满十八勿进的爽爽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