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小淺 / 待分類 / 真實故事||我的女朋友一邊和我同居,一邊...

分享

   

真實故事||我的女朋友一邊和我同居,一邊和兩個前男友去酒店。

2021-11-14  豬小淺

    錯過真實故事的可點這里我和老公情定三生,婚后卻一個比一個慘。

    跟著小淺,一起來看今天故事

    01

    2016年10月7號,對我來說,是個不平凡的日子。

    因為這一天,我遇到了江玥。

    是在朋友的聚會上。

    江玥推門進來的時候,我的世界瞬間安靜了。只聽到自己的心跳聲,撲通撲通個不停。

    那種感覺要怎么說呢。

    大概就是傳說中的一見鐘情,一眼萬年。仿佛我活到28歲,就為了等待眼前的姑娘。

    太他媽喜歡了。

    即便后來朋友們說,也沒有貌若天仙啊,挺普通的呀,怎么就一下子砸中了你的心。

    所謂愛情,不就是王八看綠豆,對上了眼。

    江玥身高一米七,五官算不上多精致,但剛好都長在我的審美上。

    我覺得她是我見過的最漂亮的姑娘。

    我想我是遇到愛情了,心里多了一把火。

    躍躍欲試,蠢蠢欲動。

    02

    我叫盧鵬。

    1988年出生于山東泰安。

    大學畢業后,留在青島當了三年的高中老師,然后考進事業單位。

    而一頓飯吃下來,我知道江玥90年,老家在日照,也在青島一家事業單位上班。

    并且我倆的單位離得不遠。

    我開始追江玥,像個瞄準了獵物的獵人。

    都是些老掉牙的情節,卻也真的是一個男人全部的真心。

    比如每天早晨買好早餐,送到江玥單位的門口。

    比如在網上學日照的美食,反復練習。

    比如她生病了,我陪她去醫院,寸步不離。再比如她不會開車,我非常耐心地教她。

    明明我都28歲了,卻像個陷入愛情里的小男生。

    會忐忑不安地等待她回復我的微信,會酌詞酌句研究她說的每一句話,也會因為她一個撒嬌的語氣而傻笑半天。

    我沒有大張旗鼓的表白,我只是笨拙地一門心思地對一個女孩好。

    都說女孩是誰對她好,她就會愛上誰。

    所以有些事情發展得順理成章。

    畢竟都是成年人。

    我們在黃昏的暮色里接了吻,在喝了酒的夜晚上了床……時間來到2017年2月,我們算得上半同居了。

    只要我不值班,她就在我的出租屋留宿。而我一值夜班,她就回單位的集體宿舍。

    一切看起來真好啊。

    那時的我并不知道,這個世界上,有些我以為,并不就是我以為。

    03

    就像朋友們都以為我已經贏得美人歸。

    其實我在江玥那,還并不是男朋友。

    是的,她覺得自己還沒準備好,我還在她的考核期。

    要好的兄弟知道后問我,那你倆算什么,炮友嗎?

    然后他又笑著說,不過就算是炮友,占便宜的也是你。

    那樣的時刻,我強顏歡笑,心里有大把的難過彌漫開來。

    因為在我這,我多想做江玥名正言順的男朋友,多想娶她為妻。

    而不是玩玩。

    所以我更加努力地表達真心。

    我每天給她洗腳,洗內褲,洗襪子。我變著花樣的給她買吃的,我送她平板電腦和蘋果手機,我上交工資卡,我帶她去北京玩。

    她的家人來青島,我全程陪同。我帶她最愛的奶奶去做體檢。

    因為心疼她上班擠公交車,我首付給她買了一輛車,寫的是她的名字。

    那時我一邊上班,一邊在培訓班做兼職。

    累是肯定的,但我希望自己能盡我所能地讓她幸福。

    別人有的,我要讓她有。別人沒有的,我也要讓她有。

    我只想把全世界最好的東西都給她。

    就這樣到了2017年10月。

    我和江玥同居快一年了。

    然而我仍然缺少一個身份。

    這是我的心病。

    是長假回來,9號的晚上,我不知怎么了,硬是覺得不能這樣不明不白的走下去了。

    于是我問她,能不能做我女朋友。如果真不能,就算了。

    這一次,江玥終究是點了頭。

    是的,我們確定了關系。

    哪怕她只是被我感動,我仍然覺得開心極了。

    下班路上,只要一想到回到家就可以看到她,我的臉上樂出了花。

    然而還是那句話,我以為的,并不是我以為。

    04

    我是從什么時候發現不對勁的呢。

    12月的一個深夜,我醒來的時候,發現江玥在客廳接電話。

    打電話的,是她的前男友。

    其實在這之前,他們也有過聯系,但都是白天,當著我的面。

    突然深更半夜的打電話,我怕了。我怕他們余情未了。

    我生了氣。江玥跟我道歉,表示以后不再聯系。

    我再計較就顯得小氣了。

    時間到了2018年2月,有天江玥下班回來的時候,拿回來一件羽絨服。

    羽絨服有點丑,不像她平時的風格。

    于是我就多問了下,沒想到得來的答案是,前男友送的。

    我懵在那。

    還想追問,江玥卻說,是他妹妹工廠做活動送的,沒其他意思。

    然后就是春節了。

    我們各自回老家。有天我打了一天的電話,卻無人接聽。

    我擔心極了,就在我決定買票去日照找她時,她的電話打了過來。

    說是睡著了。

    再后來,我發現她關掉了手機屏幕上的微信消息提醒。

    我只能對自己承認,她的心不在我這,她可能對我隱瞞了一些事情。

    我變得不安起來。

    愛情不應該有懷疑的不是嗎?

    可是我沒法不懷疑了。我想問她,卻又怕傷害她。

    日子變得特別煎熬。

    我需要一個出口,哪怕這個出口是世界坍塌。

    05

    這一天還是來了。

    2018年4月,兄弟起哄找人查開房記錄。

    我鬼使神差,又或者是蓄謀已久,我查了江玥。

    看到結果的那一刻,要怎么說呢。

    世界仿佛停止了運轉,我也停止了呼吸。

    一個大男人說這種話,可能有些矯情。但真的是特別崩潰。

    和她出去開房的,不只是前男友,還有前前男友。

    那兩個名字,刺痛了我的眼睛。

    原來那些我值夜班的夜晚,她并沒有回宿舍,而是和前男友開了房。每個月有兩三次。

    我和江玥對質,她的臉上有些驚慌,但她很快就說,這都是和你確定戀愛關系之前,后來一次都沒有,并且再也不會有了。

    好像沒錯啊。

    10月之后,確實沒有任何記錄。

    我沒法反駁。

    可是我們住在一起啊。她一邊考驗我,一邊又和前男友開房,我承認我接受不了。

    我說了分手,雖然我很愛她,雖然我還愛著她。

    她并沒有同意。

    她說,我承認我以前不愛你,但現在我愛上你了,我想和你在一起,不要放棄我。

    我心軟了。

    06

    要怎么說呢。

    我倆都是可憐人吧。

    江玥五歲的時候,她媽媽因為抑郁癥自殺,成了植物人。

    那兩三年,幾乎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積蓄。

    然而最終媽媽還是走了。

    在這之前,江玥住大房子,穿漂亮衣服,像個小公主。

    而在這之后,就只剩苦了。爸爸再婚,后媽對她很苛刻。

    有句話說,由奢入儉難。

    曾經享受過好日子,再過苦日子,這中間的落差沒有人幫江玥調整。

    她缺錢,也缺愛。

    于是不停地去戀愛,想從男人身上,找到那點甜。

    是的,江玥的情史有點復雜。

    初戀是個渣男,欺負她,還瞧不起她。和渣男分手后,她很快就同意了一個高中同學的追求。

    可是兩人還沒見面,她又和單位的同事確定了關系。

    甚至帶同事去見高中同學,最后高中同學哭著坐火車回去了。

    再后來,同事劈了腿。

    這對她的打擊有點大,她從日照考到青島。

    而在我之前,她短暫交往過現單位的一個男同事。

    其實聽她說這些的時候,我是心疼她的。缺愛的人才會不斷地尋找愛。

    我不介意她在我之前愛過別人,只要她現在愛我就好。

    是的,那時候我是這樣想的,也是這樣做的。

    然而遺憾的是,她的腳步并沒有為我停留。

    說起來,我和江玥的原生家庭也有點類似吧。

    爺爺奶奶家以前是開酒廠的,姥姥姥爺是公務員家庭。

    我爸我媽一見鐘情。

    我媽書都不念了,執意要嫁給我爸。

    可惜我爸游手好閑,不務正業,很快落敗,最后混到進了監獄。

    我媽只好帶著我回了姥姥家。

    我從小吃百家飯長大,受盡白眼和屈辱。

    我很努力的讀書,很努力地走出那個小縣城。

    一直到大學畢業,工作穩定后才談了第一個女朋友。

    因為異地,聚少離多,最后分了手。

    空窗兩三年后,遇到江玥。

    我覺得自己單身這么久,就是為了等待這個姑娘的到來。

    然而開房記錄,打醒了我。

    有些事,可能是我在自欺欺人。

    07

    但我們并沒有分手。

    因為我舍不得,我還愛著她。

    也因為江玥哭著說,她離不開我了。

    她刪除了前男友的聯系方式,把密碼設置成了我的生日,讓我隨時查。

    她說以后會給我足夠的安全感。

    我決定原諒她,也算是給自己一次機會。

    5月,我們去了泰國。

    她買了一個牽引繩,說要牽著我,再也不要弄丟了。我們手牽手,栓在一起,我覺得很幸福。

    8月,我們搬進了我新買的房子里。

    我還是和之前一樣對她好,而她也開始回報給我同樣的好。

    給我洗衣服,做飯等我回家,給我買禮物。

    晚上抱著她看電視,我心里生出一片歲月靜好。

    10月,江玥帶我回了日照。

    回了她的家,見了她的家人。我和他們相處得很好。

    我知道江玥在很努力地把我從開房記錄的噩夢里拉出來。

    可是啊,這個世界上,比地震更可怕的是重建的過程。

    我很努力地不去想這些,但我們之間終究有了越不過去的隔閡。

    有天我倆在家看電影,電影里男主女主分手時,江玥觸景生情。

    她突然說,如果我倆分手了,我也不想開始新感情了,我就回去找前男友好了。

    我一下子崩潰了。

    前男友是個禁忌,可她下意識地說了出來。

    再有一次,我們說到旅行。

    很久以前我說過,我要帶這輩子最愛的人去西藏,在布達拉宮前擁吻。

    江玥說想去西藏時,我拒絕了。

    我說我不想去了,因為我的愛情不純粹了。

    我知道很傷人,可同樣的,也是下意識地就說了出來。

    我看到江玥掉了眼淚。

    我很心疼,卻又毫無辦法。

    在這種相愛又相互傷害的過程中,時光來到了2019年6月。

    是的,我們的愛情又長大了一歲。

    6月周末的一個早晨,江玥忽然哭了。

    她說我堅持不下去了,我們分開吧。

    我能理解她的。

    這一年,我折磨了自己,也折磨了她。我并沒有真正的放下。

    如果在一起彼此都很痛苦,不如就放手。

    然而這一次,我們仍然沒有分開。

    08

    因為我生病了。

    2019年8月,單位體檢,我查出心臟有問題。

    去大醫院檢查,竟然是嚴重的特發性心臟病。

    查不到病因,醫生說可能是長期身心壓力大導致的。很難醫治,預計壽命八到十年。

    這一年,我30歲。

    還沒結婚,還沒生子,還沒好好孝順父母。

    絕望幾乎是從心底一股腦冒出來的。

    我對江玥說,分手吧,你趕緊走,我是要死的人了。

    她沒有走。

    而是不離不棄,陪我看病,給我交錢,又陪我去北京治療。

    為了讓我開心,總找一些好玩的事逗我。

    我知道其實她的內心比我還要煎熬,因為這個病是我們承受不起的。

    我的心里像是有兩個小人在打架。

    一個我,不想分手。

    我還沒給她幸福呢。我走了,她怎么辦。把她交給別人,我不放心。

    另一個我,又在醞釀著怎么說分手,我不能耽誤她。

    江玥從小沒有母親,非常缺乏安全感。我這種隨時可能會離開人世的人,拿什么給她幸福,拿什么給她安全感。

    在這種猶豫不決中,時間過去了四個月。

    我想著等到過完年,就分開吧。

    09

    后來,分手是江玥提出來的。

    因為她家里知道我的情況后,堅決不讓她和我在一起。

    這一年,她29歲,等不起了。

    我理解的。

    我給她重新租了個公寓,幫她搬家,然后刪除了所有的聯系方式。

    回來的時候,我在屋里一遍又一遍地喊她的名字,然后放聲痛哭。

    日子很難熬。

    有疾病的壓力,也有失戀的痛苦。

    我用小號每天偷偷去看她的朋友圈動態,心情起起伏伏。

    元旦過后,我實在忍不住了,給江玥打了電話。

    江玥哭了。說過得不好,說很想我。

    我去見了她,我們抱頭痛哭。

    那天之后,我經常去看她。可是我發現她修改了手機密碼,不再是我的生日了。我還發現她加回了前男友的微信。

    那一刻,心如死灰。

    我發了火,說了難聽的話,然后摔門而去。

    后來又想,我憑什么生氣呢,我們已經分手了不是嗎?

    我跟她道了歉。

    這之后,趕上疫情,不讓出門。

    江玥重新住回了我這里。

    我們天天膩在一起,很開心,仿佛從來沒有分開過。

    但我知道,我們只是搭伙同居,而不是男女朋友。

    就這樣一直到了2020年6月。

    可能是我調整了心態,也可能是我檢查鍛煉,我的病情逐漸好轉。

    而七月檢查的時候,我的心臟病竟然奇跡般消失了,各個器官也逐漸回歸健康指標。

    醫生很驚訝,說這么多年沒遇到過,說只要堅持吃藥,你就是正常人了。

    我開心得差點跳了起來。

    我第一時間告訴了江玥,我倆喜極而泣。

    我說我能給你幸福了,我們重新在一起好不好?

    她沒同意。

    她說,我怕了。

    我理解她。

    她怕的不只是我以后可能要長期吃藥,還有擔心我們會重蹈覆轍。

    10

    后來的這一年,我和江玥一直分分合合。

    最絕望的時候,我拉黑過她。

    因為無論我怎么說怎么做,她都不肯給我男朋友的身份。

    我們一起去旅行,我們住在一起,我們做了情侶該做的所有的事,可是我又和最初那年一樣,我缺少一個身份。

    這讓我很痛苦。

    江玥也一樣。

    她沒有信心和我在一起。

    因為可能這輩子我都沒法信任她了,她在我的心里種下了懷疑的種子,我總是心有不安。

    不是女朋友,不是妻子,可能我就不會想起那些開房記錄。

    可是只要換了個身份,我就會錙銖必較。

    我就會沒有安全感。

    這是橫在我們之間的問題,無法跨越。

    有一次,她提前出差回來,想給我個驚喜,所以沒有回復我的微信,還把手機關了機。

    那兩個小時,我緊張到不知道怎么呼吸。

    我開始胡思亂想。

    我在微信上給她留言,起初是擔心,后來就變成了質問她是不是又在和前男友亂搞。

    可想而知,江玥看到的時候有多絕望。

    那是2021年3月,江玥搬走了。

    我們徹底的分開,放過彼此。

    可我還是喜歡她啊,心里根本放不下。

    上班的路上,會下意識地把車開到她公寓樓下。

    吃到什么看到什么,也下意識地想要和她分享。

    只是什么也做不了了。

    11

    直到2021年6月,我在江玥的公寓樓下,看到她和一個男生有說有笑的走來。

    那一刻,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出小區的。

    天空下著雨,我的心也在下雨。

    我側面去打聽了一下,那個男生家里條件很差,還特別花心,只是嘴巴很甜。

    我很擔心江玥會受騙,我重新加了江玥的微信。

    勸她分手。

    她回我,我這輩子就這樣了,你要好好的。祝你幸福。

    我突然不知道回什么好。

    江玥愛新男友嗎?

    我知道她不愛的。她只是每次都習慣用新歡來忘記舊愛。可是和新歡在一起的時候,又老是懷念舊愛。

    有時候,我會看著我倆以前的照片發呆。

    我想起多啦A夢的一句話,有些事,我能想通,我也能接受,但我很難受。

    我是呂鵬,她是江玥。

    我們在青島。

    2021年9月之后,我在這座城市里,再也沒有見過她。

    錯過昨天真實故事的點這里:我和老公情定三生,婚后一個比一個慘。

    PS小淺說:下圖是男主的講述,祝福他。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国产成人无码免费视频在线观看,夜夜未满十八勿进的爽爽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