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雜評 / 待分類 / 西方學者:奠基現代世界的發明發現,一半...

分享

   

西方學者:奠基現代世界的發明發現,一半以上可能來自古中國

2021-11-12  百家雜評

在很多人看來,如今我們日常使用的工業用品,基本上都是西方人發明創造的,中華文明對近現代人類文明的貢獻寥寥無幾。但在少數西方學者眼里,西方科技的源頭在中國,或者說至少一半源頭在中國,站在中國這個巨人的肩膀上才有西方近現代科技大爆發。

美國學者羅伯特·坦普爾(下圖)在《中國的天才》和《中國:發明與發現的國度》書中指出:“長期以來,這些和許多其他的中國的原創成果,一直都被遺忘,或是蒙在鼓里。那些奠基現代世界的發明與發現,可能有一半以上均來自古代中國。”

英國學者懷海德在《科學與現代世界》中說:除了“原始藝術”之外,現代以前的西方沒有科技,承認中國是“有史以來最偉大的文明”。

無疑,這些西方學者的言論會顛覆很多人的認知,那么事實真是如此,還是西方學者為了賣書等商業利益的言不由衷地賣好言論?

其實,羅伯特·坦普爾說得有些保守,事實上中國對奠定現代世界的科技貢獻可能比他說得還要大,首先不妨看一看我們熟知的現代產品。

從軍事武器上看,現代軍事是以熱兵器為基礎,但熱兵器的火藥、火炮(下圖,世界上最早的火炮實物)、火槍、火箭等等,最初發明者都是中國人,西方是在中國人的基礎上進一步改造,但沒有中國人的發明,焉有后來的改造?

從工業能源上看,石油與天然氣是現代世界的能源基礎,但宋代時中國人就已經開采石油,沈括就曾敏銳地發現石油的價值,在《夢溪筆談》中指出石油必將大行于世,最遲明代時中國就已有相關開采技術,明朝宋應星的《天工開物》中就有相關的示意圖。關于石油,古人不僅只是用來燃燒,還用作潤滑劑、防腐涂料、中藥等。

從音樂領域上看,明朝藩王朱載堉的十二平均律是鋼琴的基礎,沒有十二平均律就沒有鋼琴。讓人遺憾的是,清朝康熙、乾隆等組團痛批朱載堉的成果,并將之棄之如敝履,于是朱載堉東方不亮西方亮。

從遠航船只上看,指南針與船只水密隔艙是必不可少的,前者用于辨別方向,后者大幅度增強了遠航時的抗風險能力。其中,水密隔艙技術始于唐代,成熟于宋代,元明清時中國船只普遍采用這一技術,比如著名的鄭和福船。另外,陀螺儀可以確保中心保持在水平位置,在航海中使用這一技術可以確保指南針的平穩,由此不受風浪顛簸的影響,但陀螺儀技術還是中國人發明的,大約西漢時就發明了。

從農業革命上看,古代中國農業不僅耕種技術先進,而且器具也領先全球,如今我們熟知的播種機,其實就是中國人發明的。漢武帝時,一個叫趙過的農業專家發明了耬(lóu)車(見下圖),實際上就是現代播種機的原型,后來傳到西方后引起西方農業大變革。約翰·霍布森在其書《西方文明的東方起源》中說:在農業方面,“歐洲作為一個整體,直到20世紀才到達12世紀中國(宋朝)的水平。”

可以說,古代中國科技幾乎涵蓋了現代的幾乎所有領域,除了我們最為熟知的四大發明之外,被傳到西方的,又被西方加以改進的其他中國原創發明不知凡幾,只是如今鮮為人知罷了,落后時間長了,很多中國人就以為這些都是西方對人類的貢獻。

羅伯特·坦普爾在書中說:“有許多在現代看來是司空見慣、理所當然的東西,而它們則都是中國起源:從造紙到瓷器,從機械鐘到馬具、煉鋼,以及石油和天然氣的開采。長期以來,這些和許多其他的中國的原創成果,一直都被遺忘,或是蒙在鼓里。然而近年來,中華民族作為科技發明的天才這一特質,越來越受到(西方學術界)的重視。”事實上,何止西方人被蒙在鼓里,連很多中國人都不明所以,總認為中國對世界科技發展幾乎毫無貢獻。

除了直接的技術之外,古代中國人還有很多科學理論上的發現,其中一些理論可能就被西方學者改頭換面提出,變成了以他們名字命名的理論,而這些理論也就成了西方的偉大成就,接下來就以數學為例談一談。

勾股定理是周朝商高提出的,即“勾三股四弦五”,史書上有著清晰的傳承記載,但西方學者也有一個相同的定理,就是畢達哥拉斯定理,認為是公元前6世紀畢達哥拉斯提出的。但古希臘的很多著作消失了千多年,突然文藝復興后幾乎集體出現,讓人非常不解。

楊輝三角是二項式系數在三角形中的一種幾何排列,在他的《詳解九章算法》(1261年著作)書中有過論述。但400年后歐洲人帕斯卡“也”發現了這一規律,就被命令為帕斯卡三角。如今,中國人稱之為楊輝三角,但西方稱之為帕斯卡三角。問題在于,帕斯卡真的是獨自發現的嗎?

祖沖之的兒子叫祖暅,與父親一樣也是一位大數學家,他曾提出一個涉及幾何求積的著名命題,并推導出球體積公式,《綴術》中記載“緣冪勢既同,則積不容異”,唐代李淳風注《九章算術》時提到過祖暅的開立圓術,中國人稱之為“祖暅原理”。1635年,意大利數學家卡瓦列里提出類似理論,與祖暅相差1000多年,但如今國外將這一發現稱之為卡瓦列利原理。那么,卡瓦列利真的沒有剽竊祖暅原理嗎?

德國數學家萊布尼茨(見下圖)是一位“中國通”,他發現了二進制與微積分,這是數學史上里程碑式的發現。其中,關于二進制,萊布尼茨說是先發現了二進制,然后再看了伏羲八卦圖,所以之后又寫了一篇文章《二進位算術的闡述一關于只用0和1兼論其用處及伏羲氏所用數字的意義》。關于微積分,中國幾千年的數學研究早已奠定了深厚的基礎,比如17世紀微積分創立時期出現的導數,王文素在16世紀已率先發現并使用,可以說17世紀時中國已經具備了發現微積分的所有條件,只差臨門一腳,但由于清朝的緣故,中國沒能繼續深入下去,這時萊布尼茨研究出微積分有沒有受到中國的影響?

事實上,宋元明時期,中國數學遠遠領先世界,楊輝三角、“正負開方術”、“大衍求一術”、“大衍總數術”、“垛積術”、“招差術”、“天元術”、“四元術”、弧矢割圓術、組合數學等等讓人炫目,在世界數學史上都有重要地位的杰出成果,這些發現已經讓中國數學到了質變之前。與之相反的是,西方這一時期有何數學成果?讓人詫異的是,之前數千年內西方沒什么大的發展,但在晚明中西方交流之后,包括數學在內的各種西方發明發現層出不窮,整個西方的智商仿佛來了一次三級跳。

羅伯特·坦普爾在書中說:“作為三千年來無可爭議的發明與發現大師,中國人……在工程、醫學、技術、數學、科學、運輸、軍事和音樂等領域的貢獻,(在18世紀)激發了歐洲的農業革命與工業革命。”

有人會辯解,以上講述的一些技術,西方人最多只是略微參考一下,對他們后來的發明創造作用不大,但這種觀點忽視了任何技術最困難的地方在于起步,很多技術本身沒什么難度,只是一層窗戶紙,一旦捅破了窗戶紙,了解了基本原理之后,接下來的改進其實難度并沒有想象的那么大。還有人會說,以上講述的一些技術,西方人未必參考了中國古代成就,極有可能是他們獨立創造出來的,但古代東西方交流頻繁,西方的確從中國獲取了大量發明創造,大致情況見下。

首先,古代中國的很多技術,通過陸上與海上絲綢之路傳播到了西方,最典型的是馬鐙、造紙術,馬鐙是北方游牧民族西征帶到了西方,而造紙術是唐朝傳播到黑衣大食,再傳播到了歐洲。

其次,到了明朝中期之后,大量傳教士來到中國,帶來西方一些科技的同時,也將大量中國書籍翻譯到了西方。我們都知道“西學東漸”這個詞,但這么說其實不全面,因為文明都是互相影響的,更何況中國這么一個領先世界數千年的龐大文明,因此在“西學東漸”之余應該還要加上“東學西漸”,中國古代大量發明創造都是晚明到清初傳播到了西方,進而改變了歐洲文明進程。值得深思的是,西方傳教士來華,帶來的只是零星的歐洲科技,對中國的影響很有限,但傳教士將大批中國古人智慧的結晶傳到西方,兩相比較,似乎西方學到的中國知識更多,似乎“東學”對西方影響更系統、更全面。

第三,除了以上兩種相對自然的技術擴散之外,還有一種就是比較惡意地“竊取”了,最典型的是清朝法國傳教士殷弘緒別有用心地竊取了瓷器制造技術,利用康熙的信任四處出沒景德鎮瓷器工坊,并將收集到的制瓷技術傳回法國。

最后,看一看《全球通史》作者斯塔夫里阿諾斯的評價,他肯定了西方科技源于古代中國:“中世紀千余年間歐亞大陸上最驚人、最有意義的變化,就是西歐從貧窮落后和默默無聞中崛起。中國人擁有高度發達的文化、先進的工藝...…西歐人拿來了中國的發明,竭盡全力發展它們,并將其用于海外擴張。這種擴張反過來又引致更大的技術進步。”

一直以來,西方宣傳他們的科技文明是建立在古希臘文明基礎上的,迄今還有很多中國人深信不疑,但相信隨著中國越來越強,真相也會越來越大白于天下。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国产成人无码免费视频在线观看,夜夜未满十八勿进的爽爽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