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圖書館1m7r / 人物 / 魯迅與李秉中

分享

   

魯迅與李秉中

2021-11-14  我的圖書...

人物


魯迅與李秉中

/墨吟

圖:陳立夫


李秉中是魯迅在北京大學任教時的學生,曾得到魯迅多方照顧和幫助。1925年他進入黃埔軍校,1926年赴蘇聯莫斯科中山大學學習,1927年赴日本學習陸軍,1932年回國,在南京政府任軍事委員會政治訓練處科長。魯迅雖未加干涉,但兩人的關系也從此疏遠。這樣一個對魯迅來說無關緊要的人物,卻在“通緝魯迅”的問題上充當了不光彩的角色。

1930年3月和4月,魯迅先后兩次外出避難一個多月,原因是外面傳言國民黨要通緝魯迅。魯迅好友許壽裳于1937年所寫的《魯迅年譜》中說:魯迅“一九三零年三月二日參加'左翼作家聯盟成立會’。此時浙江省黨部呈請通緝'反動文人魯迅’,'自由大同盟’被嚴壓,先生離寓避難。”魯迅本人對通緝一事也深信不疑,他在1934年寫的《自傳》中說:“因為加入自由大同盟,聽說國民黨在通緝我了,我便躲起來。此后又加入了左翼作家聯盟、民權同盟。到今年,我的一九二六年以后出版的譯作,幾乎全被國民黨所禁止。”直到晚年,魯迅仍在揭露這件事。

但是,許壽裳和魯迅都沒有提出有關通緝的證據。那么魯迅是不是真的遭到國民黨通緝呢?會不會僅僅是一種傳言呢?這個問題多年來一直撲朔迷離,莫衷一是。

隨著時間的推移和研究的深入,這個問題也終于水落石出。原來浙江省黨部將呈請通緝魯迅函提交國民黨中央宣傳部,宣傳部再提交國民黨中央執委會,執委會委員陳立夫于1930年9月30日簽署了通緝密令。現將這個密令照錄如下:


中國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會秘書處公函158894號

頃奉

常務委員交下中央宣傳部呈稱:“查上海地方近有'中國社會科學家聯盟’、'左翼作家聯盟’、'上海青年反帝大同盟’、'普羅詩社’、'無產階級文藝俱樂部’、'中國革命互濟會’等反動組織與已經呈請取締之'自由運動大同盟’,同為共黨在群眾中公開活動之機關,應一律予以取締,已遏亂萌。理合檢同該項反動組織之簡章、報告、刊物、決議案,并抄列該項反動份子名單,呈請鈞會密核,轉函國民政府密令淞滬警備司令部及上海市政府會同市黨部宣傳部嚴密偵察各該反動組織之機關,予以查封,并緝拿其主謀份子,歸案究辦,已懲反動,而杜亂源,至為公便”等情一案。奉批:“照辦,并將原附簡章等件送中央組織部”,除分函外,特抄同原附名單函達,即希查照轉陳為荷。此致

國民政府文官處

特抄送原名單一份

秘書長 陳立夫

中華民國十九年九月三十日


隨此密令所附的通緝名單共65人,魯迅是其中之一。由于懾于魯迅在中國乃至世界的影響力和民眾的力量,這一通緝令遲遲沒有付諸實施;同時也不宣布撤銷通緝,一直在那里掛著。

1936年7月16日,魯迅收到李秉中這樣一封信:


魯迅吾師函丈:

前呈一緘。諒陳道席。比來清恙如何?為念。邇天氣較涼,想當佳也。稟者,關于吾師之自由一事,中惟之數年矣!惟恐或有玷吾師尊嚴之清操,是以不敢妄啟齒。近惟吾師齒德日增,衰病薦至,太師母遠在北平,互惟思慕,長此形同禁錮,自多不便。若吾師同意解除通緝,一切手續,中當任之,絕不敢有損吾師毫末之尊嚴。成效如何,雖未敢預必,想不至無結果,不識師意何若。伏乞訓示。東行已有期否?吾師病中,本不該屢瀆;竊望師母代作復示,曷勝佇盼!專此,敬祝

痊福

師母大人、海嬰弟無恙

學生 李秉中

七月十三日


很明顯,這是奉命所寫的“勸降書”,所謂“一切手續”,無非要魯迅寫一份聲明,說一些受共產黨蠱惑、欺騙之類的話。至此,他們的師生情誼徹底破裂,魯迅回答李秉中:“不必了,因為這樣做,肯定是有交換條件的。”他對周建人說:“我用硬功對付,決不聲明!”

魯迅大義凜然,三個月后,他背著“通緝令”,留下“一個都不寬恕”的遺囑,走完了人生之路。

(資料來源:王錫榮《魯迅生平疑案》)

(王錫榮為上海魯迅紀念館副館長)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国产成人无码免费视频在线观看,夜夜未满十八勿进的爽爽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