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象工業設計 / 待分類 / 農村小伙扮女裝火了!曾因愛美被罵“怪物...

分享

   

農村小伙扮女裝火了!曾因愛美被罵“怪物”,如今2.3億網友圍觀:美不分性別

2021-11-13  普象工業...


    “有的人,美得不分性別”
     
    鏡頭里的男生:

    小眼睛、高顴骨,長相脫俗;

    艷麗的床單,荒蕪的草地,舞弄的姿勢,成了一幅荒誕怪異的畫面

    如果不是那真摯又堅定的眼神,觀眾大概會以為,這是在嘩眾取寵


    雯方,從農村里走出來的時尚博主。

    一期「在村里給自己辦秀」的視頻,400W+播放量,讓他徹底火了。

    有人罵他“妖怪、低俗”,也有無數網友為他撐腰、點贊!

    這個特立獨行的男生,為什么值得被更多人看到?

     

    黃土地上的“超模”
     
    2018年,因為模仿劉雯,雯方在網絡小有名氣。

    2019年初,他辭去工作,成為全職UP主拍美妝視頻。


    用著最“村”的布景,穿著垃圾桶撿來的床單。

    低成本的高定模仿秀,全靠雯方的一雙巧手,和裝滿創意的腦袋


    蚊帳繞一繞,低配版名牌紗裙。


    塑料膜一扯,瞬間氣場全開。


    再拔點雜草,森系秀場到位,大秀開啟。



    一期視頻下來,成本不過百。

    有從大自然里找的,也有從路邊撿的,對雯方來說,萬物皆可高級。


    路邊撿來的彩帶,變身敦煌壁畫人物腕間的飄帶。


    空了的瓜子袋,里外一反,秒變blingbling的裝飾品。


    幾毛錢的紅色窗花,就是“蕾絲手套”的平替。


    鞋盒加上大紅花,清朝妃子的旗頭有了。


    窮,但并不阻礙雯方腦袋里的靈感亂飛。

    時而是清朝的雍容妃子,時而是民國的亂世佳人。

    從姿態,到動作,再到眼神,氣質這一塊兒拿捏地死死。


    這一期「國風秀」,簡直封神。

    真是應了那句“有些人披麻袋都很好看!”


    坐在客廳的老式木凳上,隨意彎曲身體,模仿阮玲玉。

    無論是神態,還是軀體,都透著一股風塵與憂愁。


    出乎意料的是,雯方還用了投影儀。

    光影浮動,時空交疊,美人如斯。

      
    老實說,這些視頻到底算不算美,到底是不是藝術?

    沒有人能給予明確的回答。

    無論是拍攝手法,還是取景環境,都稱不上好。


    ▲在水塘里拍照,被蟲子咬得渾身是包

    但就這么一句話:“腳下就是秀場,拿出氣勢,走就可以了!”

    讓許多人不再用“美、不美”來評判他。


     
    全村唯一留長發的男人
     
    堅持自我,容易么?顯然不容易。

    這一路,雯方是從謾罵聲中走過來的。

    ▲最受爭議的一期:《糖果》,幾乎全是罵聲

    雯方本名叫“屈闖”,如果去他們村子里問這個名字,沒人知道。

    但你要說“那個長頭發的男的”,立馬就有人幫你指路。

    雯方在老家,是異類。


    因為長相,因為愛美,雯方從小沒少受委屈。

    上學的時候,因為穿緊身牛仔褲,被班上同學罵“人妖”。

    至親的奶奶,也因為雯方長的不好看,不愿意帶他。

    ▲雯方和家人合影

    母親的開明,曾是雯方支撐下去的最大動力。

    “你自己把你該做的做好,他們說你什么,你當沒聽到就行了”


    2014年,母親病重的消息,一下子打亂了雯方努力賺錢的生活節奏。

    胃癌晚期,醫生說,最多不過兩月。
     
    雯方選擇了辭職,回家,專心照顧母親。

    堅持了半年多,母親仍沒逃過病毒的魔爪。

     
    臨走前,抱著不到50斤的母親,雯方才覺得,虧欠母親太多。

    一件沒來得及買給母親的羽絨服,一句沒說出口的“我愛你”。

    最遺憾的:母親從未為自己而活

    所以,雯方決定,就像小時候母親對自己說的那樣,做想做的,為自己而活。

     
    最開始,雯方只敢躲在墓地拍。因為會影響父親在村子里的聲譽。

    至今,雯方在村子里,仍會避開村民走小路。

    村民投來的異樣眼光,真的會“吃人”。


    拍這期「世界名畫」的時候,雯方一個人在河邊,光著身子,散著頭發。

    旁邊有村民看到了雯方,于是開始對著他指指點點。


    顯然,雯方注意到了這樣的視線。

    他只是敏銳地抬頭看了一眼,又繼續對著鏡頭切換姿勢。

    不去反擊,默默承受,然后愈發強大。


    “條件會限制我的呈現效果,但不會限制我去表達的膽量。”
     
    在泥濘里摔打過的雯方,身上有一股野蠻生長的力量。

    就像他說的,有膽量。


    在一期視頻中,雯方趴在泥地里,用身體與家鄉的一切做融合。

    河水很急。雯方把手指插進泥地里,才堪堪穩住身體。

    朋友喊他回來,他只堅定地說不。

     
    起風了,河水很冷,很混濁。

    但是雯方一點沒猶豫,赤裸身體扎進水里。

    纖瘦的身體,緊緊地攀附著泥岸,在周遭的激流中拼命掙扎。

    就像這一路的負隅頑抗,疾風正起,黃沙滿目,他只做那一棵韌草。


    印象很深的就是他的這個鏡頭。


    不笑的時候,高級、嚴肅;一笑起來又透著一股憨憨的樸實。

    他眉眼之間的純凈,并非高級一詞可以概括。

    是尊嚴,是生命力,是無人區玫瑰那樣刺骨的美麗。

    ▲雯芳《國風秀》視頻


    跨性別的美
     
    一開始,人們追問最多的就是:

    你到底是男的還是女的?你是不是跨性別?是不是同性戀?

    雯方從來不正面回擊這樣的質疑。

    模糊性別的界限,并非博眼球,而是脫離性別的傳統認知。

     
    雯方也發過自己男裝、寸頭的照片。

    和長發的感覺完全不同,清爽中透著一絲文藝青年的朦朧。

    真的很帥很帥。


    但雯方更愛自己長發的樣子。

    一個人站在那兒,人們看到的不是男,不是女,而是一個高級的藝術品。

    這就是雯方追求的境界。


    10月30日,雯方發動態:

    “我的努力終于讓我走上了,真正意義的T臺。”

    ▲滿屏都是粉絲的祝賀

    那個用著撿來的眼影盤的雯方,終于有了精致的妝發;

    那個往身上披蚊帳、床單的雯方,終于有了華麗的服裝。

    鏡頭后再不是空無一人的土地,他終于等到了,屬于他的“盛裝出席”。

     
    絮絮地說著自己的興奮,揮舞著黃色的工作證。

    就像得到了最心愛的寶貝。

     
    站在人群擁擠的后臺,略顯局促地張望。

    第一次經歷這樣的實戰大場面,雯方還是忐忑的。

     
    可一上臺,他又變成了那個高冷,氣場全開的雯方。

     
    隨著名氣越來越大,各種采訪、代言,甚至是經紀公司的簽約意向。

    一下子砸向了雯方。

    但雯方坦言:“我接不住這樣的熱度。”

    ▲雯方的照片被雜志收錄

    經紀公司是金錢至上的盈利機構。

    沒有人會付出耐心,等你變成一個具有前瞻視角的藝術家。

    而雯方并不想成為只會賺錢的商業模特,他想走出一條有個人特色的高端路線。

     
    他還是回到老家,用“雯方”的方式,繼續拍視頻。

    把自己打扮成一個全白的雕塑,或是一朵奇形怪狀的荷花。


    不按套路出牌,不被公眾認可,卻堅持一條路,走到黑。

    陽光穿透破敗廠房的縫隙,照在雯方臉上。

    這束光,他等了很久。


    審美多元化的時代,大部分人仍認為:少數即被否定。

    像雯方這樣,不遮掩,不涂,卻敢說“我很美”的人,太少。

    雯方,值得被更多人看到。


    圖片來源:B站@雯方WenFang、@局中人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国产成人无码免费视频在线观看,夜夜未满十八勿进的爽爽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