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乎 / 待分類 / 晚節不保:細數古代那些餓死的君主大佬

分享

   

晚節不保:細數古代那些餓死的君主大佬

2021-11-07  寫乎

作者:閑客

唐明皇李隆基,年輕時,銳意進取,協助父親李旦取得皇位。登基后,任用姚崇、杜璟等賢能,遂有“開元盛世”。

到晚年,寵信楊貴妃,“春宵苦短日高起,從此君王不早朝”,不理國事,任用李林甫、楊國忠為相,重用胡將,致使藩鎮坐大,“漁陽鼙鼓動地來”,長達八年的“安史之亂”,不僅使李隆基失去了自己的愛妃,“婉轉峨眉馬下死”,也丟掉了自己的皇位,他在亡命途中,兒子李享在關中即位,稀里糊涂成了太上皇,從此湮滅于歷史中。

安史之亂后,大唐由盛轉衰,開始走下坡路。這總算落個善終。

歷史上,很多君主年輕時,勵精圖治,文功武治,赫赫有名。到了老年,卻貪圖享受,忠奸不分,晚節不保,好的帝位丟掉,慘的權柄移人,為人所謀,被活生生餓死,為后人所恥笑。

現在我們就淺談幾位被餓死的名君。

(一)齊桓公:尸體放了六七十天,尸蟲都爬到了窗外

首推“春秋五霸”之首的齊桓公。

齊桓公小白和公子糾爭搶王位成功,沒有把輔佐對手的管仲當成仇人,聽從鮑叔牙的勸告,任管仲為相。

管仲也沒有辜負齊桓公的信任,經濟上,大力發展工商業和農業;政治和軍事,實施改革,實現了富國強兵;在外交上,提倡“尊王攘夷”,以諸侯老大的身份,代替天子討伐不聽話的諸侯國,九合諸侯,當上了諸侯盟主,可謂一時風光無限,齊國達到了政治上的頂峰。

管仲死前,告誡齊桓公疏遠易牙、豎刁、常之巫、衛公子啟方,齊桓公不解:易牙知道我愛美食,烹飪了自己的兒子獻給我;豎刁閹割了自己侍奉我;常之巫為我驅鬼去魔;衛公子啟方父親死了都沒回去,他們都很愛我。

管仲說:“人之本性,愛親、愛己,他們連這點都沒有,對你又會有什么愛心,還不是想從你身上得到更多的東西?”齊桓公不聽管仲的忠告,在管仲死后,將放逐的幾人又召回了。

桓公晚年重病,五公子為亂,相互攻詰,易牙、豎刁、常之巫、衛公子啟方等人將桓公的宮室封死,桓公死后,尸體放了六七十天,尸蟲都爬到了窗外,可謂凄慘之極。

(趙武靈王)

(二)趙武靈王:斷糧斷水,長達三個月

趙武靈王是趙國的第六代君主,在位期間,國家經常被北邊的游牧民族侵擾,邊境不寧。

趙武靈王即位后,倡導“胡服騎射”,將漢人的寬衣落服,改成胡人穿的短小衣襟,以利于作戰,進行軍事改革,發展騎兵,改善軍制,軍事上逐漸強大,滅中山,收樓煩,西抗強秦,成為“戰國七雄”之佼首。

趙武靈王成為移風易俗、勇于改革的先峰,為史書所稱道。

任何人都繞不過情關,趙武靈王也不免俗,雖然武功赫然,鋼筋鐵骨,在繞指柔前面也要敗逃下來。

由于寵信王后吳娃,廢了征戰有功的太子章,改立幼子趙何為太子。之后,正值壯年的武靈王又將王位讓給了趙何,愛屋及烏到極點,可謂是君主的癡情王者,野史上似乎只有因董鄂妃之死而傷情出家的順治帝和他有一比。

過了幾年,失去權力的武靈王不甘寂寞,又見前太子章頹廢,心中不忍。獲取權力的欲望使他慫恿大兒子與趙王相爭,自己從中漁利,以便能重新取回失去的王位。

已是趙王的趙何當然不甘心丟掉王位,在王權面前,一切有野望的都是敵人,不論父子兄弟。

趙王的支持者公子成、李兌,發動沙丘之變,組織軍隊殺了趙章,又不想落個弒父殺君的罪名,就讓手下把趙武靈王居住的宮殿圍起來,斷糧斷水,時間長達三個月之久,趙武靈王被餓死后,宮門被打開,才得以厚葬。

君主不能癡情,有句俗語說得好:“陷于戀愛中的情人智商為零”。

過于感性的君主,在政治上都是一塌糊涂,商紂王、周幽王、晉獻公,哪個不是在美人身上栽了跟頭,“小憐玉體橫陳夜,已報周師入晉陽”。

(三)梁武帝蕭衍:佛/主啊,你在哪兒

梁武帝蕭衍,年輕時以門第入蔭,當上了巴陵王、南中郎將蕭子倫府的法曹行參軍。由于他和皇室有血緣關系,又謀略過人,兼有文武之才,為人處世圓滑,和范云、蕭琛、任昉、王融、謝朓、沈約、陸倕被稱為“竟陵八友”。

眾多的優勢使他官運亨通,扶搖直上。很快在平定國家內亂和與北魏的軍事斗爭崛起,成為一方諸侯。

南齊末帝蕭寶卷,為人暴虐,即位后誅戮重臣,又任用佞人,致使內部動亂頻繁,各方鎮俱懷異心。

蕭衍為人低調,在紛亂中趁勢而起,很快便掌握了國家大權。公元502年,蕭衍在建康南郊祭告天地,登壇接受百官朝賀,建立梁朝。

為帝之初,蕭衍勤于政事、選拔良吏、廣納諫言、崇儒興學,在經濟上,廣辟良田,招撫流亡,開墾荒地,國家倒也欣欣向榮。

可當皇帝久了,便開始折騰。

公元527年,蕭衍第一次在同泰寺舍身出家,三日后返回,大赦天下。兩年后,蕭衍更過分,這次,他將帝袍換下,穿上僧衣,在同泰寺里講解《大般涅槃經》。

國不可一日無君,臣工們急了,捐了一億錢,把皇帝從廟里贖了回來。沒幾年,又分別以兩億錢和一億錢將出家的蕭衍贖回來。來回折騰了幾次,哪里還有人去用心治理國家。

皇帝一心向佛,下面的人也趨之若鶩,紛紛效仿,將國家的財富都拿來建寺廟。

唐朝杜牧在江南做官,曾寫詩: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樓臺煙雨中。

清朝劉世琦所作《南朝寺考·序》:“梁世合寺二千八百四十六,而都下( 南京 )乃有七百余寺。”皇帝的無狀,使得國家逐漸陷入混亂。

晚年,蕭衍接收了反復無常的東魏降將侯景,后又想將其遣返。侯景發動叛亂,各路援軍心懷異心,紛紛坐觀。

很快,侯景攻下建康,蕭衍被困在臺城皇宮凈居殿,嘴里發苦,索要蜂蜜不得,發出了兩聲”嗬!嗬!”聲后,便在饑渴交加中逝世。

他苦心締造的南梁也很快走向了沒落,557年,被陳霸先建的南陳取代。

這幾位君主,在歷史上都是大有作為的,可人年輕時奮斗的精神,到了晚年,或溺于享受,或迷于色,或盲信于佛,讓欲望主宰自己,失去了理性,致命國家由治向亂,百姓不寧,自己也陷于非命,可憐可恨。

國家之權柄,窺視者甚多,父母兄弟子女臣工,皆虎視眈眈,如同駕馭奔馳的馬車,一刻不可放松,兢兢業業尚不安穩,安有放縱欲望,昏招頻出?國亂身亡,死不足惜。

小編提示: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敬請轉發和評論。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国产成人无码免费视频在线观看,夜夜未满十八勿进的爽爽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