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道至簡64382 / 易經講座 / 月令用神泄天機

分享

   

月令用神泄天機

2021-10-20  大道至簡6...

郝學:古正啊,你所教的命學入門知識我們已經基本上掌握了。這段時間我們還參看了二十幾本命學書,現在對命學算是比較了解了。你現在可以給我們教算命的具體方法啦。

古正:好啊,你們還真的肯用功夫啊,這就好,算我沒有打白工。

夏問:我們是越學越有癮了,電視都沒怎么看啦。

古正:具體算命的第一步,就是要學會定格局。

夏問:不是吧?那么多的算命書都說第一步是定旺衰、取用神啊。

郝學:對對,那些書上都說,第一步是要根據八字五行的旺衰,取一個能扶抑日主、平衡八字五行的字出來,這個字就是“用神”,也叫藥神或喜神。然后看歲運,生扶用神的歲運就以吉斷,克制用神的歲運就以兇推,是這樣的嗎?

古正:那你們現在會取“用神”了嗎?

郝學:簡單一點的八字,我們會取用神了,復雜的還不行。

古正:我這里有個八字,你們取個用神給我看看:

官 官 日 印

丙 丙 辛 戊

子 申 巳 戌

大膽一點,怕摔跤是永遠也學不會走路的。

郝學:行,我來試試,這個八字不算復雜。辛金生于申月,得令。時柱又有戊戌二土生身,日主既旺且強。命局有丙火官星,以巳火為根,能夠立足,當取此官星為用神。以財星為喜神,傷官為忌神。

古正:可是他的大運為丁酉、戊戌、己亥、庚子、辛丑,一片傷官“忌神”旺地,是不是就要以兇推呢?

郝學:是的,亥運沖巳火,子運克巳火,辛運合丙火,丑土晦巳火,一路的傷官見官,這人啊,我看已經死了或者在坐牢吧

。夏問:嗯,我跟郝學是英雄所見略同啊。

古正:我看你們還是慢點稱英雄,因為這個命主就是臺灣前國民黨主席連戰先生。他的父親是部長。他自己學業有成,獲博士學位,事業一帆風順,就在你們說的傷官運里,他官職連升,當上了行政院長和國民黨主席。

夏問:耶嘿!難道我們沒有斷準八字五行的旺衰嗎?

古正:你們也可以作身弱試試看啊。

郝學:如果身弱,就要走印運,那這亥子運泄身,也不會發貴呀。這就斷不好了。

古正:唉,這也不能怪你們啦。有幾位著名的命學大師,對這個八字五行旺衰的分析,也和你們是英雄所見略同呢。大師們學了那么久的時間,尚且斷不準八字五行的旺衰,何況你們才初學入門呢?就是蔣介石先生的八字,也是有的大師說身旺,有的大師說身弱的,沒一個準兒。

夏問:天啦!連大師們都斷不準八字五行的旺衰,取不準用神,那我們即使學到衰、病、死墓、絕的時候,恐怕也學不會啊!這就奇怪了,那些沒什么文化的瞎子們,又是怎么學會的呢?

郝學:我看過一本介紹盲派命理的書籍,說盲派命理一不看旺衰,二不取用神,三不定格局,是這樣的嗎?

古正:哪有這么回事呀!命學界根本就沒有什么盲派,要說有什么派的話,也只有書房派和江湖派之分。所謂書房派是指那些偏重于命學理論研究的人,而江湖派則指那些靠算命謀生的人,其中包括一些盲人命師。書房派也好,江湖派也好,其理論都是一致的,沒有什么兩樣,區別只在于實踐經驗的多與寡。你們仔細看看那些所謂的“盲派”命理資料,里面是既講旺衰,也重用神和格局的。如《盲師斷命秘訣集錦·增補四言獨步》里,就有“先觀月令,論格推詳”,“去留舒配,論格要精”,“格格推詳,以殺為重”,“傷官見官,格中大忌,不損用神,何愁官至”,“提綱有用,論之不同”,“提綱有用,最怕刑沖”,“比劫陽刃,財格大忌”,“成不成者,格局見破”,“殺重身輕,難逃定數”,“身旺無依,離祖出家”等許多強調旺衰、用神和格局的詞句與內容。在盲師“斷運篇”里,還有“七殺逢財不可當,劫怕見財財怕劫,財官切忌入空亡,官行官地官遭害,一見傷官有一傷”等一類的說法,你們想啊,難道七殺都不能逢財嗎?那財滋弱殺又怎么講呀?難道比劫都怕見財星,財星都怕見比劫嗎?再說啦,官行官地又怎么會遭害呢?官星一見傷官就必然不妙嗎?如果你不懂格局,哪怕你聰明如孔子,這些話你是怎么也不會想明白的。但只要你真正懂得格局,這些話就很容易明白了。因為這里所說的“七殺”、“劫”、“財”、“官”等字,指的都是格局啊。七殺格與陽刃格都怕走財運,財格怕走陽刃運,正官格不宜再走官殺運,不信你們去找些八字靠靠,應驗率是蠻高的哦。

郝學:怪不得你說算命的第一步要學定格局呢。你怎么不是先取用神啊?

古正:我也是先取用神啊,不過我取的用神和你們取的用神不一樣,你們所取的用神并不是古人所說的用神。瞎子算命也不取你們所說的用神。

夏問:我暈!我倒!我再暈!我再倒!

郝學:你不是在故作驚人之語吧?難道大家都錯了?那么多的命師都沒有搞明白用神?

古正:你們先別拿人多來嚇唬我啊,我最怕人多啦!人群里面是沒有獨立思考的。你們可以先找盲人命師們談談,看看他們是否知道你們所說的用神,我敢拿一塊錢打賭,保準他們對你們所說的用神聞所未聞,一無所知!記得小時候,我們這里算命很有名的田二瞎子,經常在我們家給人算命。一般的八字呢,他收五毛錢一個,成格的八字他就要收兩元錢一個,特差的八字呢,他就只收三毛錢一個了。“成格者不富即貴,破格者不貧即夭”,這是他算命的口頭禪。

郝學:可是現在的命書都不怎么講格局,齊唰唰都說這個用神跟命根子似的重要,說捉不住用神就算不準命,用神一損壞命主就玩完,而你又似乎可以不要這個用神,這到底是咋回事啊?你說的用神又是什么東西呢?

古正:糾正一下,不是我說的用神,而是古人所說的用神,或者說是用神的本義。我只是正本清源而已。

用神的本義,就是月令可用及定格之物。哦,我這樣說,你們不懂,也不會相信我的。那我只好引經據典啦,可別嫌我羅嗦喲。 《子平真詮》在“論用神”一章里說:“八字用神,專求月令,以日干配月令地支,而生克不同,格局分焉。”意思是說,八字里面的用神,只在月令上求。看日干與月令的生克關系,分成不同的用神格局。 《寶法第二》里面說:“······皆以月令為用,不可以年取格。凡看子平之數,取格不定,十有九差。唯西山易鑒先生之法:月令用金只用金,用火只用火······”主張月令是金,就取金為用神,月令是火,就取火為用神,月令是什么五行,就取什么五行為用神。

《繼善篇》里更為明確地指出:“取用憑于生月,當推究于深淺”。舊注者在這句話后面注解說:“用者,月令中所藏者,如甲木生于十一月,乃建子之月,就以子中所藏癸水為用神,其余仿此而推(見新刊合并官板音義評注《淵海子平·繼善篇》一文)。”

綜觀上述,可以看出,所謂的“用神”并沒有一點扶抑日主、平衡五行的意思。用神只是月令定格之物,譬如甲木日元,生于金月,用神就是官殺;生于火月,用神就是食傷;生于水月,用神就是印綬等等,而這官殺、食傷、印綬,既是用神,也是定格之物。

夏問:就憑你所引用的這點證據,就可以否定那么些眾口一詞的東東?

古正:稍安毋躁!且容我慢慢道來。

郝學:你所說的“月令可用之物”,是指哪些可用的東西呢?

古正:月令可用之物指六樣東西,即:財、官、殺、印、食、傷。古人以此定為六大正格。用一句話說,就是月令除了比劫之外,其余的東西均可以取作用神。

夏問:如果月令剛好是比劫,不就是沒有用神啦?

古正:如果月令是比劫,就表示月令沒有用神。這時,就須要在月令之外尋取財、官、殺、印、食、傷這六樣東西,來取作用神。 《子平真詮》在論外格時說得很清楚:“······然亦有月令無用者,將若之何?如木生寅月,日與月同,本身不可為用,必看四柱有無財官殺食透干會支,另取用神。”“八字用神既專主月令,何以又有外格乎?外格者,蓋因月令無用,權而用之,故曰外格也。如春木冬水,土生四季之類,日與月同,難以作用,類象、屬象、沖財、會祿、刑合、遙迎、井欄、朝陽諸格,皆可為用。若月令自有用神,豈可別尋外搭?” 這段話不難讀懂吧?只有在“日與月同”,就是日元與月令屬于相同五行的情況下,便是“月令無用神”了,如木日元生于春月,土日元生于辰戌丑未四季月,就是這種月令無用的狀況。也只有在這種“月令無用神”的時候,才“必看四柱有無財官殺食透干會支,另取用神”。否則,“月令自有用神,豈可別尋外搭?”

郝學:是啊,意思很明白呀,這個用神真的不是現在命書上所說的那種用神啊。

夏問:我也看了看《子平真詮.》,就是看不進去,不知道里面說些什么,似懂非懂的,像劉姥姥進了大觀園。

古正:《窮通寶鑒》在論三夏甲木時說:“凡用神太多,不宜克制,須泄之為妙。”《滴天髓》在論陽刃局時說:“用神多者,性情不常。”《月談賦》一文指出:“格有可取不可取,用有當棄不當棄。” 看看呀,這里所說的用神,居然有時候還會出現太多的情況,須得予以“泄之為妙”,甚至還要考慮“當棄不當棄”呢。這種用神自然不是現今命書上所說的那種平衡用神啦,因為所謂平衡用神,一是不會出現太多的情況,太多的五行只會被當作忌神;二是既然已經被確定的用神,則不宜受到克泄,甚至將其棄掉的。 以前我讀《四言獨步》時,每每讀到“格格推詳,以殺為重,化殺為權,何愁損用”這幾句話時,就有一種找不著北的感覺。為什么化殺為權了,就不愁損傷用神了呢?用神損傷了都不打緊,那還有什么不能損傷呢?拿著這個問題,我先后請教過許多這方面的行家里手,可惜一直沒有人能給我解釋清楚。

夏問:你到什么時候才弄清楚這個問題呢?

古正:學命十余年,讀書上千卷,直到最近幾年才真正弄清楚這個問題。我發現,古人所說的用神,只是月令可用之物,所以有時才會出現用神太多的情況,也才須要予以克泄,甚至棄掉。例如甲木生于子月,子中癸水即為用神,但若命局有二、三個亥子水時,就是“用神太多“了,這時宜有財星將其克掉,名叫“棄印就財”,《月談賦》里那句“用有當棄不當棄”的話,講的不就是這種情況嗎? 命學大師徐樂吾,在其《命理一得》中批他自己的命(八字為:丙戌 壬辰 丙申 丙申),是這樣說的:“申辰會局而透壬水為用神也。用殺必須食制,或用印化。”這里他取月令壬水七殺為用神,而以食神制此用神七殺,這就是“何愁損用”這句話最好的注腳啊。

郝學:你的論據是很充分的,看來一般人都弄錯了用神。想不到他們那么注重用神,卻竟然連用神的含義也沒有搞清楚,真令人哭笑不得啊!

夏問:這種真正的用神,一不扶抑日主,二不通關,三不調候,那它還有些什么作用呢?古人為什么要取月令的東西做為用神呢?

古正:我們知道,中國自古就是個靠天吃飯的農業大國,季節氣候的變化,對農作物的生長有著至關重要的影響。先祖們雖然不知道科學為何物,但他們對二十四節氣轉節點的劃分,卻已然精確到了多少分鐘的程度,這是令許多科學家都為之驚嘆不已的事情啊。

郝學:是啊,《萬年歷》上的農歷交節時期都寫著幾點幾十分鐘呢。真是讓人不可思議!怪不得算命所用的時間要以農歷為準呢,真是有什么樣的環境就產生什么樣的事物啊。誰知道甲乙丙丁里面,還散發著稻花的香氣呢。

古正:在八字中反映季節變化的就是月令。月令是八個字中作用最多的一個字,它既是父母宮,又是兄弟宮,命宮由此起,胎息以此推,八字旺衰由此定,大運行程由此排,用神先從這里找,因此啊,古人非常重視月令。把月令叫做“提綱”,就是漁網的總提繩啊,也有總樞紐的意思。只要抓住了月令這個提綱來看命,就等于抓住了整個命局的總樞紐。月令既然是父母兄弟宮,肯定就是八字中包含先天遺傳信息最多的地方。月令用神,在很大程度上反映著父母遺傳給子女的一些根本性的東西。

至于月令用神的作用,我看至少有以下五大作用:

首選,根據月令用神(格局)的成敗高低,有助于提高推命的速度和水平。 八字的組合方式太多,總共有51、84萬種。任何一個命師窮其一生之力也不能算完所有的命式。為此,古人從命式的架構上找到了一個提綱性的東西,把所有零散的命式按提綱串連起來,對命式實行分類解讀,正如醫院將病人實行分類治療一樣。這樣做,無疑會使推命方法變得更為簡明、快捷,更有程序,更容易操作,也更容易學習。最終,也就能提高推命的技術水平。你們想啊,那么多的命式,要是沒有一根主線條,推起命來就會是看到哪說到哪,想到哪說到哪,完全沒有程序和章法。

夏問:是的,現在好多人算命從頭到尾都在分析身旺身弱,顯得非常吃力,沒有瞎子的那分快捷與輕松。

古正:第二呢,就是根據月令用神(格局)的成敗高低,有助于在整體上把握命主富貴貧賤的程度。 《繼善篇》里說:“欲知貴賤,先觀月令及提綱。”《巫咸撮要》云:“入格者,非富即貴;不入格者,非貧即夭。一格二格,非卿即相;三格四格,財官不純,非刑卒多是九流。”《子平粹言》里指出:“格局有高低,地位有上下,微小之功名富貴,在上等格局命之人,不必于順運中亦能得之;而在下等格局命之人,卻視為平生莫大之幸運。”實踐也證明,凡八字格真局清的人,只要運途不破壞,其富貴程度就大;凡八字格局欠清欠正的人,只要運途能修復,其富貴程度也較大,但起伏不寧;凡八字格不成格,局不成局的人,雖然運途有救應,也不過僅獲平安溫飽而已,要是運途稍差,就多災多難、非貧即夭了。

郝學:想想也是,如果光看所謂“平衡用神”,就很難看出一個命可以富貴到大概什么程度。孫中山先生剛剛出生不久,一個算命先生就能根據八字推斷出他日后會當皇帝,如果不用格局就肯定斷不出來。雖然一樣的八字,不可能都做皇帝,但那種富貴程度是不會相差很遠的。

古正:對,孫先生的八字是獨官一位,又有財印相輔,格局純正,大凡稍為懂點格局的人,即可一望而知為大富大貴之命。夏問:下文呢?

古正:第三呢,就是根據月令用神(格局)的成敗高低,有助于推斷出命主吉兇禍福的程度。 一樣的走好運,有的人富可敵國,貴若王侯,而有的人呢,只是小富小貴,或勉能衣食罷了。一樣的走霉運,有的人有驚無險,或小災小難,“背時當人家行大運”,而有的人呢,九死一生或生不如死。什么原因呢,就是命格的高低問題啊。正如人的先天素質,體質好的人偶感風寒,有個七天八天也就不藥而愈了,體質差的人呢,輕則十天半月,重則一月半年,也不能康復。命格高的人,有時候遇到一生最大的災難,在命格低的人看來,也不過是他司空見慣的毛毛雨啦。如果我們能夠把握命格的成敗高低,那么在推斷吉兇禍福的程度上就會更接近事實。所以,《燭神經》里說:“凡推命之禍福,須先度量其基地厚薄,然后定災福。如命有十分福氣,行三四分惡運都不覺兇,福力厚故也;若五六分惡運,只細累浮災而已,至七八分惡運,方有重災。如只有五分福氣,行三四分惡運為甚兇,若四五分惡運則死,基地不牢故也。” 《淵海子平》中還有專門以格局論生死的方法:“印綬見財行財運又兼死絕,必入黃泉,柱有比劫,庶幾可解;正官見殺及傷官,刑沖破害,歲運相并必死;正財偏財見比肩分奪,劫財陽刃,又見歲運沖合必死······”可見,以月令用神斷生死大災,是古傳的正宗大法。

郝學:領教啦!

古正:第四呢,就是根據月令用神(格局)的成敗高低,有助于推斷出命主的事業趨向。 你們倆親眼所見的那位盲人命師,鐵口直斷你們的縣委書記不是生意人,而是全縣最大的官兒,這就是從月令用神看出來的。一般官殺格不破的話,命主必是官場中人,這是不會錯的。其實,命式分格基本上就是按事業分類的。所以古代命書上凡論格之處就都在論事業趨向,比如《子平真詮》里論傷官格時就說:“傷官雖非吉神,實為秀氣,故文人學士,多于傷官格內得之。”《精微篇》還說:“陽刃偏官有制,膺職掌于兵刑;正官正印無破,牧黎庶為守令;財物稼穡,給餉之官;飛祿朝陽,侍從之職。”《元妙論》也說:“壬趨艮而甲趨乾,清名之士;辛朝陽而乙鼠貴,文學之官,”等等。只不過古代的事業分類比較簡單,我們還須根據現在的實際情況作一些相應的調整。

郝學:哦,知道啦。原來看事業趨向,古人留下了這么多的法門啊,可是現在的命書都弄丟了這些東西呢。

古正:第五呢,根據月令用神(格局)的成敗高低,有助于推斷出命主的心性特征。 西方人說:性格決定命運。但是,什么決定性格呢?在現代科學觀看來,人體內的DNA遺傳密碼決定性格。因此,通過解讀八字就能解讀性格,或者說,有什么樣的八字,就有什么樣的性格。古人專門寫有以命格論性格的文章,就是《相心賦》。該文說:“官星悌愷,貴氣軒昂,性優游而仁慈寬大,懷豁達而和暢聲音,豐姿美而秀麗,性格敏而聰明。印綬主多智慧,豐身自在心慈。食神善能飲食,體厚而好謳歌。偏官七殺,勢壓三公,喜酒色而偏爭好斗······”此外,在其它命書里,也或多或少都有一些以命格論性格的文字。如《滴天髓》里的“性情篇”中說:“凡傷官格,清而得用,為人恭而有禮,和而中節,人才卓越,學問淵深,反此者傲而多驕,剛而無禮,以強欺弱,奉勢趨利。用神多者,少恒一之志,多變遷之心······”《淵海子平》里的“雜論口訣”指出:“財入月令,勤儉慳吝。”意思說,正財格的人,一般都比較樸實、守信、不喜揮霍,你們可以找些正財格的人看看,他們的性格特征就是這樣的。當然,破格了的就要另當別論啦。

郝學:得訣歸來好看書,經過你對用神一詞的詮釋后,我們回去再看那些古命書,相信會容易些的。

夏問:論格局的都有哪些好書啊?

古正:以《子平真詮》為首選必讀、精讀之書,其它可以參讀《淵海子平》、《神峰通考》、《千里命稿》等書,以及《四言獨步》、《五言獨步》、《月談賦》、《千里馬》、《金不換》等一類的命理文章。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請注意甄別內容中的聯系方式、誘導購買等信息,謹防詐騙。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一鍵舉報。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国产成人无码免费视频在线观看,夜夜未满十八勿进的爽爽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