瀟灑叔 / 待分類 / 獨立執業律師該如何選擇納稅身份

分享

   

獨立執業律師該如何選擇納稅身份

2021-10-01  瀟灑叔

導語

《律師需要交哪些稅?》《提成律師辦案費用稅前扣除政策的深度解析》《提成律師個人所得稅問題詳解》三篇文章后,本作為“律師業涉稅專題”的第四篇文章。在稅法上,獨立執業律師主要分為提成律師(雇員律師)與出資律師兩種類型。本文主要介紹提成律師與出資律師兩種不同的納稅身份主體所適用的不同的個人所得稅政策,通過案例分析兩者的稅負差異,并對律師最終的身份選擇提供建議。
因本文主要針對獨立執業的律師面臨的稅務困惑作出解答,故授薪律師、兼職律師不在本文探討范圍。

作者:劉世君 律師

結論摘要
獨立執業律師在選擇納稅身份時需要綜合考慮:創收金額水平、律所公共費用分攤政策(律所抽成)、社保及公積金因素、隱性支出情況、在外兼職情況、在外兼營情況、計劃在律所執業時間長短情況等因素。
對于業務創收金額水平較低或隱性支出較多的律師而言,可以考慮選擇提成律師身份,這樣稅務征管的壓力較小。
對于業務創收金額水平較高的律師而言,可以考慮選擇出資律師身份。一方面社保費用、稅負可控,另一方面成為備案合伙人的榮譽感會給律師帶來各種潛在利益,可能遠遠超過稅收利益。

正文

01

提成律師的個人所得稅政策


本文所稱提成律師,是指具備律師資格,非律師事務所備案登記的合伙人,與律師事務所建立勞動關系并按規定的比例對收入分成,律師事務所不負擔律師辦理案件支出的費用(如交通費、資料費、通訊費及聘請人員等費用)的律師。
按照上述定義,提成律師在稅法上對應的概念為雇員律師。
提成律師的個人所得稅計算公式如下:

個人所得稅應納稅額
=應納稅所得額×適用稅率(3%-45%超額累進稅率)-速算扣除數

應納稅所得額
=全年總收入-全年辦案費用-律協培訓費用-當年律師的個人扣除額

上述應納稅額及應納稅所得額的詳細介紹詳見筆者前兩篇文章:《提成律師辦案費用稅前扣除政策的深度解析》《提成律師個人所得稅問題詳解》。

02

出資律師的個人所得稅政策


本文所指出資律師,是指在司法行政部門頒發的《律師事務所執業許可證》中登記注冊的合伙人律師。很多律師事務所內部冊封的“高級合伙人”、“權益合伙人”、“合伙人”、“主任”等,如未在司法行政部門登記為合伙人,在稅法上一律不屬于出資律師。
出資律師按律師事務所全年的稅收利潤(經過納稅調整的會計利潤)乘以約定的分配比例取得屬于自己部分的應分配利潤,以此減去個人扣除額作為應納稅所得額。然后,將全年應納稅所得額乘以經營所得5%-35%超額累進稅率計算全年應納稅額。
應納稅所得額=(律所收入-稅費-辦案成本-律所經營成本費用)×分配比例-當年的個人扣除額
應納稅額=應納稅所得額×適用稅率(5%-35%)-速算扣除數

03

提成律師與出資律師的稅負差異


以下我們通過具體的案例計算提成律師與出資律師的稅負差異。

案情:

A律師事務所為增值稅一般納稅人(稅率6%),當地適用的增值稅附加稅費合計12%(城市維護建設稅7%、教育費附加3%、地方教育附加2%),案例中不考慮增值稅進項抵扣金額。
當地的稅務機關對提成律師采取“30%無票扣除額”簡易征管方式。張律師的全年減除費用為6萬元、專項附加扣除總額為4萬元,張律師除了本單位收入外沒有其他收入、沒有捐贈支出及其他案例未列舉的支出。
案例中出資律師的應納稅所得額計算方式中僅以律師個人收支相抵計算稅費,不考慮律所其他利益分配調撥問題。
現張律師執業年限符合做合伙人的資質,正在猶豫到底是做合伙人(出資律師)還是做提出律師。
以下從張律師每年不同的創收金額(含增值稅收入額)進行稅負分析:

(一)情形一:不考慮任何辦案支出及社保因素,僅考慮稅費


假設張律師自己獨自執業、沒有請助理、全年辦案沒有任何支出,也不考慮社保及律所公共費用分攤因素,僅考慮稅費,純粹計算其理論上的最高稅負,分析如下:

1.計算稅費的種類
主要涉及增值稅及附加稅(城市維護建設稅、教育費附加、地方教育附加)、個人所得稅。

2.計算稅費的公式及涉及的參數
(1)如為出資律師
應納稅額=應納稅所得額×適用稅率(5%-35%)-速算扣除數
應納稅所得額=創收金額-增值稅及附加稅費-減除費用-專項附加扣除

注:

上文提到,出資律師是按律所整體收入減去成本費用后,按各個合伙人約定的分配比例確定經營利潤,然后再減去個人減除項目后確定應納稅所得額。公式為【應納稅所得額=(律所收入-稅費-辦案成本-律所經營成本費用)×分配比例-當年的個人扣除額】。案例中,為了計算方便,假設該律所單獨為出資律師建賬并以其個人收支情況進行申報納稅。


各參數說明(下文中涉及參數定義均相同):

創收金額:全年含增值稅總收入,簡單的理解就是含稅開票金額。
減除費用:每人每年6萬元。
專項附加扣除:包括子女教育、繼續教育、大病醫療、住房貸款利息或者住房租金、贍養老人支出,案例中全年固定為4萬元。

(2)如為提成律師
個人所得稅應納稅額
=應納稅所得額×適用稅率(3%-45%超額累進稅率)-速算扣除數
應納稅所得額
=創收金額-增值稅及附加稅費-辦案費用-減除費用-專項附加扣除

注:

雖然案例中假設沒有辦案費用,但因為當地存在“30%無票扣除額”的征管政策,故在計算提成律師個人所得稅時憑空扣減了辦案費用,實際該費用并未支出,相當于取得稅收優惠。

此處辦案費用=不含稅收入×30%


3.稅費測算
案例中,我們假設張律師全年創收金額為20萬元、50萬元、100萬元、200萬元、300萬元、500萬元、600萬元、700萬元、800萬元、1000萬元這10個金額,分別測算相對應的稅費。具體詳見下圖:


分析

通過上述稅費測算可以看出:

(1)出資律師明顯比提成律師稅負更重

因增值稅及附加稅費的計算以收入額為基數,故增值稅及附加稅費的稅負一致,稅負差異主要體現在個人所得稅。

個人所得稅差異的理由是在律師沒有實際辦案費用支出的情況下,提成律師靠著“30%無票扣除額”的征管口徑憑空多了抵扣金額,導致其在相同創收金額的情況下應納稅所得額更低,進而其個人所得稅稅負更低。

如當地沒有“30%無票扣除額”的政策,則提成律師在創收金額約135萬元之前稅負更輕,在135萬元之后稅負更重。在創收1000萬元時,稅負達46.22%!幾乎創收的一半要用于交稅!理由是提成律師的個人所得稅最高檔稅率為45%,高于出資律師最高檔稅率35%。

(2)稅負率與創收金額成正比

因為個人所得稅綜合所得、經營所得都采取超額累進稅率,即收入越高適用稅率也越高,導致隨著創收金額的上升稅負率也一起上升。

案例中創收1000萬元時,出資律師的稅負率高達38.12%!即1000萬元中3,811,575.47元用于交稅,稅負畸重!提成律師稅負率也高達33.48%

(3)凈利率與自由支配比例金額一致

凈利率是指,凈利潤占創收金額的比例(凈利潤÷創收金額×100%)。

凈利潤是指,律師的收入減去各項成本費用及個人所得稅后的利潤,即純到手利潤,反映出律師當年真實的盈利情況。案例中出于平衡出資律師與提成律師計算口徑考慮,在計算凈利潤時沒有扣減辦案費用,故案例中的凈利潤水平可能偏高。

自由支配比例是指,自由支配金額占創收金額的比例(自由支配金額÷創收金額×100%)。

自由支配金額是指,律師的收入減去稅費、律所抽成(公共費用)、社保公積金后到手可自由支配的金額,反映出律師在創收后可從律所體現出來自由使用的經濟利益。自由支配金額減去成本費用后就是凈利潤。

律師業內俗稱的“提成比例”其實并非指凈利率,而是自由支配比例。

在案例情形一中,因不存在辦案費用、助理支出、律所抽成等因素,故此時凈利率等于自由支配比例。


小結

在不考慮任何辦案支出及社保、律所抽成因素,僅考慮稅費的情況下,需看當地是否存在“30%無票扣除額”的征管政策。
如存在,則提成律師的稅負比出資律師低,選擇提成律師更合算。案例中的張律師應當選擇做提成律師。
如不存在,根據創收金額決定。創收金額低于135萬元,選擇做提成律師;創收金額高于135萬元,選擇做出資律師。

實務中,很多財稅人員在做稅費測算時都采取上述方式測算稅費。然而,筆者認為在測算稅費時必須考慮成本費用支出情況,畢竟這個數據會影響到應納稅所得額的計算,很少有行業只有收入沒有支出。故下文中我們根據現實情況加入更多的參數進去,更精準地測算稅費。

(二)情形二:考慮辦案支出及社保因素,但不考慮律所公共費用分攤政策


在情形二中,我們需詳細考慮張律師的各項成本費用支出及社保情況,力爭最大程度還原真實的律師執業情況,更為精準地計算稅費。但作為對比提成律師與出資律師不同的稅負情況,我們必須采取控制變量法,兩者的各項條件因素應當盡可能地一致,才能對比稅負的區別。故情形二中,我們假設兩者在律師事務所公共費用承擔(俗稱“律所抽成”)政策一致。

假設:
當地基本養老保險個人承擔部分8%、單位16%;基本醫療保險(含生意保險)個人承擔部分2%、單位10.5%;失業保險個人承擔部分0.5%、單位0.5%;工傷保險單位承擔0.16%;住房公積金的個人承擔部分7%、單位7%。當地職工月平均工資為10338元,月繳費基數在5975元-31014元之間,年繳費基數在71700元-372168元。

律所對于律師的政策為:
無論是提成律師還是出資律師,均按不含增值稅收入的85%支付辦案分成,剩余15%為律所管理費及增值稅的附加稅費。律所不支付任何其他薪酬、不承擔辦案費用,一切辦案費用、助理支出及社保費用(包括單位及個人部分)均由律師自己承擔。

1.計算稅費的種類
案例中主要涉及增值稅及附加稅(城市維護建設稅、教育費附加、地方教育附加)、個人所得稅。除了稅費外,還需考慮五險一金。

2.計算稅費的公式及涉及的參數
(1)如為出資律師
應納稅額=應納稅所得額×適用稅率(5%-35%)-速算扣除數
應納稅所得額=創收金額-增值稅-律所抽成-助理支出-辦案費用-社保單位部分-減除費用-專項扣除-專項附加扣除

各參數說明:

創收金額:全年含增值稅總收入,簡單的理解就是含稅開票金額。

律所抽成:律師交給律師事務所的公共費用,為不含稅收入的15%,其中包含增值稅的附加稅。

助理支出:案例中的助理支出采取根據創收金額階梯式遞增的方式,創收100萬元以下不請助理,0元;100萬元-200萬元,助理支出15萬元;200萬元-300萬元,助理支出45萬元;300萬元-500萬元,助理支出85萬元;500萬元-700萬元,助理支出120萬元;700萬元-1000萬元,助理支出200萬元。

辦案費用:除助理支出、五險一金、律所抽成外的全部支出,具體金額每個律師各有不同,無法準確計算。案例中我們采取推測法,將辦案費用分為固定費用+變動費用。固定費用根據創收金額按階梯式遞增,創收20萬元以下,為2萬元;20萬元-50萬元,為5萬元;50萬元以上,為10萬元。變動費用的計算方式參照《國家稅務總局關于律師事務所從業人員有關個人所得稅問題的公(國家稅務總局公共2012年第53號)》第三條的規定進行推算,創收不超過50萬元的部分,為8%;創收超過50萬元至100萬元的部分,為6%;創收超過100萬元的部分,為5%。

社保單位部分:出資律師社保選擇最低繳費基數計算,即年71700元。社保及公積金單位部分每年合計為繳費基數的34.16%。

減除費用:每人每年6萬元。

專項扣除:為社保及公積金的個人承擔部分,計算基數按年71700元計算。

專項附加扣除:包括子女教育、繼續教育、大病醫療、住房貸款利息或者住房租金、贍養老人支出,案例中全年固定為4萬元。


(2)如為提成律師
個人所得稅應納稅額
=應納稅所得額×適用稅率(3%-45%超額累進稅率)-速算扣除數

應納稅所得額
=創收金額-增值稅-律所抽成-辦案費用-減除費用-專項扣除-專項附加扣除

各參數說明:

創收金額:全年含增值稅總收入,簡單的理解就是含稅開票金額。

律所抽成:律師交給律師事務所的公共費用,為不含稅收入的15%,其中包含增值稅的附加稅。

辦案費用:案例中提成律師的辦案費用采取“30%無票扣除額”方式,即按照分成收入的30%計算辦案費用,辦案費用=(創收金額-增值稅-律所抽成)×30%。

減除費用:每人每年6萬元。

專項扣除:為社保及公積金的個人承擔部分,計算基數為辦案分成收入總額。

專項附加扣除:包括子女教育、繼續教育、大病醫療、住房貸款利息或者住房租金、贍養老人支出,案例中全年固定為4萬元。


3.稅費測算
案例中,我們假設張律師全年創收金額為20萬元、50萬元、100萬元、200萬元、300萬元、500萬元、600萬元、700萬元、800萬元、1000萬元這10個金額,分別測算相對應的稅費。具體詳見下圖:


分析

通過上述稅費測算可以看出:

(1)在創收300萬元以下時出資律師稅負更高,在創收300萬元以上時提成律師稅負更高

在案例中我們可以看到,考慮到辦案費用的實際支出情況,出資律師雖然沒有“30%無票扣除額”政策,但其實際發生的費用可據實扣除。對于出資律師而言,其助理支出加辦案費用合計總額往往高于提成律師按照“30%無票扣除額”方式計算出來的辦案費用,主要是隨著創收金額上升助理支出增加明顯。提成律師采取“30%無票扣除額”后其實際支出的助理費用不能再扣除,由此導致提成律師比較“吃虧”。

在創收低于300萬元時,因助理支出金額較小,故提成律師可抵扣金額多,應納稅所得額較小;但在創收金額高于300萬元,因助理支出金額增加,故出資律師可抵扣金額增加,應納稅所得額較小,由此導致稅負比提成律師輕。即使在應納稅所得額相同情況下,因提成律師最高檔稅率45%高于出資律師最高檔稅率35%,故隨著創收金額上升,出資律師的稅負比提成律師越低。

(2)稅負率與創收金額成正比,但上限有限

在考慮實際成本費用情況下,律師的稅負就沒情形一中這么高。在創收金額1000萬元時,出資律師的稅負率為24.1%、提成律師的稅負率為29.04%,遠低于情形一。理由是,隨著創收的增加律師的成本費用也會隨之增加,尤其是助理支出。當律師自己忙不過來時,必須聘請有律師資格、經驗豐富、能獨當一面的資深律師做助理才能幫自己分憂,此時助理費用將大大提升,由此增加稅前扣除金額,導致應納稅所得額降低。

(3)提成律師的社保支出遠遠高于出資律師

在案例中可以看到,提成律師隨著創收增加,社保繳費基數也不斷提高。當創收達到663000元時,社保繳費基數達法定上限年372,168元,提成律師每年承擔的社保費用(單位與個人合計)192,261.99元!壓力巨大!

相比而言,出資律師取得的收入不屬于“工資薪金所得”,故不納入社保繳費基數。即出資律師的社保繳費基數與收入金額不掛鉤,可自由選擇繳費基數。案例中,出于節約考慮,出資律師選擇最低繳費基數年71,700元,每年穩定承擔社保費用(單位與個人合計)37,040.22元,比提成律師最高繳費時少交155,221.77元。這大大增加了出資律師可支配的收入金額!

(4)隨著創收增高,社保費率逐漸下降

社保費率是指社保費用(單位與個人合計)占創收金額的比例,即每開一張票就要交多少比例的社保費用。

案例中,在創收金額663000元以下時,提成律師的社保費率穩定在29%。相當于變相征收了29%的稅收!在創收金額超過663000元后,社保繳費基數達到法定上限,社保費用不再與創收金額成比例增長,由此導致社保費率逐漸下降。

對于出資律師而言,因一直按最低基數繳費,故其社保費率持續下降,最終忽略不計。

(5)出資律師自由支配比例(提成比例)及凈利率均高于提成律師

在案例中可以看出,在各個創收段出資律師自由支配比例(提成比例)及凈利率均高于提成律師,但差距逐漸減小。主要原因在于:1、提成律師每年的社保支出更多,導致利潤下降、可自由支配金額下降;2、隨著創收增高,提成律師的稅負也高于出資律師,導致利潤下降、可自由支配金額下降,但因為分母增加的速度大于分子增加的速度,導致比例差距逐漸減小。

值得注意的是,案例中的隨著創收金額的提高,自由支配比例(提成比例)變化不大,但凈利率下降明顯。主要原因是助理支出增加。


小結

在情形二中,我們需詳細考慮張律師的各項成本費用支出及社保情況,力爭最大程度還原真實的律師執業情況,更為精準地計算稅費。通過對比出資律師與提成律師在不同創收金額情況下的稅負及凈利率、自由支配比例(提成比例)情況進行綜合分析,得出結論如下:
無論是何種創收金額水平,出資律師均比提成律師合算。
在創收金額低的情況下,雖然提成律師稅負更低,但社保費率極高導致利潤下降;在創收金額高的情況下,出資律師無論是稅負還是社保費率均比提成律師低,由此導致凈利率、自由支配比例(提成比例)均比提成律師高。
當然,需要特別說明的是,案例中的出資律師的辦案費用已經取得合法的發票(或憑證)可供稅前扣除。實踐中,湊發票非常困難,相比而言提成律師如享有“30%無票扣除額”政策則可無需湊這么多發票。

(三)情形三:同時考慮辦案支出、社保因素及律所公共費用分攤政策


情形二中雖然綜合考慮了現實生活中的各種具體細節,但出于控制變量的考慮,默認出資律師與提成律師在律師事務所的公共費用承擔(律所抽成)制度一致。但現實中,很多律所出于鼓勵律師增加創收的意圖,往往會對出資律師與提成律師采取不同的公共費用承擔(律所抽成)制度。如律所抽成規則不同,則雙方的稅負等情況又會有所變化。以下我們就考慮該變化進行分析。

假設:
律所對于律師的政策為:
提成律師:按不含增值稅收入的85%支付辦案分成,剩余15%為律所管理費及增值稅的附加稅費。律所不支付任何其他薪酬、不承擔辦案費用,一切辦案費用、助理支出及社保費用(包括單位及個人部分)均由律師自己承擔。
出資律師:出資律師承擔自己支出的辦案費用、稅費、助理支出及社保費用(包括單位及個人部分)以及每年分攤律所公共費用支出(含行政人員工資、房租、其他行政支出、房間座位費)10萬元。

1.計算稅費的種類
案例中主要涉及增值稅及附加稅(城市維護建設稅、教育費附加、地方教育附加)、個人所得稅。除了稅費外,還需考慮五險一金、律所公共費用情況。

2.計算稅費的公式及涉及的參數
(1)如為出資律師
應納稅額=應納稅所得額×適用稅率(5%-35%)-速算扣除數
應納稅所得額=創收金額-增值稅-律所抽成-助理支出-辦案費用-社保單位部分-減除費用-專項扣除-專項附加扣除

各參數說明:

律所抽成:對于出資律師而言,每年無論盈虧情況,均固定繳納10萬元,另外自行承擔增值稅的附加稅(城市維護建設稅、教育費附加、地方教育附加)。

其他參數同情形二。


(2)如為提成律師
個人所得稅應納稅額
=應納稅所得額×適用稅率(3%-45%超額累進稅率)-速算扣除數

應納稅所得額
=創收金額-增值稅-律所抽成-辦案費用-減除費用-專項扣除-專項附加扣除

各參數說明:

律所抽成:律師交給律師事務所的公共費用,為不含稅收入的15%,其中包含增值稅的附加稅。

其他參數同情形二。


3.稅費測算
案例中,我們假設張律師全年創收金額為20萬元、50萬元、100萬元、200萬元、300萬元、500萬元、600萬元、700萬元、800萬元、1000萬元這10個金額,分別測算相對應的稅費。具體詳見下圖:



分析

通過上述稅費測算可以看出:

(1)整體而言出資律師稅負高于提成律師,但隨著創收金額上升,稅負相差逐漸減小

在案例中我們可以看到,因律所抽成政策不同,導致在創收高的情況下出資律師的律所公共費用支出顯著低于提成律師,由此導致其應納稅所得額高于提成律師,進而導致其個人所得稅高于提成律師。

在創收200萬元時,稅負率差最大,出資律師稅負率比提成律師高6.42%。隨著創收金額逐步上升,稅負率差逐漸減小,到1000萬元時,出資律師比提成律師低0.57%。主要原因是出資律師的最高檔稅率為35%,低于提成律師的最高檔稅率45%,故盡管出資律師的應納稅所得額高于提成律師,但其影響被稅率差給抵消了。

(2)稅負率與創收金額成正比,但上限有限

與情形二相似,在考慮實際成本費用情況下,律師的稅負就沒情形一中這么高。在創收金額1000萬元時,出資律師的稅負率為28.47%、提成律師的稅負率為29.04%,低于情形一但高于情形二。理由是,對于出資律師而言,隨著律所抽成的降低利潤逐漸增加,自然稅負上升。

(3)提成律師的社保支出遠遠高于出資律師,隨著創收增高,社保費率逐漸下降

與情形二一致,不再展開。

(4)出資律師的自由支配比例(提成比例)隨著創收金額上升而增加,基本上均高于提成律師

案例中,出資律師的自由支配比例(提成比例)在創收50萬元以上后穩定在60%-70%之間,創收達300萬元以后穩定在70%左右。相比而言,提成律師的的自由支配比例(提成比例)穩定在49%-57%之間,遠低于出資律師。

但在創收20萬的時候,出資律師的支配比例(提成比例)僅為25.14%,遠小于提成律師的51.19%!

主要原因就在于案例中的出資律師按固定金額承擔律所公共費用,該費用不與創收金額掛鉤,故在創收達到一定標準時就可以完全忽略這部分支出。而提成律師的律所公共費用與創收金額掛鉤,故在創收金額增加時同步增加律所抽成。在創收達1000萬元時,案例中的提成律師要比出資律師多承擔1,247,169.81元律所公共費用,等于向律所交稅。

(5)出資律師凈利率隨著創收金額的增長呈兩端低中間高的拋物線形態,基本上均高于提成律師

案例中,出資律師的凈利率先是逐步上升,在創收金額100萬元的最高點67.97%后逐步下降,最終穩定在50%左右。

影響凈利率的主要因素在于:1、律所抽成;2、助理支出。

因出資律師固定金額律所抽成,導致隨著創收的提升抽成率逐漸降低,由此增加凈利潤。然而,自創收100萬元之后需要聘請助理,導致助理支出增加,由此降低凈利潤。因此,案例中的出資律師在創收100萬元這個階段凈利率最高。

(6)提成律師的凈利率隨著創收的增加而逐漸減少

案例中,提成律師在創收300萬元以下時凈利率均在50%以上,但超過300萬元以后凈利率降到50%以下,在創收800萬元時僅為30.73%。

主要原因在于:1、律所的抽成過高導致利潤下降;2、助理支出增加導致利潤下降;3、助理的支出未能全面抵扣稅收導致稅負增加。

基于上述原因,僅在創收20萬元時,提成律師凈利率高于出資律師,其他情況下出資律師均高于提成律師。

小結

在情形三中,我們除了詳細考慮張律師的各項成本費用支出及社保情況外,還考慮到律所的抽成政策差異。通過對比出資律師與提成律師在不同創收金額情況下的稅負及凈利率、自由支配比例(提成比例)情況進行綜合分析,得出結論如下:
在創收金額低的情況下,選擇提成律師更合算。因為此時提成律師社保壓力沒這么明顯,但律所最低抽成金額的存在導致出資律師的主要收入均用于支付律所抽成;
在創收金額高的情況下,選擇出資律師更合算。出資律師雖然稅負比提成律師略高,但社保費率、律所抽成金額均比提成律師低,由此導致凈利率、自由支配比例(提成比例)均比提成律師高。
僅案例而言,創收金額高低的參考線約為32萬元。

04

提成律師與出資律師優劣分析


通過上述案例分析,我們可以看出提成律師與出資律師兩者的差異。對比出資律師而言,提成律師的利弊如下:

(一)創收低時稅負較低
提成律師因適用“工資薪金所得”超額累進稅率,在收入低時適用較低檔次稅率,故稅負低。但當收入上升后適用較高檔次稅率,導致稅負不可控。
相比而言,出資律師在創收低時稅負低,在創收高時稅負可控。

(二)社保壓力大
提成律師因適用“工資薪金所得”,辦案分成收入在法律上屬于“計件工資”范疇,故納入到社保及公積金的繳費基數,由此導致社保壓力巨大。創收一高就很容易定格繳納社保,由此導致到手利潤減少。
相比而言,出資律師因適用“經營所得”,收入在法律上屬于“分紅”性質收入,不納入社保及公積金的繳費基數,故可自行選擇社保繳納基數。由此,無論創收多高,出資律師均可選取較低的繳費基數控制社保支出。
當然,社保多交最終也是對律師自己有利,因此在選擇納稅身份的時候,需適當放寬對社保因素的考慮。

(三)發票壓力小
在部分省市對提成律師實行“30%無票扣除額”征管政策,故此時提成律師的發票壓力較小。尤其在創收高的時候,如果無法取得大金額的發票,可憑“30%無票扣除額”抵扣大量稅收,造成稅負可控。
相比而言,出資律師因不存在“30%無票扣除額”征管政策,故任何支出均需憑發票(或其他憑證)辦理稅前扣除,否則將無法抵扣稅收。在創收金額高的時候,將增加找票的難度。

注:

本文所指找票是指存在真實交易情況下,因交易對方原因而無法開具發票,進而造成索取發票難的情形。切不可虛構交易事實虛開發票,虛開發票是違法犯罪行為!


(四)法律及稅務風險小
提成律師在法律上屬于律所員工,故律所的法律及稅務風險往往與提成律師無關。而出資律師屬于律所產權人,一方面需對律所債務承擔連帶清償責任,另一方面一旦因個人所得稅原因而被稅務稽查,全體合伙人均屬于被稽查對象,自己往往會因為其他人的違法行為而被牽連。
當然,隨著現在律師執業保險的普及,主要風險均被保險給覆蓋,故風險因素不必過于在意。

(五)轉所辦手續方便
提成律師在法律上屬于律所員工,轉所時直接辦理退工即可。而出資律師屬于律所產權人,如要轉所需辦理退伙手續,需要其他合伙人簽字,辦理手續復雜。

(六)可享受離職補償免稅待遇
提成律師在法律上屬于律所員工,在解除勞動合同離職取得經濟補償金時可以適用《關于個人所得稅法修改后有關優惠政策銜接問題的通知(財稅〔2018〕164號)》第五條的稅收優惠政策,對于離職補償款在當地上年職工平均工資3倍數額以內的部分,免征個人所得稅。
提成律師在離職時可通過離職補償款的方式將提成款提出來,在一定限額內免個人所得稅。參照案例中某東部沿海城市的金額,限額為372,168元。
相比而言,出資律師因不是律所員工,故不適用這個政策。

(七)在外兼職收入稅負更高
提成律師取得的收入屬于綜合所得中的“工資薪金所得”,此時如在外兼職取得勞務報酬所得也將并入綜合所得,合并適用高稅率計算個人所得稅。
出資律師取得的收入屬于“經營所得”,出資律師在外取得的勞務報酬所得不并入“經營所得”,而是并入綜合所得。此時,兼職收入因基數小而適用綜合所得中的低檔次稅率,稅負更低。

05

律師選擇納稅身份時需考慮的因素


基于上述案例分析,筆者建議律師在選擇納稅身份可以考慮以下因素:

(一)創收金額
對于獨立執業律師而言,創收金額對律師納稅身份的選擇至關重要。
在創收金額小的情況下,選擇提成律師較為合算。好處在于:1、承擔的律所公共費用較低;2、個人所得稅幾乎沒有。
在創收金額大的情況下,選擇出資律師較為合算。好處在于:1、社保壓力小;2、承擔律所公共費用有限;3、稅負可控。
創收金額的臨界點根據當地的社保繳費基數及律所的公共費用分攤政策(律所抽成)決定。

另外,創收金額大小也決定了律師稅務籌劃的效果。在創收金額50萬元至200萬元區間的律師,稅務籌劃效果最好。創收金額過低無籌劃必要,金額過高籌劃手段有限。


(二)社保因素
獨立執業律師所在當地的社保公積金政策也會影響到納稅身份的選擇。案例中提成律師社保費率的臨界點為128000元,創收在該金額以下適用最低社保繳費基數,超過該金額社保繳費基數逐步提高。故案例中,筆者建議如張律師創收在128000元以下選擇提成律師身份(事實上這個創收水平也做不了出資律師)。至于多少創收金額以上選擇做出資律師,取決于該律師自身情況。
如果律師希望自己減少社保壓力,則應當選擇出資律師身份。

(三)律所的公共費用分攤政策(律所抽成)
對于獨立執業律師而言,律所的公共費用分攤政策(律所抽成)對于律師納稅身份的選擇至關重要。在選擇前,可做一個計算公式計算盈虧臨界點。
以案例中為例,撇開稅收、社保因素,單獨就律所抽成盈虧臨界點可按以下公式計算:
創收金額÷1.06-創收金額÷1.06×6%12%-10萬>創收金額÷1.06×85%
盈虧臨界點為:742296.92元,即當案例中的張律師在不考慮社保及稅費的情況下,當創收金額高于742296.92元時選擇做出資律師合算,當創收金額低于742296.92元時選擇做提成律師合算。

(四)隱性支出情況
部分律師業務往往存在隱性支出,取得票證的難度較大。如當地存在“30%無票扣除額”政策,可以有效地解決律師的隱性支出問題,此時可以考慮選擇做提成律師,但需綜合考慮律所抽成政策及社保等因素。反之,則選擇做出資律師。

(五)在外兼職情況
對于大部分律師而言,其只有在本單位的律師費收入。但有些律師如在外兼職取得勞務報酬,此時該律師從其他單位取得的收入屬于“綜合所得”中的“勞務報酬所得”。此類律師在選擇納稅身份時需考慮匯算清繳的問題,即如選擇提成律師,則律師費收入將并入全年“綜合所得”,與其從他單位取得的收入合并適用高檔次稅率計算個人所得稅;如選擇出資律師,則律師費收入無需與其他單位收入合并,而是單獨按“經營所得”計算個人所得稅,適用的稅率可能更低

(六)從事其他經營性收入的情況(在外兼營情況)
對于大部分律師而言,其只有在本單位的律師費收入。但有些律師如在外設立(參股)合伙企業或個人獨資企業、個體工商戶,此時該律師從前述單位取得經營性質的收入屬于“經營所得”。此類律師在選擇納稅身份時需考慮匯算清繳的問題,即如選擇出資律師,則律師費收入將并入全年“經營所得”,與其從他單位取得的收入合并適用高檔次稅率計算個人所得稅;如選擇提成律師,則律師費收入無需與其他單位收入合并,而是單獨按綜合所得計算個人所得稅,適用的稅率可能更低

(七)計劃在律所的執業時間
對于長期在某個律所執業的律師而言,可以考慮選擇出資律師。但對于短期內準備轉所的律師而言,可以考慮選擇提成律師。好處在于:1、轉所手續方便辦理;2、可以適用離職補償金免稅政策。

★ 總結 ★

綜上所述,獨立執業律師在選擇納稅身份時需要綜合考慮:創收金額水平、律所公共費用分攤政策(律所抽成)、社保及公積金因素、隱性支出情況、在外兼職情況、在外兼營情況、計劃在律所執業時間長短情況等因素。

對于業務創收金額水平較低或隱性支出較多的律師而言,可以考慮選擇提成律師身份,這樣稅務征管的壓力較小。

對于業務創收金額水平較高的律師而言,可以考慮選擇出資律師身份。一方面社保費用、稅負可控,另一方面成為備案合伙人的榮譽感會給律師帶來各種潛在利益,可能遠遠超過稅收利益。

通過案例中的稅負測算,獨立執業律師的創收金額在80萬元左右時凈利率最高。這種情況下,工作強度可控、自由支配時間長、創收金額能最大限度進入自己的腰包。突破這個階段后,律師將更多地盡社會義務,增加就業機會與國家稅收。

劉世君

律師 注冊會計師

北京市隆安律師事務所上海分所

上海市律師協會第十一屆財稅業務委員會委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国产成人无码免费视频在线观看,夜夜未满十八勿进的爽爽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