瀟灑叔 / 待分類 / 法院判決對方承擔律師費該如何開具發票?

分享

   

法院判決對方承擔律師費該如何開具發票?

2021-10-11  瀟灑叔

導語

在辦理民事案件中,經常會遇到原告要求被告承擔其實際支出的律師費的情形。如法院支持原告的訴訟請求,判令被告承擔原告支出的律師費,此時被告這方在賬務處理上出現了問題,即被告在將律師費支付給原告時該以何種憑證入賬?是否需要憑發票入賬?如需要發票該由誰開具?

本文中筆者結合稅法及發票管理相關法規的規定,就上述問題作出詳細分析論證,并提供參考解決方案。

作者:劉世君 律師

公眾號:御用大律師

微信號 : sendsmallstop

公眾號簡介

公眾號“御用大律師”由劉世君律師團隊運營,內容均為原創文章。文章側重實用性,不糾結于那些高深的理論,只以現行法律法規、生效裁判案例為依據,介紹一線業務操作辦法,致力于將操作方案落地。在實務操作中,我們的文章可直接拿出來作為工具使用,敬請您閱后收藏。如您對我們感興趣,可在文章底部掃碼關注我們的公眾號。

筆者新書出版,欲購買請點擊以下鏈接:



結論摘要
原告在取得法院判決對方承擔的律師費時是否需要開具發票,需判斷該律師費是否構成“價外費用”

只有在發生增值稅應稅交易時,由銷售方基于交易順利完成或部分完成而取得的“由對方承擔的律師費”構成“價外費用”,屬于增值稅應稅收入,應當由銷售方根據主營業務內容開具發票。

其余情況,均無需開具發票,敗訴方當事人憑法院發票、付款憑證即可入住并辦理企業所得稅稅前扣除手續。律師事務所只能開具發票給自己的委托方,不得將發票開具給對方當事人。

正文


一、“判令對方承擔的律師費”的性質

在分析“判令對方承擔的律師費”該如何入賬以及是否需要開具發票的問題之前,我們應當先對該上述費用的性質進行分析。

律師費是指訴訟當事人為了聘請律師代理訴訟而支付給律師事務所的報酬,律師事務所在收到律師費開具發票給委托方當事人。

根據律師費屬于報酬的屬性來看,律師費所依賴的合同關系為委托方與律師事務所之間的聘請律師合同關系,該合同具有相對性即只約束委托方與律師事務所,不得約束第三人。因此,當法院判令由對方當事人承擔律師費時,只是判決費用的最終承擔者,并不改變聘請律師合同的法律關系,律師事務所無權向沒有合同關系的對方當事人索要報酬。

基于上述原因,在法院判令被告承擔律師費時,律師事務所沒有義務先行將律師費退還給原告。原告需自行向法院申請執行要求被告支付律師費。事實上,原告支出的律師費屬于原告的“損失”,原告要求被告承擔其實際支出的律師費屬于《民法典》第五百七十七條規定的要求對方承擔“賠償損失”的違約責任。故原告在向被告收取律師費時相當于向被告收取了違約金,其賬務及發票處理應當按照違約金的做法處理

二、取得“判令對方承擔的律師費”是否需要開具發票的規則

在筆者上一篇文章《取得違約金是否需要開具發票?》中,筆者對取得的違約金是否需要開具發票問題進行總結,即取得的違約金是否構成“價外費用”。只有在發生增值稅應稅交易時,由銷售方基于交易順利完成或部分完成而取得的違約金構成“價外費用”,屬于增值稅應稅收入,應當開具發票。其余情況,均無需開具發票。

法條鏈接:

《中華人民共和國增值稅暫行條例》

第六條 銷售額為納稅人發生應稅銷售行為收取的全部價款和價外費用,但是不包括收取的銷項稅額。  

銷售額以人民幣計算。納稅人以人民幣以外的貨幣結算銷售額的,應當折合成人民幣計算。

《中華人民共和國增值稅暫行條例實施細則》

第十二條 條例第六條第一款所稱價外費用,包括價外向購買方收取的手續費、補貼、基金、集資費、返還利潤、獎勵費、違約金、滯納金、延期付款利息、賠償金、代收款項、代墊款項、包裝費、包裝物租金、儲備費、優質費、運輸裝卸費以及其他各種性質的價外收費。


故對于原告取得法院判決對方承擔的律師費問題也是按上述方式處理,即判斷是否構成“價外費用”。只有在發生增值稅應稅交易時,由銷售方基于交易順利完成或部分完成而取得的由對方承擔的律師費構成“價外費用”,屬于增值稅應稅收入,應當開具發票。其余情況,均無需開具發票。

在判斷是否屬于“價外費用”時需考慮以下因素:

1、交易的性質
只有增值稅應稅交易才有可能與“價外費用”有關,會涉及開具發票事宜。諸如股權轉讓等非增值稅應稅交易不可能與“價外費用”有關,也不涉及開具發票事宜。

2、收款主體
只有收取價款的銷售方取得對方承擔的律師費才可能構成“價外費用”,支付價款的購買款取得對方承擔的律師費不可能構成“價外費用”。

3、交易履行情況
只有在合同順利履行的情況下取得的對方承擔的律師費才有可能構成“價外費用”,如法院判令合同解除情況下,取得的任何款項均不構成“價外費用”。

具體分析詳見另一篇文章:
取得違約金是否需要開具發票?
劉世君,公眾號:御用大律師取得違約金是否需要開具發票?

三、雙方的賬務處理及稅前扣除憑證

以下筆者通過案例方式詳細介紹具體的賬務處理及開票情況,關于會計科目,本文僅介紹一級科目。

(一)構成“價外費用”情況下的處理

案例:
甲公司向乙公司銷售一批貨物,價稅合計人民幣1130萬元,因乙公司遲延付款6個月,甲公司向法院起訴要求乙公司支付貨款1130萬元并承擔甲公司實際支出的律師費20萬元。甲公司聘請了A律師事務所并支付了20萬元。法院經審理后判決支持甲公司訴訟請求。假設該貨物適用增值稅稅率13%,律師事務所為增值稅一般納稅人。

本案中,因甲公司銷售貨物屬于增值稅應稅交易,甲公司為銷售方,甲公司因合同順利履行而取得有對方支付的律師費,該律師費構成“價外費用”。以下我們就相關賬務處理及開票情況分析如下:

1.甲公司支付A律師事務所20萬元律師費的處理

甲公司采購法律服務并支付律師費,A律師事務所在取得20萬元律師費后應當以律師事務所名義開具增值稅專用發票給甲公司,甲公司憑該發票入賬扣除進項稅額并進行企業所得稅稅前扣除。甲公司應當將律師費計入管理費用:

借:管理費用18.87萬元
    應交稅費—應交增值稅(進項稅額)1.13萬元
貸:銀行存款20萬元

注:

應交稅金是指A律師事務所應當繳納的增值稅稅款,計算方式為:20萬元÷1.06×6%=1.13萬元(四舍五入)。因A律師事務所開具增值稅專用發票,故該稅款甲公司可以作為進項稅額抵扣自己應當繳納的增值稅。


2.在法院判決生效后甲公司就該筆律師費的處理

根據《增值稅暫行條例》第十九條第一款的規定,法院判決對方支付價款,相當于“取得索取銷售款項憑據”。故判決生效后的判決給付日為增值稅納稅義務發生時間,此時甲公司應當確認收入并在法定的期限內申報該筆增值稅應稅收入。至于發票,可以等到實際收款款項后再開具,但應當先行申報繳納增值稅。

因該筆律師費定性為“價外費用”,故甲公司應當將該律師費計入主營業務收入:
借:應收賬款——乙公司20萬元
貸:營業收入17.7萬元
    應交稅費—應交增值稅(銷項稅額)2.3萬元

增值稅=20萬元÷1.13×13%=2.3萬元(四舍五入)


3.甲公司實際取得乙公司支付的該筆律師費的處理

收款后由甲公司按主營業務內容開具發票給乙公司,具體發票類型(增值稅專用發票或增值稅普通發票)根據雙方的約定開具。本案假設甲公司開具增值稅專用發票。
借:銀行存款20萬元
貸:應收賬款—乙公司20萬元

4.乙公司支出該筆律師費的處理

對于乙公司而言,該筆律師費支出屬于購買貨物的成本,應當計入存貨計稅基礎。
借:存貨17.7萬元
    應交稅費—應交增值稅(進項稅額)2.3萬元
貸:銀行存款20萬元

小結

這筆20萬元律師費的業務中,A律師事務所繳納增值稅1.13萬元,實現律師費收入18.87萬元;甲公司繳納增值稅1.17萬元(2.3萬元-1.13萬元),實現營業收入17.7萬元,產生管理費用支出18.87萬元;乙公司未繳納任何稅費,存貨的計稅基礎增加17.7萬元。

甲公司憑律師事務所的發票抵扣增值稅進項稅額并進行企業所得稅稅前扣除;乙公司支出的20萬元中,由2.3萬元屬于增值稅進項稅額,可以憑甲公司開具的增值稅專用發票進項稅前扣除,剩余17.7萬元只能憑甲公司開具的發票計入存貨計稅基礎,當期不得抵扣企業所得稅,只能在將來賣出貨物時計入營業成本進行企業所得稅稅前扣除處理。

(二)不構成“價外費用”的處理

案例:
甲公司向乙公司銷售一批貨物,價稅合計人民幣1130萬元。乙公司全額支付貨款,但因因公司遲延交貨6個月,乙公司向法院起訴要求甲公司退還貨款1130萬元并承擔乙公司實際支出的律師費20萬元。乙公司聘請了B律師事務所并支付了20萬元。法院經審理后判決支持乙公司訴訟請求。假設該貨物適用增值稅稅率13%,B律師事務所為增值稅一般納稅人。

本案中,甲公司銷售貨物屬于增值稅應稅交易,乙公司為購買方并非銷售方,乙公司因解除合同而取得有對方支付的律師費而并非因合同繼續履行而取得費用,故該律師費不構成“價外費用”。以下我們就相關賬務處理及開票情況分析如下:

1.乙公司支付B律師事務所20萬元律師費的處理

B律師事務所在取得20萬元律師費后應當以律師事務所名義開具增值稅專用發票給乙公司,乙公司憑該發票入賬扣除進項稅額并進行企業所得稅稅前扣除。乙公司應當將律師費計入管理費用(僅涉及一級科目):
借:管理費用18.87萬元
    應交稅費—應交增值稅(進項稅額)1.13萬元
貸:銀行存款20萬元

注意:

此時乙公司不可將該筆支出作為“其他應收款”處理,因為最終律師事務所是不會退還該筆款項,而是由乙公司向甲公司索要。乙公司與B律師事務所之間的交易客觀發生后不會因法院判決轉嫁律師費而取消,故此處不能作為應收款處理。



2.在法院判決生效后乙公司就該筆律師費的處理

因該筆律師費不屬于“價外費用”,故乙公司無需繳納增值稅,也無需開具發票。乙公司應當將該律師費計入營業外收入:
借:應收賬款——甲公司20萬元
貸:營業外收入20萬元

注意:

此處乙公司不可將收到的律師費抵消應收款,因為該款項并非B律師事務所退費,而是由甲公司賠償乙公司的損失,故該賠償損失構成營業外收入,在企業所得稅法上屬于“其他收入”。


3.乙公司實際取得甲公司支付的該筆律師費的處理

收款后乙公司無需開具發票,只需出具收據。甲公司憑法院判決及銀行轉賬記錄、乙公司出具的收據入賬。
借:銀行存款20萬元
貸:應收賬款—甲公司20萬元

4.甲公司支出該筆律師費的處理

甲公司憑法院判決及銀行轉賬記錄、乙公司出具的收據即可辦理企業所得稅稅前扣除手續。對于甲公司而言,該筆律師費支出屬于營業外支出:
借:營業外支出20萬元
貸:銀行存款20萬元

小結

這筆20萬元律師費的業務中,B律師事務所繳納增值稅1.13萬元,實現律師費收入18.87萬元;乙公司無需繳納增值稅,但因實現營業外收入20萬元,需,需申報繳納企業所得稅,在計算企業所得稅時可扣除管理費用18.87萬元;甲公司無需繳納任何稅費,其支出的20萬元可以抵扣企業所得稅。

乙公司憑B律師事務所的發票抵扣增值稅進項稅額并進行企業所得稅稅前扣除;甲公司支出的20萬元,可以憑法院判決及銀行轉賬記錄、乙公司出具的收據即可辦理企業所得稅稅前扣除手續。

★ 總結 ★

原告在取得法院判決對方承擔的律師費時是否需要開具發票,需判斷該律師費是否構成“價外費用”。

只有在發生增值稅應稅交易時,由銷售方基于交易順利完成或部分完成而取得的“由對方承擔的律師費”構成“價外費用”,屬于增值稅應稅收入,應當由銷售方根據主營業務內容開具發票;敗訴方憑銷售方的發票將該支出計入存貨的計稅基礎。

其余情況,均無需開具發票,敗訴方當事人憑法院發票、付款憑證即可入住并辦理企業所得稅稅前扣除手續。律師事務所只能開具發票給自己的委托方,不得將發票開具給對方當事人。

劉世君
律師 注冊會計師
北京市隆安律師事務所上海分所
上海市律師協會第十一屆財稅業務委員會委員

上海市股權專業律師;致力于股權交易、投融資并購、公司治理與股權激勵業務,擅長重大復雜訴訟與仲裁業務,尤其是對賭糾紛、股權糾紛案件;劉律師秉持技術驅動法律理念,在服務中側重法財稅一體化服務,綜合考慮法律方案與財務、稅務及其他專業領域銜接,一站式解決客戶需求。
微信號:sendsmallstop

聲明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国产成人无码免费视频在线观看,夜夜未满十八勿进的爽爽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