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小淺 / 待分類 / 真實故事||我嫁給了我哥最好的兄弟,親上...

分享

   

真實故事||我嫁給了我哥最好的兄弟,親上加親,直到我哥死于車里。

2021-11-08  豬小淺

    大家好,我是寫真實故事的豬小淺。

    如果你也想講故事,記得加文章最末尾的微信留言哦。

    跟著我,一起來看今天的故事

    01

    我哥長著一張娃娃臉,特別喜歡留胡子。

    因為胡子可以讓他看起來成熟一點。

    可在我眼里,他始終像個孩子。莽撞,倔強,剛愎自用。

    都三十多歲了,依然像小時候一樣,聽不進去勸。

    八月的時候,突然在微信上和我借2萬塊錢。

    我有點生氣,和老公商量。他說,那是你哥,你還能怎么辦?

    我老公叫錢程,以前是我哥最好的朋友。

    其實,小時候我哥很疼我的。他喜歡叫我球球,喜歡帶著我玩。

    他把他最好的東西,都給了我。

    02

    我出生于1991年,四川的一個小村子。

    我哥比我大3歲。

    我對我媽沒有太多印象,因為我媽在我不記事的時候就患癌癥去世了。

    我們村里得癌的特別多。

    有人說是風水不好,有人說是井水不好。后來很多人都遷走了,而我爸是那種很木訥的人。

    別人都去打工,他只會守著家里一畝三分地。

    我哥和他性格挺像的,固執又認死理。

    雖然他們都是倔脾氣,但對我很好。特別是我哥,到哪都護著我。

    應該是我五六歲的時候吧,還沒讀書。

    有一次,村里的小孩發現一個大馬蜂窩,大家就去捅。

    當所有人落荒而逃的時候,我哥卻把衣服脫下來,包住我的頭,然后趴在了我身上,護住了我。

    而他自己的頭上胳膊上,被蜇了好幾個大包。

    回家以后,我爸拿糖水給我哥洗傷口,然后涂了風油精。

    他氣得罵我哥,帶著你妹妹還干這么危險的事!要是把她蟄了怎么辦。

    我哥疼得滿臉都是淚,卻還偷偷的和我做鬼臉。

    被我爸看見了,扇了他后腦勺一巴掌。

    03

    1999年,爸爸查出了食道癌。第二年,就沒了。

    臨終前,我爸都沒法說話了,瘦得皮包骨頭。

    他拉著我和哥哥的手掉眼淚,我怎么給他擦都擦不完。

    我哥說,爸,我長大了。我會照顧好妹妹的。你放心吧。

    其實,他也才12歲。

    我爸走了之后,我和哥哥就成了孤兒。

    我爸沒什么親戚。爺爺奶奶很早就過世了。

    還有個叔叔,自從92年外出打工后,再也沒回來,聯系不上。

    沒辦法,村委會就找了我媽那邊的娘家人。

    我媽是外村的,有一個姐姐和一個弟弟。

    大姨知道了情況后,就說送我這來吧,總比送福利院強。

    就這樣,我和哥哥去了大姨家。

    04

    我和哥哥到大姨家的第一天,大姨就說,你們不知道吧,你媽是我們老薛家的家門之恥。

    我媽年輕的時候有些叛逆,頂著家里的反對和一個男人私奔了。

    幾年后,男人找了別的女人,我媽帶著四個月的身孕回來了。

    我媽的確是傻,還幻想著能生個兒子把男人拉住。被我外公強行拉去打了胎。

    小地方,女人的名聲很重要的。我媽直到27歲才相親嫁給我爸。

    因為我爸窮,也不介意我媽以前的事。

    我哥對我媽是有印象的。他常和我說,媽媽又溫柔又漂亮。

    聽大姨那么說我媽,哥哥就很生氣。

    他說,我媽是我們老黃家的,不是你們老薛家的。關你屁事。

    大姨父聽見了,給我哥一頓暴打。

    畢竟不是我爸,下手沒輕重的。

    那次,打得我哥躺在床上一天起不來。

    我在他床邊守著,哭得喘不上氣。

    我哥就說,別哭,等哥以后賺大錢,帶你過好日子。

    05

    我大姨在農村小學里,做了一輩子沒有編制的代課老師。

    大姨父比較有本事,會做生意。

    他們家里有個兒子,讀高中。

    用大姨父的話說,自家小姨子的孩子送孤兒院,好說不好聽,就當養兩小動物了。

    其實,我覺得他是想說狗來著。

    大姨一家就把我和哥哥當傭人一樣。

    洗衣服,洗碗,打掃衛生。大米飯多吃一碗,都罵我們浪費糧食。

    我表哥,也就是我大姨的兒子,學習非常好。高中畢業,考到了美國去讀書。

    拿到錄取通知的時候,全村都沸騰了。

    要知道,農村能考上大學的都沒幾個,何況還是去美國。

    大姨父擺酒那天,只有我哥一個人悶悶不樂。

    那是2003年,我哥初中畢業。我問他,你怎么不高興呢?

    他摸我的頭說,你是不是傻呀?

    06

    第二天晚上,哥哥找大姨和姨父說自己不讀書了,他要出去打工。

    大姨說,我也沒準備讓你讀高中啊。

    我哥噗通就跪地上了。

    他說,我知道表哥上學要好多錢,但求你們把我妹供出來。她太小了,我現在也沒本事養她。我先謝謝你們了,將來我掙錢了,一定還你們。

    大姨父平常不理他的,正眼都不看。

    可那天卻被我哥打動了。

    他說,你起來吧。供你妹妹讀書才幾個錢,你放心好了。

    就這樣,我哥帶了500塊錢,離開了家。

    他先是去了成都,在理發店做學徒,發現老板和tony們都膩歪歪的,好像是gay。干了一個月就跑了。后來又洗車,在面包房打雜……

    總之,能有個地方住,給錢他就干。

    過年過節,從不回來,因為工資高。但隔幾個月會來看我一次,給我買許多零食。

    2005年,他跟朋友跑去了廣東,進廠做了工人。

    06年轉成正式工,工資開始漲上去了。

    但之后兩年都沒有回家,我們只能用QQ視頻。

    而我那些年,發奮讀書,成績一直都在中上游。上了高中,有男生開始追我。

    我全都拒絕了。

    因為我知道自己的學習機會來之不易,必須珍惜。

    07

    我高考發揮得還可以,考到了廣州。

    大姨父說話算話,給我出了學費和每月800塊的生活費。

    那是2009年了。

    選擇去廣州,就是因為我哥在佛山。

    寄人籬下這么多年,離他近一點,就好像離家近一點。

    可能是孤兒的原因吧。

    家對于我來說,不是物理意義上,而是心理上的。

    我去學校報道那天,我哥去廣州接的我。

    他還帶了一個朋友,就是錢程。

    錢程是86年的。比我哥還大。他倆是在廠里打架打成了兄弟。

    男人的腦回路就是不一樣。

    錢程老家在河南,家里還有一個哥哥。因為窮,16歲背井離鄉,出來打工。

    和我哥挺像的。

    他小時候練過武,一雙手超級大。

    他說,你哥是我唯一打不趴下的人。

    08

    回想起那段日子,特別開心。

    我哥一放假就來看我,帶著我去吃飯,去爬山。

    錢程也經常跟著來。

    那時候,錢程就有追我的意思了。我哥惡狠狠地警告他,癩蛤蟆不要想吃天鵝肉。

    其實,那時我對錢程也沒有感覺。

    畢竟比我大那么多。人土土的,也不帥。

    我哥說,我妹可是大學生,將來是要找有錢的男人。你想都別想。

    當時覺得我哥是在開玩笑,沒深想。可現在回想起來,他可能從那時開始就有所變化了。

    他愛上了錢,滿腦子都是賺大錢。

    可社會已經過了白手起家的年代,想要發展,要么有文憑,要么有資本。

    而我哥,什么都沒有。

    只有巨大的幻想和焦慮。

    09

    錢程認識我之后,就和我說想自考,麻煩我打聽教材和網課什么的。

    我哥讓我別理他,說他找事和我套近乎。

    起初我也是這么認為的。

    可沒想到程錢還挺認真。和我咨詢專業,選了英語。

    我和我哥都覺得他異想天開。可沒想到,第一年就考過了兩門。

    大二那年,我哥從廠里辭職,來廣州打工了,送快遞,相比廠里干活輕松一點。

    我勸他也學學錢程,有時間考個證什么的。

    我哥說,沒精力,到家就想躺著。

    那時候他和同事合租了一個小公寓。

    每到周末我就去看他。他給我做好吃的。我給他洗衣服。

    他就那么幾件衣服,來回倒著穿。

    有次晾衣服的時候,我說他,你好歹買兩件好的呀,休息的時候打扮打扮,要不然上哪兒談女朋友。

    他抽著煙,看著我笑。

    他說,媽要是活著,現在是不是也像你這么嘮叨我。

    陡然就難過了。

    顯然我倆心里都有個執念,想有個家,想有爸爸媽媽的嘮叨和惦念。

    10

    錢程在學習上慢慢摸到了竅門,第二年又拿下四門。

    等我大三,他大專考下來了。

    他跳了槽,新廠的領導蠻重視他的,覺得他有經驗技術,又努力,可以培養,過去就做了主管。

    而我哥,還在送快遞。

    其實,如果我哥一直做個快遞員也沒什么不好。

    安安分分掙辛苦錢。

    可我大四那年的10月,他跑去汕頭,說有家大公司招銷售,工資特別高。

    我聽著有點不靠譜,但我哥一意孤行就走了。

    三個月,中間就給我打過三四次電話。

    到了2012年1月,快過年了也聯系不上。我好擔心他。

    突然有一天,錢程給我打電話,讓我有時間去趟佛山,說我哥回來了。

    我高興壞了,當即請假趕了過去。

    11

    我到了佛山才知道,我哥去的不是正經公司,而是搞傳銷的。

    沒賺上錢不說,還把自己攢的三萬多塊都搭進去了。

    后來,我哥拉人頭拉不到人,就拉到錢程頭上了。

    錢程一聽就不對勁,套話套出了地址,帶著廠里的幾個工人開車過去,把我哥給解救出來。

    開始我哥還嫌他多事呢。可離開那個環境,他慢慢清醒,發現自己當時被洗腦了。

    錢程勸他留下,跟著他在廠里好好干,踏踏實實做個工人。

    我哥不聽,還要走。

    錢程怕他又去干歪門邪道,就把他身份證藏起來了,打電話叫我來幫忙勸。

    可沒想到,適得其反了。

    我哥一見到我,騰地站起來,臉漲得通紅。

    他瞪著眼問我,你怎么來了?誰讓你來的?你來干嘛?

    我說,我想你了,還不能來看看你嗎?

    我哥一下子就爆發了。

    他指著錢程說,你他媽的是不是想我死!是不是想我死!

    12

    有些事,真的回頭看才知道當初的不合適。

    那天我哥和錢程動了手。

    我去拉架,卻被他罵我沒良心,幫著外人。

    當時我哭得不能自己,不理解他發什么瘋。

    許多年后和錢程再提起這一天,錢程說,后悔叫我來了。

    因為我在哥哥心里太重了,是他最在意的人。

    他在誰的面前都可以丟面子,唯獨不能是我。

    可那時我們都太年輕了,完全沒想到這一點。

    從此,我哥和錢程徹底決裂了,他逼著錢程給了他身份證,一個人走了。

    從那時起,我哥和我聯系變少了。

    他總是在我不在線的時候,給我QQ留言,說自己到哪兒了,很少和我對話。

    我知道他會看我的空間,所以經常更新,發些照片,等于給他報平安了。

    而我也是從那時起,和錢程越走越近的。

    他一有時間就來廣州看我。

    以替我哥照顧我的名義。

    13

    我大學畢業后,沒能力留廣州,又不想回老家。

    錢程就讓我去佛山,也能有個照應。

    我到的第一天,錢程請我吃飯。他問我,大學怎么沒談戀愛呢?

    我說,緣分沒到唄。

    可我自己清楚,是因為我心里有揮之不去的自卑。

    我害怕男生問我的身世,也害怕看到別人有爸爸媽媽的溫暖家庭。

    我太敏感了,只能裝成一塊石頭才可以不受傷。

    我問錢程,你這個歲數了,怎么也沒談女朋友啊?

    他老臉一紅,借著酒勁兒,說,我心里有人了。原本想考下大學本科再說的,可這兩年升官加爵,耽誤考試了。

    我噗一聲笑出來,說,誰啊?

    他沒回答,只是一本正經,且深情地看著我。

    我呆了半天,突然明白他是什么意思了。

    14

    我和錢程就這樣在一起了。

    從某種意義上說,我喜歡錢程,是因為和他在一起,不會自卑。

    他早早知道我的身世,免除了我心里上的尷尬。

    而且,他身上有我哥的影子,能帶給我那種熟悉的安全感。

    我在佛山進了一家電器公司,慢慢安定下來。

    錢程花了近6年時間,考下了大學本科。

    那已經是2015年了,他29歲,在佛山按揭了房子,有自己的車。

    對于我們從農村走出來的孩子來說,已經很好很好了。

    他拿到文憑之后,和我求了婚。他覺得,他配得上我了。

    而這些年,我和我哥見面特別少。

    都是在微信上聊聊天。

    他總是想著賺大錢,可沒有一次靠譜過。我和錢程怎么勸他也不聽。說多了,他就不理人。

    他總說,你過好就行了,別管我。

    11月婚禮,我哥來了。

    我沒有爸媽,司儀就安排我哥把我的手,交到錢程的手上。

    那天我哥穿著西服,是他這輩子最帥氣的時候。

    他拉著我的手,走到錢程面前,卻久久都不肯放開。

    他的眼圈紅了,卻倔強地不愿掉眼淚。

    錢程小聲地說,嘿,兄弟,該交貨了。

    他這才把我的手放在錢程的掌心。

    他說,想不到你這只癩蛤蟆,真他媽吃上我的天鵝了。你以后可要好好待我妹啊。

    我的眼淚,決堤一樣沖下來。

    那本該是婚禮上最浪漫的一刻,我沒抱錢程,而是緊緊抱住了我哥。

    15

    我好想我哥留在我身邊啊。

    可錢程分析得對。

    我哥從小就以保護我為己任,現在沒我學歷高,沒我工作好,沒我掙得多。

    他面對我,會有壓力,會不由自主的自卑。

    2017年6月,我的兒子出生了。

    剛剛滿月,就傳來我哥被捕的消息。我當時都懵了。

    我哥是在福建被抓的,因電話詐騙。

    我真是又氣又急,第二天就回奶了。

    錢程去看的他。一是我剛出月子,二是有了上次的教訓,他沒讓我去,怕激化我哥的情緒。

    人是撈不出來了,最后判了一年。

    我哥是18年出的獄。

    錢程把我哥接回了佛山。

    到家的時候,我哥站在樓底下,不上來。

    他說剛出來晦氣,在外面看看小外甥就行了。

    我哭得不行,說,火盆都準備好了,你快回家吧。

    我哥就繃不住了,淚水直流。

    我給他準備了火盆和柚子葉。他洗澡出來,坐在沙發上,看我兒子在自己的小樂園玩得很開心。

    我哥說,挺好的,有個家樣兒。

    我聽著,是真心酸。

    我們兄妹,從小到大的心愿,就是有個自己的窩。

    我現在有了,我哥卻成了外人。

    16

    我哥在家里住了半個月就走了。

    說是去找事情做。

    我和錢程都很擔心他,可又管不了。

    到了19年,他和我們借錢,說想買個二手車,開滴滴。

    我和錢程都覺得挺好的,起碼是個正經事。

    可是到了年底,疫情就起來了。

    開始那幾個月,工作也停了,車也出的少。

    我哥當時在外面租的房子。

    我猜,他就是在那個時候迷上網絡賭博的。

    開始不和我們說,后來借了網貸還不上了,才找錢程。

    我們那個氣啊。

    2021年,我哥說朋友找他合伙開店,跑去了廣州。

    我和錢程都不信。

    結果不出所料,八月的時候,突然在微信上和我借2萬塊錢。

    我心里好難過,好難過。

    不止因為他又騙錢,也因為這么多年,他終于在我面前,破罐子破摔了。

    而我完全沒想到,這竟是我們之間最后一次聯系了。

    17

    是九月末,我大姨打來電話,說我哥在老家那邊出車禍,快不行了。

    我至今不知道他為什么突然回老家。

    并且永遠也不會知道了。

    我趕回去的時候,他已經躺進了太平間。

    在去往太平間的那條走廊上,我的整個身體一直都在抖,錢程扶著我。

    可看見哥哥的時候,我平靜下來了。他就像睡著了一樣,閉著眼。

    車禍沒有傷到他的臉。

    雖然留著胡子,可看起來,依然像個孩子。

    我喊了一聲,哥,就哭得泣不成聲,再也說不出半個字。

    我爸媽都埋在村子后面的墳地里。

    我把哥哥,安葬在了他們旁邊。很長一段時間,我都不愿意承認我沒有哥哥了。

    這個世界上,有哥哥在,我就還有親人。

    沒了哥哥,我就是真正的孤兒了。

    哥哥,如果有下輩子,希望我們一家人的緣分能夠長一點。

    如果有下輩子,換我來供你讀書,變成別人高攀不起的王子,換我來守護你好嗎?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国产成人无码免费视频在线观看,夜夜未满十八勿进的爽爽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