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用戶48533353 / 待分類 / 她把女兒逼抑郁了

分享

   

她把女兒逼抑郁了

2021-11-11  新用戶485...

    與我一起做一個愛學習、愿成長的人


    《離婚七年》系列已轉去小號更新

    請點擊下方鏈接關注小號查看



    她把女兒逼抑郁了


    文/晏凌羊

     01 

    老早以前關注了一個博主,后來加了她微信。

    加了微信之后,她老給我發一些我聽不懂的話。

    比如,發一段跟某個人接觸的感受過來,但那個人我根本不認識。

    從她的行文中,你也不知道她和人家具體發生了什么事,因為她一直只在表達感受,表達方式還很跳躍。

    我敢說,她發的那些話,沒有人看得懂。

    再后來,我才知道她得了非常嚴重的抑郁癥,而且在抑郁癥發作期間就是這樣的癥狀:
    不停給別人發一些別人根本看不懂的信息,整個人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跟外界、跟他人鏈接的天線仿佛全部失了靈。

    據她講述,她媽媽是一個控制欲極強的人。

    小時候她好奇涂個口紅,她媽都會罵她“涂成這樣,是想當雞嗎”。

    而她爸在家里則是個徹底的隱形人,有點像《都挺好》里的蘇大強。

    我總感覺,她抑郁的原因,可能跟原生家庭相關。

    當子女的主體性完全被父母吞噬,子女就找不到自己在這個世界上的位置(坐標)找尋不到自己活著的價值

    很多時候,他們可能會覺得,自己只是一個工具人,只是一個貫徹和執行父母意志的工具。

    可是,“成為自己”又是他們內心深處的本能和渴望,當這種本能和渴望被父母完全壓制下來、完全找不到出口宣泄之后,TA就只能持續性地做自我攻擊。

    于是,輕則抑郁,重則自殺。

    一個國家對另一個國家最強的控制欲,就是侵略。

    一個人對另一個人擁有強控制欲,本質上也是一種侵略。


    只不過,發起侵略戰爭會被輿論譴責,而一個人對另一個人的侵略卻僅僅因為包裹了一層“我是為你好”的外衣,就變得正義了起來,甚至能得到輿論的支持。

    這是一件非常荒唐的事,我們卻習以為常。

     02 

    我媽的控制欲也挺強的。關于這個話題,之前我寫得甚多。

    對我媽的反侵略戰爭,從我小時候一直打到現在,但我是屬于能量比較強的小孩,我很小的時候就敢冒著被打罵、被冷暴力的風險跟她硬剛到底。

    然后,我媽總是屢敗屢戰……我只能理解為“她習慣了”,所以,她根本意識不到她發起的侵略戰爭,每一場都是徒勞。

    但是,我發現,能量強的小孩在兒童群體中是很少的。

    大部分小孩是會被父母的控制欲吞噬了的,根本無力反抗。


    還有,我一直覺得,“事業強的人大多控制欲強”是一種偏見。

    控制欲強,就是一種人格缺陷,在“事業成功”以及“混得窩囊”的人群中都有分布的。

    事業上做得成功、在職場雷厲風行的女性,好像特別容易被人預設為“不好相處的婆婆”(男性就不大會被預設為不好相處的公公)

    可問題是,很多成功女性擁有的一個大特質就是“拎得清”,
    而“拎得清”必定包含“有界限感”。

    事業上找到寄托的女性,有的時候反而不愛管兒女的閑事,把家庭變成戰場。

    我們對成功女性的這種偏見,是從何而來的呢?

    相反,在無數家庭中,往往是那些在事業上一事無成的婆婆們,才真正是強勢且不好相處的一方。

    她們普遍沒有界限感,以控制子女為樂。

     03 

    也有一些能量弱的父母,會被能量強的孩子控制。

    這些父母骨子里是“怕孩子”的,怕孩子不高興,怕跟孩子產生沖突,怕孩子這,怕孩子那。

    因此,哪怕孩子做出了越界行為,他們也不加以制止。

    就拿我外公外婆來說,把兒子看得比天大,年輕時候特別慣著我舅舅,后來我舅舅變成人渣后,他們又對兒子心生懼怕……

    講真,換我是我外公外婆,自己生下來的兒子長大后居然威脅我、勒索我、毆打我,那我特么的早就給他準備敵敵畏了。

    但是,他們懼怕兒子,懼怕自家無后,就一步步被踩進了泥里。

    我還是那句話:
    越界是萬惡之源,“樹立清晰的邊界感”是萬善之根。

    我自認為自己的界限感算是比較強的,因此,一旦感覺孩子入侵,我也會要求她退回去。

    比如,昨晚,我帶孩子去核酸檢測點檢測核酸
    (學校的返校要求),臨走的時候我回了一條工作VX,結果孩子著急要回家,直接把我手機搶過去給關了。

    我立馬翻臉,告訴她:

    “我明白你著急回家的心情,但是,你搶我手機這個行為是非常不對的。在這個問題上,我們倆可以商量,但你不可以通過這樣的方式強力制止我。如果你正在畫畫,而我想讓你出去玩,我用的是方式不是商量,而是直接把你的畫紙、畫筆搶走,你什么感受?”

    到底是小孩子,比我媽那樣的老頑固容易溝通。

    換有的父母,可能會馬上道歉:哎呀,寶寶,對不起,媽媽不該不考慮你的感受,我們回家吧。

    但在我看來,這種處理方式,會讓孩子得到鼓勵,讓TA覺得:只要我認為你不對,我就可以通過搶走你手里的東西的方式,制止你。

    樹立邊界感,最重要的一個環節,就是無懼沖突。

    我自己,盡量不越界,但是,你越界了,我就敢踩你腳尖。

    沖突是確認疆界的方式之一。

    我自己,也是鼓勵孩子在感受到被入侵后,和他人起沖突的。

    一團和氣才啥事兒也辦不成,只能維持虛假繁榮。

     04 

    看一個人跟父母的界限感是否清晰,不是看TA是不是“媽寶爸寶”,也不是看TA能不能掌控父母,而是看TA能不能做到“我的地盤我做主,你的地盤我不入侵”。

    “媽寶爸寶”和掌控父母,都是不對的。前者是將自己交由別人來掌控,后者是自己去掌控父母……

    我自己強大了以后,也有過“掌控父母”的階段,比如,我希望我爸媽按照我認為“應該”的方式去穿衣打扮、布置家居環境。

    后來,我覺察到這一點之后,退回到了自己的地盤上,所以,就出現了我爸穿著保安服、買大米送的T-shirt跟我一起游日本、新馬泰的奇觀,而且,我家四個人的房間是四種布置風格
    (比如,我的是書香風格,我媽的是社會主義新農村風格)

    若不是我媽偶爾還想控制我和逗號,我家天下太平。

     05 

    找男人結婚這事兒,也需要看對方的邊界感。

    年輕時候我就不大懂,以為一個男人控制欲不強、跟自己的父母關系還不錯,那說明他善良、孝順,不會把孝順父母的義務都轉嫁到我頭上……

    后來想想,我這評判標準太過淺薄。

    “精神上的弒父弒母”以及活出主體性,宜早不宜遲。

    在這種事兒上,我算是啟蒙和實踐得比較早的。

    但我發現,很多人結婚生子之后,都沒有能實現這一點,尤其是在重男輕女的社會大環境和家庭環境下成長起來的男人。

    他們在生理上成年后,有性欲和繁殖欲了,就找個女人結婚生子,但精神上完全沒有獨立。

    在我看來,一個人修煉邊界感,也分“看山是山”——“看山不是山”——“看山還是山”三個階段。

    看山是山——無太強控制欲,凡事“隨遇而安”,跟父母關系極好。

    然而,這并不是“有邊界感”的表現,只是由于自己長期處于強控制欲的高壓環境,TA們習慣了被控制。

    而一個長期被控制的人,是無力去控制別人的。

    你要是跟這類男人結婚,要么沒完沒了接受他父母對你的入侵,要么就是——等他“自體性”蘇醒后,他第一個要叛逆的對象就是你。

    看山不是山——跟父母的關系很差,自己的事情完全可以自己說了算,但控制欲強。

    “這也不是邊界感強”的表現,只是走向了另一個極端。

    他完全復制了父母對待自己的那一套模式,信奉人和人之間的關系只有“不是東風壓倒西風,就是西方壓到東風”這一種。

    對他來說,與其做被壓的那個人,不如去做壓別人的那個人。

    你要是能接受別人一生放蕩不羈愛控制你,那你找這種人也行,只不過,晚年可能他和自己子女的關系會很差……

    他始終走不出家族命運的輪回。

    看山還是山——這類人控制欲不強,但是,一旦遇到試圖想控制他的人,他也會反擊。

    他們是能把
    “我的地盤我做主,你的地盤我不入侵”貫徹到最好的人……

    若是有幸和這類人男人結婚......哇嘞,可能你祖墳冒青煙了。

    為什么呢?因為啊,第一、第二種男人太多了啊。

    總體來說,我覺得敢于跟控制欲強的父母決裂的男人,相對來說更值得高看一眼。

    不過,說那么多也沒用,很多女人擇偶,本質上是在選公婆……公婆能給到兒子好的條件,那就跟兒子在一起,兒子不過是一個結婚道具。

    換而言之,她們考察的重點不是“丈夫的能力如何”,而是“公婆能給丈夫多少,丈夫又能外溢多少出來給我”。

    那我們只能安慰你:食得咸魚抵得渴,你不能既要……又要……還要。

    全文完



    關注「晏凌羊」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国产成人无码免费视频在线观看,夜夜未满十八勿进的爽爽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