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放映室 / 待分類 / 豆瓣9.0,又一部沒法翻拍的好劇

分享

   

豆瓣9.0,又一部沒法翻拍的好劇

2021-11-14  第十放映室

坊間都傳奧斯卡有大小年之分。

如今看來,日劇大概也是。

經歷過幾年無劇可追的低谷,今年總算出了不少好看的劇,比如《短劇開始啦》《大豆田永久子與三名前夫》《女子警察的逆襲》《消失的初戀》《龍櫻2》等等。

當然,還有這部《最愛》

剛補完三集,確認過眼神,它就是我本季度的“最愛”。

01.

單看開局,《最愛》不像懸疑劇,倒更像是日常劇,描寫的都是些生活的碎片和少年心事。

朝宮梨央(吉高由里子飾)是大學田徑隊的經理人,也是公認的元氣美少女。

無論是誰遇到挫折,她都會用溫暖的笑容來治愈對方。

田徑隊的宮崎大輝(松下洸平飾)則是梨央的青梅竹馬,他平時就住在女主家的宿舍里,慢慢就發展成了雙向暗戀的關系。

雖說還沒正式告白,但就連梨央的父親也默認了以后要把女兒托付給他。

此時,梨央正計劃要報考東京某所大學的醫藥部,然后盡力研發新藥,治好弟弟的間歇性失憶。

而大輝也默默做好了未來要去東京發展的打算。

眼看著生活即將步入正軌,注定改變梨央一生的意外卻不期而至。

某個雨夜,梨央被隊里的渡邊康介纏上,對方一直想和她套近乎。

為了圖個清靜,梨央特意躲去了廚房。

但接下來發生的事,她竟然全都不記得了。

等到第二天醒來,她才察覺到了些許不對勁。

地板上的不明血跡、碎掉的燈泡、不翼而飛的護身符、手臂上的傷口,種種線索都在提醒她:昏迷期間,一定發生了什么重要的事。

但由于記憶的斷點,梨央遲遲理不出頭緒,只能勉強壓下心中的恐懼。

與此同時,渡邊康介居然神秘失蹤了。

一聯想到事后父親莫名驚慌的態度,梨央隱約意識到,自己的失憶也許和渡邊的失蹤有關。

另一頭,似乎知道內情的父親卻始終語焉不詳,只勸她安心考試,別想太多。

無論何時,他都會保護好梨央和弟弟。

面對不安的女兒,達雄信誓旦旦地做出了保證。

然而,考完試回來的梨央,卻迎來了父親的死訊。

明明之前還很健康,父親為何會突然死于外傷?

當晚,究竟發生了什么?

匆匆料理完后事,滿心疑問的梨央還來不及思考,便被母親派來的律師加瀨賢一郎(井浦新飾)接走。

從此,她就消失在眾人的視線里。

時間線撥回到十五年后,渡邊的遺體被人意外發現,更蹊蹺的是沒過多久,其父渡邊昭也遭人殺害并拋尸公園。

調查過程中,負責查案的刑警大輝發現兇殺案的嫌犯不是別人,正是初戀情人梨央。

誰也沒想到,他們居然會以這樣的方式重逢。

02.

失憶、命案連連看、舊愛變嫌犯,稍有經驗的觀眾都不會被這些老梗輕易唬住。

要是看過導演冢原亞由子的前作《為了N》,那更應該對后續的反轉心中有數:

女主大抵還是個好人,不會是真·惡女。

但,套路歸套路,絲毫不妨礙大家追劇的熱情。

如果你逛逛評論區,就會發現許多人正忙著在初戀組(梨央和大輝)與天降組(梨央和加瀨)之間反復橫跳,尋找入股的最佳姿勢。

畢竟,正如主創說的,這是部「原創懸疑戀愛物語」

顧名思義,戀愛第一,懸疑第二,磕就完事兒。

我敢說,不少身經百戰的觀眾早就熟練掌握了在玻璃渣里找糖吃的技巧,但《最愛》比這更狠。

你吃到的每一口糖,隨時都可能變成刀子,我愿稱之為“刀口舔糖”——

時隔多年,大輝回想起多年前告別的場景,才意識到梨央也是性侵案受害者之一時的憤怒與隱忍;

得知梨央從未放棄研發藥物的夢想,不自覺上揚的嘴角;

即使有所懷疑,也選擇暫時替梨央隱瞞了有關護身符的秘密;

看監控錄像,其他人都以為梨央在睡覺,只有他一眼看穿,她是在默默哭泣。

還有,梨央已經記不清細節,大輝卻隨口就能復述出當年的點點滴滴,關于兩人的夢想,關于對東京的想象。

不用想也知道,分開的這么多年里,他一定默默回憶了無數遍,才能把這些細節熟記于心。

這些所謂的糖,統統建立在兩人已經斷聯整整15年,早就對彼此的生活一無所知的基礎之上。

他們所擁有的,只有過去。

而在大結局之前,誰也說不準破鏡是否還能重圓。

保不齊,編劇就會給觀眾安排點“surprise”,整個BE美學。

一想到這,本磕學家還真有幾分忐忑。

不過話又說回來,這對CP最好磕的點,其實正是二人間曖昧不明、搖擺不定的狀態。

身為刑警,男主的立場決定了他無法像加瀨那樣無條件守護女主,而是必須以極其矛盾的心態游走在梨央身邊。

在案情明朗之前,他甚至拿捏不準該以何種態度來面對她,是陌生人,故人,還是“戀人”?

他深知對方和眼下兩起命案之間有千絲萬縷的聯系,從理論上來說,他應該申請避嫌。

可一旦面對梨央,他就無法做到公私分明。

既不能拋開警察的職業道德,又不能無動于衷。

那到底要保持距離,還是趁機靠近?

好一個剪不斷理還亂。

光是這般糾結的心態,再配上大輝眼神中的隱忍和克制,就夠CP黨瘋狂腦補,寫個800字小作文那都不是事兒。

對梨央來說,大輝同樣是最特別的存在。

得知兩人私下見面的事,加瀨無奈地表示不可以和警察單獨見面,如果有事,必須盡快通知他。

面對“老父親”上身的加瀨,梨央先是企圖“萌混過關”,眼看混不過去,又拖長語調“抱怨”:因為他突然跑來問我話嘛。

就像大輝下意識的心軟和動搖一樣,梨央也無法拒絕對方。

到這一步,編劇已經不是暗示,而是明示:

這倆絕不是單箭頭,放心大膽地磕。

還有必須要夸的一點,本劇配樂是真的絕,橫山克+宇多田光,都是搞氣氛的高手。

在配樂加持下,感情戲頓時顯得好磕到有點上頭。

尤其是第二集的“抹茶名場面”,這一整段劇情都值得掰開了、揉碎了,細細品味。

男主一把攬過差點被車撞到的女主,女主撲進男主懷中,此時配樂起的恰到好處。

一個壓低嗓音抱怨:“你干嘛大半夜邊走邊吃啊!”

另一個忍不住嘟嘴撒嬌,“我就想吃點甜的嘛,就稍微嘗嘗”,說著急忙掏出手帕給他擦襯衫上的奶油。

兩人對話的語氣之自然,仿佛借著bgm跨越了漫長時光,回到了當初還沒戳破窗戶紙時的相處模式。

雖說此刻兩人的對話就像一對幼稚情侶,好像時間并未在二人身上施加印記。

但女主的語氣帶了一絲絲天然的誘惑,“這樣算犯罪嗎?什么罪呀?”

嚯,妥妥的釣系美人。

聽到這,剛才還振振有詞的大輝避開了對方的視線。

一個正經,一個撩人而不自知。


二人的對手戲,時常會有“純真”與“禁忌感”摩擦出的火花。

bgm還未結束,偶像劇般的甜膩氛圍很快被現實攪碎——

女主意識到男主其實是準備來找她問話的,即使他聲稱想以朋友的身份和她聊聊。

無論如何,他們現在一個是嫌犯,一個是警察,不可能對彼此毫無保留。

雖然但是,又有什么能比兩個顏值、智商雙雙在線的成年人之間的互相拉扯更加帶感呢?

比起猛灌工業糖精、一路甜到齁的糖水劇,這種在理智與私心之間搖擺,若即若離、互相試探的情感張力,那才叫真的上頭。

03.

一路追下來,除了好磕,我也忍不住想感慨,有些東西還真得日本人來拍,不服不行。

就拿翻拍版的《嫌疑人X的獻身》來說,雖說王凱、張魯一、林心如的演技都挺到位,起碼不拖后腿,但總覺得少點內味兒。

再包括去年迷霧劇場那部《在劫難逃》,劇里孫曉萌和趙彬彬的人設、劇情線,明顯有模仿《白夜行》的痕跡。

但無論是石神“嘔出靈魂的痛苦”,還是亮司為愛獻舍的瘋狂與卑微,這種扭曲、無望、病態,不顧倫理道德的愛,都只有原版才能完美呈現,直達人心深處。

萬一,未來國內也有片方打算翻拍《最愛》,那我大膽猜測,大概率是失敗的結果。

因為《最愛》同樣有著難以復刻的靈魂——對于人性的洞察和人在極端情境下的情緒刻畫,以及對氛圍感的拿捏。

先說前者。

該怎么形容劇情給人的感覺呢,就仿佛時刻有某種“引力”緊緊抓住角色和屏幕外的觀眾。

父親去世后,梨央不得不背負著秘密,獨自離開。

為了不拖累對方,她決定切斷和大輝的聯系。

不舍、不安,還有難言的失落。

一切洶涌的情緒,都濃縮在梨央欲哭未哭的表情里。

最后,她深吸一口氣,輕輕揮了揮手,當做告別。

剛到東京,大都市的一切都讓她感到陌生和無措:

被嫌棄的鄉音,看似親近實際疏離的家人,再疊加上父親離世的陰影,梨央陷入了混亂。

她不知道該怎樣和強勢的母親相處,也不知道該如何反抗跋扈的哥哥,只敢偷偷把自己埋進枕頭。

就在你以為劇情要一黑到底的時候,一線天光照了進來——

隔著電話線,遠在他鄉的大輝表達著對她的思念與祝福,這讓她有了勇氣。

她開始試著去重新尋找生活的方向。

然而,當她以為風波總算平息時,弟弟手機里的錄像又證明了噩夢從未離她遠去——原來,為了救差點被拖走施暴的梨央,是弟弟小優捅了渡邊。

從這一刻起,她知道自己永遠都無法真正從那個夜晚逃離了。

于是,她只好捂住嘴,失聲痛哭。

在絕望中看到希望,又在抓住希望之后不斷下墜。

在如此跌宕起伏的劇情里,逐漸深入角色內心的過程里,你能明顯體會到命運對角色步步緊逼的殘酷與壓迫感。

通俗點說,就是虐心。

這種不靠狗血也能虐到極致的酸爽,使得《最愛》有了別樣的質感。

再來說下氛圍感。

不同于看完《海岸村恰恰恰》會對鄉村生活產生向往的浪漫溫情,《最愛》里的“鄉村”更像某種隱喻,或者說意象。

比如,故事前期的推進和場景的轉換幾乎是同步進行。

故事開篇,鏡頭對準了蒼翠的群山,高矮錯落的村莊、無限延伸的麥田,簡直美好到像《龍貓》里才會出現的場景。

三個字來形容,那就是:治愈系。

就在觀眾逐漸適應歲月靜好的氛圍時,劇情急轉直下,畫面開始出現割裂感。

一邊是依舊明媚的山野風光,另一邊是漫漫長夜,梨央的人生就此被切割成了兩半:

一半是光明,一半是黑暗。

告別故鄉,不僅意味著告別安寧祥和的生活,也意味著拋棄一部分自我。

半年后,當外婆與梨央再次見面,就感嘆她的口音變了,變得像個東京人。

一旁的小優也附和道,姐姐身上有新的味道。

鏡頭切過,是飛鳥長鳴,霜雪壓枝,白雪覆蓋了整座村莊。

這場暴雪,象征著纏繞在歸鄉之人心底最罪惡的秘密,以及即將壓垮主角的不祥之兆。

再看接下來這一幕。

得知真相的梨央緊緊抱住小優,即使人生一片灰暗,至少這世上還有親人能給她活著的動力。

可現實是,她的生命之火再次熄滅了。

畫外音響起,梨央用空洞的語氣呢喃,“五年后,優失蹤了。”

鏡頭拉遠,是一片死寂。

這樣的場景一再讓我想起《雪國》:“穿過縣界長長的隧道,便是雪國,夜空下一片白茫茫,火車在信號所前停了下來。”

除了沉郁空靈的美感,更流露出些許哀愁。

所以說就很神奇,從《最愛》這部劇里你居然能品出一絲文學性。

最后,趁機再多說兩句。

保守固執,顯然是刻進了日本人的DNA。

就像流媒體時代,相比起抱上網飛大腿、投資規模倍增的韓劇,日劇的發展節奏相對緩慢,就連少有的爆款《彌留之國的愛麗絲》還是沾了《魷魚游戲》的光才重回熱搜榜。

一晃多年,整個行業還是那副我行我素、步履悠哉的姿態。

這么一對比,難免會覺得日劇的格局小了。

但我其實挺慶幸,編劇們依然愿意用最細膩的筆觸去書寫人的喜怒哀樂,觀照人的命運,不執著于迎合社會情緒,哪怕出不了圈,也挺好。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国产成人无码免费视频在线观看,夜夜未满十八勿进的爽爽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