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在陌路 / 待分類 / 能源超級大國:從沙漠土鱉到中東土豪,沙...

分享

   

能源超級大國:從沙漠土鱉到中東土豪,沙特經歷了什么

2021-11-13  行走在陌路

2016年,聯合國計劃開發署公布《世界各國資源統計》,將沙特定義為“擁有世界第二大已探明石油儲量、第五大已探明天然氣儲量”的“能源超級大國”,總估值超過34.4萬億美元。

把34.4萬億美元全部兌換成百元新鈔,大約有36萬噸重,相當于美國20個月GDP的總和(2020年),但相對人口不足美國十分之一、面積不足美國四分之一(宜居面積很少)的沙特阿拉伯而言,這筆錢可謂是天文數字,足以將“沙漠土鱉”改造成“中東土豪”,甚至直接晉級為“中東老大”。

更重要的是,沙特阿拉伯能以“非正統后裔”身份接管穆斯林世界的大小事務,因為伊斯蘭教先知穆罕默德的后代其實是哈希姆家族,生活在瀕臨紅海的“漢志地區”,以伊斯蘭教兩大“圣地”麥加和麥地那為主要象征。而沙特家族掌控的“內治地區”雖然幅員遼闊,卻以資源貧瘠的魯卜哈利、代赫納與內夫德三大沙漠為主,勉強能稱之為城市的只有迪里耶,現在的沙特首都利雅得,那個年代還只是個沙漠小綠洲中的農莊,沙特家族也因此被調侃為“沙漠土鱉”。

沙特到底經歷了什么,才能實現土鱉到土豪的華麗轉身?

沙特家族的前身平平無奇,其祖先是中東拉比部落的姆魯達人,世代祖居在利雅得綠洲內,大約在15世紀中期,沙特家族憑借人數優勢陸續攻占周邊的村鎮與莊園,但隨著氏族的壯大,內部也出現了權力矛盾一分為二,其中一個分支被迫遷往伊拉克南部建立“祖拜爾酋長國”,而留下來的沙特家族則于1744年創立了第一個“沙特王國”。

為了奪取更加富庶的漢志兩大“圣城”,沙特家族與伊斯蘭新教瓦哈比合作,前者負責招募開疆擴土,后者負責洗腦募兵,以“為圣戰而死,可上天享用72名女仆、8萬名奴隸”等噱頭招募內志青壯年為其發動戰爭,逐步統一內志并于1805年占領麥加與麥地那,至此實現最初的半島一統格局。

彼時的奧斯曼帝國正疲于應付沙俄與歐洲的擴張,只能對沙特家族的“內志王國”宣戰后交給埃及總督處理,好在埃及總督阿里帕夏能征善戰,奪回兩座“圣城”的同時也擒獲了時任國王阿卜杜拉,不僅將其帶往奧斯曼君士坦丁堡斬首示眾,連帶沙特家族成員也一并被下獄,當時的內志首都迪里耶被夷為平地。

《半島千年傳記》一書曾評價“沙特是幸運的家族”,因為阿里帕夏擔心奧斯曼帝國任命他管理寸草不生的內志地區,因此諫言稱“內志無統治價值”,燒完迪里耶后匆忙退回埃及。這就給了遷往伊拉克的沙特成員一個復國機會,在“祖拜爾酋長國”的支持下,沙特家族再次建立了第二個“沙特王國”。

被奧斯曼和埃及狠虐一番后,沒有得到72女仆8萬奴隸、反被一頓胖揍的內志青年不干了,對負責洗腦的瓦哈比派更是起了疑心,迫不得已,沙特家族把瓦哈比改名為薩拉菲,雖然換湯不換藥,但總算暫時穩住了局勢。

然而,當沙特家族宣布把首都遷往利雅得后,立志重建舊都迪里耶的內志青年又出來反對,因為利雅得是沙特家族的老家,在內志地區的影響力遠遠不如迪里耶,遷往利雅得代表內志向奧斯曼低頭,雙方就這么展開了拉鋸戰:沙特家族宣布的繼任者接連被暗殺,最后演變成內戰,直至“第二王國”垮臺。

被一群憤青趕下王位的沙特家族逃到半島東部沙漠,在貝都因人幫助下向科威特求助,力不從心的科威特建議找當時最強大的國家--英國,而英國也想突破奧斯曼的限制染指中東進而開拓印度航線,雙方一拍即合。

原以為英軍會協助沙特家族收復故土,卻不料英國人壓根就不想在流亡家族身上浪費資源,只是提供了一個信息:利雅得被實力孱弱的拉希德家族占領,而反對沙特家族的憤青們都回到迪里耶重建家園去了。

就這樣,當時還不到20歲的伊本·沙特被推選為家族首領,帶著幾十名貝都因戰士和幾名兄弟,一路過關斬將沖入利雅得除掉對手奪回失地,為了避免重蹈覆轍,伊本·沙特選擇在奧斯曼與英國之間左右逢源,這才保證了沙特阿拉伯王國的延續(此后的沙特國王都是他的子孫)。

與荒無人煙的內志地區比起來,英國更看好兩座“圣城”所在的漢志地區,尤其是奧斯曼與德國聯軍在爆發第一次世界大戰后進駐半島,迫使英國不得不大力支持穆罕默德的子孫,即血統更加純正的漢志王國,兩個中東王國首次摒棄爭議聯手與奧斯曼明里暗里的作斗爭。

一戰結束奧斯曼解體,英國接管奧斯曼設在中東各地的軍營與港口,沙特家族面對強權選擇隱忍,可作為先知后代的漢志王國卻接受不了先祖打下的江山被異族侵占,于是指責沙特出賣國土并與英國決裂。而沙特家族也無法接受漢志設立哈里發爭奪伊斯蘭老大,最后在英國支持下于1925年擊敗漢志王國的哈希姆家族,再度統一汗志與內志兩大地區。

剛剛統一的沙特阿拉伯是世界上最貧窮的國家,原本就土地貧瘠、氣候惡劣,再加上連年征戰死傷無數,就連出海捕魚和牧羊都只能以女性為主要勞動力。而國王伊本·沙特為了雨露均沾不停迎娶各地貴族與部落首領的女兒,限于伊斯蘭教“只能同時擁有四名妻子”,伊本不得不多次離婚再娶,前后共迎娶過34名妻子,子女總數超過90人。從某個角度來說,阿拉伯半島出現“離婚再娶”的風潮也是這個階段興起的。

幸運的是,繼1908年英國人在伊朗發現油田后,1938年美國人也在沙特發現了超大油田,雖然出現的時間比其他中東國家晚,但抵不住沙特面積大、油田多,至此從“沙漠土鱉”開始步入“中東土豪”陣營。

到了2018年,沙特已經成為中東最大經濟體,位列全球第18位,是全球最大的石油出口國,全國預算支出的63%來自石油出口,源源不斷的石油出口給沙特帶來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尤其是基礎設施與農業發展。

為了應對勞動力急缺的現狀,沙特選擇開放移民并降低勞工門檻,人口從1950年不足300萬迅速增加至2013年的2690萬,其中僅外國合法勞工就超過1000萬人,還有數以百萬計的非法移民與非法勞工,而真正的沙特公民不足總人口的40%。這也造就了沙特極為特殊的年輕人口結構,超過一半人口低于25歲。

另類的歷史與近乎畸形的宗教發展史,使得現今的沙特出現很多令人咋舌的風俗與禁令,例如“把鷹隼當寵物”、“女性不得單獨上街”、“設立專為女性服務的商店”、“禁止女性開車”、“子女婚姻由父母包辦”、“禁止飲酒、釀酒、酒駕,最嚴重的可處斬首”、“禁止迎娶孟加拉、巴基斯坦、緬甸和乍得這個四個國家的女性”、“區別對待勞工與移民”等等。

有趣的是,這些風俗與禁令在沙特向導的口中就好像家常小菜一樣,每個與眾不同的現象都能說出一堆理由(下篇詳細講述)。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国产成人无码免费视频在线观看,夜夜未满十八勿进的爽爽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