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圣的小宇宙 / 待分類 / 人間自是有情癡,此恨不關風與月

分享

   

人間自是有情癡,此恨不關風與月

2020-12-25  大圣的小...
 

 大圣的小宇宙

 第277篇原創文章
 預計閱讀時間14分鐘

有些事情,你永遠無法解釋

文/ 大圣

公元1045年,也就是北宋慶歷五年,京城發生了一起通奸案:人妻張氏與府中的仆人偷情,被老公抓了個現行,丈夫一怒之下,將這一對奸夫淫婦告上了法庭。

這本是一樁平常的民事案件,但當事雙方的身份卻頗為引人關注。

被戴了綠帽子的老公叫歐陽晟,是當朝官員、文壇領袖歐陽修的侄子。

而偷情的張氏,是歐陽修妹妹的前夫的前妻的女兒,也就是歐陽修的外甥女。雖然沒有血緣關系,但張氏自幼喪父,歐陽修一手將其撫養長大,成年后,又做主將她許配給了自己的侄子,這種近親聯姻在過去并不少見。

親戚家里出了這種丑事,對歐陽修自然會有些影響,如何處理?吃瓜群眾早早搬出小板凳坐好,拭目以待。

那個時候,所有人都沒有預料到,更大的瓜還在后面。

開封府負責審理此案,隨著庭審的逐步深入,張氏不但承認與家中仆人有奸情,還供述出,婚前曾與舅舅歐陽修有染。

我的天吶!社會輿論一下子就炸了,舅舅跟外甥女,這叫亂倫啊。沒想到啊沒想到,我以為只有歐陽克這樣的淫賊才會做出這種事情來,沒想到你歐陽修濃眉大眼的也如此下流,我們上學時候的《醉翁亭記》和《賣油翁》都白背了嗎?

歐陽修是誰? “唐宋八大家”之一,與韓愈、柳宗元、蘇軾合稱“千古文章四大家”, 宋代文學史上最早開創一代文風的文壇領袖,蘇軾、蘇轍、蘇洵、曾鞏、王安石、司馬光、包拯等北宋名家均出自其門下,可謂德高望重,桃李滿天下。

所以,歐陽老師亂倫?不可能的,一定是誣陷,我就問你,有證據嗎?

法庭上,張氏出示了歐陽修早年寫給自己的一首詞《望江南》:

江南柳,葉小未成陰。人為絲輕那忍折,鶯嫌枝嫩不勝吟。留著待春深。

十四五,閑抱琵琶尋。階上簸錢階下走,恁時相見早留心。何況到如今。

啥意思?多讀幾遍,自己慢慢體會。總之,這首艷詞就是歐陽修勾搭未成年少女的罪證。

一石激起千層浪,這件事立刻成為社會輿論的焦點,連續數周占據熱搜榜榜首,各大媒體連篇累牘報道,《大宋日報》更是在頭版頭條發出一連串的詰問:文壇巨匠身陷“盜甥門”,是人性的泯滅,還是道德的淪喪?背后的真相究竟如何?

1
   當時意氣尤驕矜

歐陽修,字永叔,號醉翁,四川綿陽人,父親是當地一名小官吏,56歲老來得子,生下歐陽修。

歐陽修3歲那年,父親病故,孤兒寡母投奔叔叔生活。母親鄭氏,出身書香門第,親自輔導歐陽修學習,買不起筆墨,就用蘆葦桿當筆,在地上教他寫字,史稱“畫荻教子”。

據《歐陽修年譜》中說,歐陽修少年時期“家益貧,借書抄誦。后來得到韓愈的《昌黎先生文集》六卷,愛不釋手,“為詩賦,下筆如成人。當地人都說:“奇童也,他日必有重名。

歐陽修自己也是信心十足,躊躇滿志,16歲參加科舉考試,意外落榜,復讀三年后再考,再次落榜。

什么情況?當地學霸啊,為什么屢戰屢敗?歐陽修想不通。

在當地做小官吏的叔叔畢竟見多識廣,說:“瓜娃子,你在綿陽這個小地方學習成績好算個錘子,全縣每年才有幾個考上211、985的?要想出人頭地,你必須到大城市去。

首都的師資力量果然不一樣,歐陽修告別家鄉,到東京汴梁僅僅補習了一年,參加開封府國子監考試,便獲得廣文館試第一名,稱“監元”;接著參加國學解試,依舊是第一名,稱“解元”;第二年參加禮部省試,再次蟬聯第一名,稱“省元”。

連中三元之后,歐陽修一時意氣風發,頗有傲視天下舉子之意。

公元1030年,23歲的歐陽修參加由當今皇帝宋仁宗親自主持的殿試,發揮依然出色。

據當時擔任主考官的晏殊后來回憶,歐陽修交卷出考場時,洋洋自得,頗為自負,晏老師擔心他再次奪魁會驕傲自滿,目中無人,本著對年輕人的警示和愛護,有意給他打了低分,以挫其銳氣,但歐陽修仍以第14名的成績,位列二甲進士及第。

榜下擇婿是宋代高層的傳統,尚未婚配的新科進士在京城婚戀市場歷來十分搶手,年輕有為的歐陽修被朝廷官員胥偃選為女婿,婚禮之后,很快被授予官職,出任將仕郎、秘書省校書郎。

金榜題名,洞房花燭,步入仕途,歐陽修三喜臨門,妥妥的人生贏家。

2
   曾是洛陽花下客

公元1031年3月,歐陽修調任西京推官。

北宋時期,西京洛陽是僅次于東京汴梁的全國第二大城市,熱鬧繁華。新工作很清閑,歐陽修在洛陽結交了不少新朋友,比如后來被稱為宋詩開山鼻祖的詩人梅堯臣等,每天飲酒賦詩,紅塵作伴,日子過得瀟瀟灑灑,就像這首詩里寫的那樣:

我昔初官便伊洛,當時意氣尤驕矜。

主人樂士喜文學,幕府最盛多交朋。

頂頭上司錢惟演是重度文學愛好者,也是北宋“西昆體”骨干詩人,對歐陽修的文才十分欣賞,雖然兩人的年齡相差了30歲,但志趣相投,都喜歡玩,下班沒事兒,錢惟演就叫上歐陽修等一幫年輕人一起聚會,喝完酒,K個歌按個摩,捏個腳洗個澡,耍個大寶劍啥的,其樂融融。

這種上下級關系到底有多融洽?說兩件小事。

有一次,錢惟演設家宴請歐陽修等屬下喝酒,說好7點,所有人都到了,只有歐陽修不見人影,這當然是很不禮貌的,但錢領導并不生氣,知道那段時間,“歐與一官妓荏苒。正在熱戀階段。

7點半,歐陽修帶著一名青樓女子,衣衫不整氣喘吁吁地到了。大家都埋怨他不守時,問倆人干啥了這么晚才過來?歐陽修說臨出門發現姑娘的金釵找不到了,翻遍了角角落落也沒有,所以來晚了,沒啥說的,自罰三杯。

大概是名牌吧,席間,歌妓一直長吁短嘆,惋惜不已。錢惟演也是有點喝高了,借著酒勁兒說:“你讓歐陽修以金釵為題,現場作首詞,若是寫得好,我賠你個金釵。

歌妓一聽,喜出望外,馬上央求歐陽修,歐陽修放下酒杯,思忖片刻,一首《臨江仙》便脫口而出:

柳外輕雷池上雨,雨聲滴碎荷聲。小樓西角斷虹明。闌干倚處,待得月華生。

燕子飛來窺畫棟,玉鉤垂下簾旌。涼波不動簟紋平。水精雙枕,傍有墮釵橫。

一時滿堂喝彩。

此事載于《堯山堂外紀》,當時,錢領導說到做到,“遂命妓滿酌賞歐,而令公庫償釵。真用公款賠人家了一個金釵。

還有一次,歐陽修在上班時間跟朋友一起游嵩山,返回途中,經過龍門香山,天降大雪,一時饑寒交迫,忽然見遠處有車馬趕到,原來是錢惟演專門派廚師送來熱乎乎的飯菜,這還不算,居然還有熱乎乎的歌妓!

此事載于《東山說苑》,原文如下:

錢文僖惟演守西都,謝絳歐陽修俱在幕下。

一日游嵩山,自穎陽歸。將暮,抵龍門香山,雪作,登石樓望都城。忽于煙靄中有車馬渡伊水來者,則文僖遣廚傳歌妓至。

吏傳語曰:“山行有勞,少留龍門賞雪,府事簡,無急歸也。

你們爬山辛苦了,在龍門歇歇腳,順便欣賞下雪景,單位沒啥事兒,不用著急趕回來。

蒼天啊大地啊,這是哪個單位的領導這么關心體貼下屬啊?你們還招人嗎?

“月上柳梢頭,人約黃昏后。也就是在那段時間里,年少輕狂的歐陽修縱情聲色,創作了大量寫給青樓女子的艷詞,也為后來被政敵用生活作風問題做文章留下了口實。

比如這首《少年游》:

綠云雙亸插金翹。年紀正妖饒。漢妃束素,小蠻垂柳,都占洛城腰。

錦屏春過衣初減,香雪暖凝消。試問當筵眼波恨,滴滴為誰嬌。

還有這首《系裙腰》:

水軒檐幕透薰風,銀塘外、柳煙濃。方床遍展魚鱗簟,碧紗籠。小墀面,對芙蓉。 

玉人共處雙鴛枕,和嬌困、睡朦朧。起來意懶含羞態,汗香融。素裙腰,映酥胸。

那是一段多么令人難忘的歲月啊,晚年歐陽修曾作詩感嘆:“曾是洛陽花下客,野芳雖晚不須嗟。”

3
   醉翁之意不在酒

美好的時光總是短暫的,這種聲色犬馬的日子終于走到了盡頭,錢惟演被降職調離,河南府來了新領導,名叫王曙,是前宰相寇準的女婿,年近七旬,對屬下管理十分嚴格。

老干部特別看不慣歐陽修等人的自由散漫,遲到早退曠工工作時間喝酒,這還像個政府部門嗎?

據《宋史》記載,有一天,歐陽修等人中午在外面吃飯又喝了不少酒,下午開中層干部會,滿屋子酒氣,把老王給氣壞了:“諸君縱酒過度,獨不知寇萊公晚年之禍邪!你們這樣喝酒,知不知道我岳父寇準,晚年就是因為縱酒享樂被貶官的,你們還不吸取教訓嗎?

歐陽修到底是年輕氣盛啊,加上喝了點酒,一句話就給懟回去了:“以修聞之,萊公正坐老而不知止爾!我聽說,寇丞相是因為一把年紀還賴著不退休才倒霉的。

把老王給噎的半天說不出話來。

公元1034年,歐陽修被調回京城任職,逐漸走入政治中心。不久,因為支持范仲淹革新遭到牽連,被貶為夷陵縣令。

這是歐陽修第一次被貶,讓他初步嘗到了政治斗爭的嚴酷無情。

公元1040年,歐陽修又被調回京城,因為性格直率,敢于諫言,被朝廷任命為諫院主管,專門負責收集官員和民間的各種意見建議,并評價百官施政得失,供皇帝決策參考。諫官的行政級別雖然不高,但直屬皇帝領導,手眼通天,權限極大。

當時,以范仲淹為代表的改革派再次推行變革,史稱“慶歷新政,歐陽修堅決站在范仲淹一邊,積極參與改革,支持整頓吏治,被守舊派視為眼中釘肉中刺,加上擔任諫官期間,得罪了不少人,所以,許多人都想干掉歐陽修。

公元1045年,慶歷新政失敗,范仲淹等人被貶出京,歐陽修也隨之失勢。

恰在此時,發生了那起震驚朝野的亂倫“盜甥案”,守舊派趁機落井下石,要求歐陽修辭職謝罪。

事情真假難辯,男女關系這種事,歷來是越描越黑,當時,歐陽修被搞得焦頭爛額,幾乎身敗名裂。

為此,朝廷成立了專案組調查此事,經過認真細致的走訪調查,最后宣布:歐陽修與外甥女張氏亂倫一案,證據不足,罪名不成立。

但是,事情并沒完,在調查中,專案組意外發現,歐陽修存在侵吞他人財產的經濟問題:“乃坐用張氏奩中物買田立歐陽氏券”,也就是說,歐陽修曾經用外甥女張氏的私房錢購買地產,但地契上填的卻是他自己的名字。

歐陽修因此二次被貶出京,任滁州太守。

雖然名義上是因為經濟問題,但大家都覺得,是因為生活作風問題,只有歐陽修自己心里清楚,政治問題才是被貶的真正原因。

這件事對歐陽修打擊很大,在滁州,他終日借酒澆愁,并在酒后寫下千古名篇《醉翁亭記》。

此文長期入選初中語文課本,且要求背誦。說實話,不太好背,不明白歐陽修為啥要寫那么長,比歐陽鋒背《九陰真經》還難,至今只記得這一句:“醉翁之意不在酒,而在乎山水之間也。

4
   樓高莫近危欄倚

時間可以醫治一切創傷,幾年后,這樁丑聞終于被人們淡忘,歐陽修又被調回京城,先后出任翰林學士、史館修撰、樞密副使、參知政事、刑部尚書、兵部尚書等職,官越做越大。

然而,樹欲靜而風不止,公元1065年,58歲的歐陽修又遭遇人生一道坎坷,依然是生活作風問題,這回的更加勁爆,有人舉報,歐陽修與大兒媳吳春燕有一腿,民間俗稱“扒灰”。

不會吧?大家都被驚呆了,但舉報人是歐陽修老婆的堂弟蔣宗孺,自己家親戚說的還能有假?所謂無風不起浪,蒼蠅不叮無縫蛋,為啥每次都是歐陽修?為啥每次都是男女關系不倫之戀?歐陽修的私生活會不會就是這么混亂?

一時滿城風雨,眾說紛紜。

政敵紛紛以此彈劾歐陽修,司馬光在《涑水紀聞》中說:“士大夫以濮議不正,咸疾歐陽修,有謗其私從子婦者。說的就是這件事。

盡管“扒灰門”跟多年前的“盜甥門”一樣,最后也是因為證據不足不了了之,但不管真的假的,因為這種事鬧得滿城風雨,誰受得了?

有些事情,你永遠無法解釋。

歐陽修自此無心朝政,多次提出辭職,但均未獲批準。

畢竟歐陽修如今已是位高權重,社會影響力巨大,出這種事情,朝廷的面子上也不好看。

所以,朝廷專門發文辟謠,以正視聽,宋神宗還親自安撫歐陽修:“身正不怕影子斜,不要理會社會上那些流言蜚語,也不要有什么心理負擔,組織上還是相信你的。

歐陽修長嘆一聲,默然不語。

公元1072年,65歲的歐陽修背負著這兩件說不清道不明的緋聞病逝,死后贈太師、楚國公,謚號“文忠”,葬于河南新鄭。

5
   此恨不關風與月

僅就文學成就而言,三百年大宋王朝,無人能出歐陽修其右。

歐陽修領導了北宋詩文革新運動,繼承并發展了韓愈的古文理論,開創了一代文風,他參加修定《新唐書》,自撰《新五代史》,撰寫的《集古錄跋尾》是今存最早的金石學著作。

歐陽修涉獵廣泛,在洛陽工作期間,甚至將洛陽牡丹的栽培歷史、種植技術、品種花期等作了詳盡的考察和總結,撰寫了《洛陽牡丹記》一書,這是歷史上第一部具有學術價值的牡丹專著。其中那句“洛陽地脈花最宜,牡丹尤為天下奇”,至今為人傳頌。

盡管歐陽修只在洛陽生活過三年,但那卻是他一生中最難忘的一段日子,青春的歲月,放浪的生涯,就任這時光,奔騰如流水,體會這狂野,體會孤獨,體會這歡樂,愛恨離別。

多年以后,歐陽修與當年的好友梅堯臣在洛陽重逢,曾作《浪淘沙》一詞,追憶已經逝去和正在逝去的青春歲月:

把酒祝東風。且共從容。垂楊紫陌洛城東。總是當時攜手處,游遍芳叢。

聚散苦匆匆。此恨無窮。今年花勝去年紅。可惜明年花更好,知與誰同。

為啥政敵總愛拿生活作風問題說事兒?應該說,與自己年輕時私生活有失檢點不無關系。

歐陽修在晚年曾自我反省說:“三十年前,尚好文化,嗜酒歌呼,知以樂而不知其非也。那時候就知道玩得高興,哪里知道什么是非呢。

是啊,誰還沒年輕過,風流倜儻,縱情酒色,放蕩不羈,無所顧忌,盡情揮灑青春的熱血和激情,這些或許都是文人品格,才子本色,可一旦處于廟堂之上,權力的中心,個人生活作風問題就很容易授人以柄,成為自己政治上的軟肋。

比如年輕時所寫的那些所謂艷詞,有些不過是隨手應景之作,后來竟成為政敵用來攻擊歐陽修的借口。

后世評價“歐陽公一代儒宗,風流自命。詞章窈眇,世所矜式。

近代學者王國維更是一語中的:“永叔(歐陽修)、少游(秦觀)雖作艷語,終有品格。

離開洛陽的那一年,歐陽修曾作《玉樓春》一首抒懷:

尊前擬把歸期說,欲語春容先慘咽。

人生自是有情癡,此恨不關風與月。

離歌且莫翻新闋,一曲能教腸寸結。

直須看盡洛城花,始共春風容易別。

. End .

│編      輯:小   麗

│圖      片:胡也佛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国产成人无码免费视频在线观看,夜夜未满十八勿进的爽爽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