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么73 / 正an個人收藏... / 梁冬 | 真正的見解,是見到了不去解,因為...

分享

   

梁冬 | 真正的見解,是見到了不去解,因為你解不了

2017-12-12  為什么73

梁冬 | 真正的見解,是見到了不去解,因為你解不了

原創 2017-12-11 梁冬 自在睡覺

節目音頻內容請點擊試聽

回復“覺者”可以觀看系列訪談特輯



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四時有明法而不議,萬物有成理而不說。圣人者,原天地之美而達萬物之理,是故至人無為,大圣不作,觀于天地之謂也。





01


重要的事情都無法用單維度媒介傳遞


在《知北游》的開頭,知碰到了無為謂和狂屈,問了他們相同的問題。他們倆好像明白其中的道理,但卻語塞,說不出來;或者剛想說的時候,就忘記要說什么了。


后來知碰到黃帝,黃帝跟他講了很多。然后知就說:“我和你都知道這些道理,而無為謂和狂屈卻不知道。那到底誰境界比較高呢?”


知的言外之意是他覺得自己還可以,因為通常跑出去問道的人,都不是問道,是找架打的人。


以前武館里的人,都是跑去別人家的武館,說“葉師傅,向您請教一下”,然后就開始了——上面黑虎掏心,下面踢襠,然后再插眼睛,插鼻子……


一個人向你提問題的時候,你千萬不要以為他不知道,或者以為他沒有自己內在的見解。通常提問的人,都只不過是用別人的話來印證自己的想法,又或者以問道的方式,把別人“消滅”一下。


所以知其實在內心里面覺得自己是知道的,所以知能夠得道,也就是“知道”。


黃帝說:“其實不是這樣的,無為謂境界高,狂屈接近于正確。你我都只能算是禪宗的別支,修一個口頭禪而已。知道的人并不談論道,談論道的人并不懂得道。”


我之前和大家分享過,許許多多的事情都在傳遞物質、能量、信息,從此岸到彼岸需要帶寬,需要硬件的發展。語言、文字是很非常蒼白的。


世界是一個全息的信息體,所以你幾乎不能想象,在沒有發展出4G的時候怎么可能有蘋果的iOS,怎么可能有那么多的圖片分享,怎么可能有那么多短視頻市場的爆發……


以前傳一篇文章可能需要好幾十分鐘,現在如果你去一個沒有4G,手機信號只顯示“E”的地方,估計都快急死了,為什么?因為你就算連著網,文件也傳不過來。


在古代,人們沒有發展出那么多技術語言,也沒有那么多產品,所以對于宇宙運行的規律,是很詞窮的。這并不是說我們現在就可以了,只是由于現代的技術發展到今天,在很多時候,我們慢慢地就能夠理解,有許多事情需要等待外部的緣分。


比如你的硬件和軟件系統到達一個層面,你才能在這個層面上傳遞信息,無論是文字、圖片,還是影像,乃至將來影像加味道。


相信也許在某一天,你我之間都無需用語言表達,因為這種媒介新形式實在是太方便了。我看著你,你看著我,我們互相眨一下眼睛,我的體驗就傳給你了。


比如,我昨晚吃了臭鱖魚,然后又吃了一盤烤羊肉串,中間還喝了點兒茅臺,后來又吃了一點兒徽州炒飯,里面有芽菜。吃得很撐,回家后又吃了一點兒酵母片。


這一系列體驗的感覺,如果我用一個信號傳給你,你馬上就飽了。


但如果不能用這種方式,我只能跟你描述個大概,你只能用自己過去吃臭鱖魚、喝茅臺、吃肥腸、吃州炒飯的印象來代入。


這些感覺很難用文字去傳遞,甚至包括吃好之后那種“飽”的感覺——那種因為我的菌群和這個東西對接完之后,吃了一點兒酵母片消化之后的飽。


同時也包括那種好吃的東西吃得太多,帶來的一絲愧疚感——怕自己再長胖一斤的擔憂,還有因為吃得太飽而睡不著覺的恐懼,全然地在那里。


你說,這些怎么講?這些都沒法講,所以,許多重要的事情是無法用單維度的媒介進行傳遞的。




02


天地有大美而不言


在《知北游》這一篇里,有一句話特別有意思——“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四時有明法而不議,萬物有成理而不說。”


“天地有大美而不言”意思是整個宇宙的運行,是非常美妙的,它不是普通的美。


比如一只貓吃了老鼠、一只蒼蠅聞到牛糞……這些在人看來都不美的事情,但在天地眼中,都是自然而然的,合乎于生物鏈規則的。


你覺得牛糞是臭的,而蒼蠅聞到是里面的蛋白質、氨基酸,覺得很香,于是它帶著顱內高潮奔向牛糞……


在天地的框架里,那都是美的,所以叫“天地有大美”。你說這種情緒該如何表述?


其實不論是在莊子的時代,還是在我們這個時代,這都無法用幾千個漢字,或者在幾十萬個英語單詞中挑出一些,組合成句子就能講清楚的。


我發現一件事情,人們通常稱贊某個東西“大美”的時候,它就不能叫美,或者不能叫我們理解的美,就像一個東西前面加了“新”之后,它是不一樣的。


有一個觀點叫“新計劃經濟”,一堆受過自由經濟劫難的人,或者受過自由市場經濟訓練的人就批評這個觀點,說:“要重走老路,又搞什么計劃經濟?”


他們全然不知道什么叫“新計劃經濟”,其實這是構建于新技術支撐下的計劃經濟。


比如一個中央控制平臺,可以把整個城市所有的紅綠燈,所有車的運行,乃至所有南北向、東西向的隔離墩,進行潮汐化的改制——上班的時候由南往北的車比較多,于是就把由南往北的雙向八車道改成六比二,而不是四比四。


如果有一套超級城市智慧系統控制這一切,那么你說它是市場經濟還是計劃經濟呢?顯然它是一個超人工智能的計劃。


既然城市的交通可以這樣運行和管理,那么商業供應鏈可不可以呢?


格力空調的老板可以說:“以前我們先把空調生產出來,然后找經銷商分銷。但現在我們先不生產,關于多少匹功率、什么顏色、帶不帶抽絲功能、有沒有新風系統……我都可以放在網上,搞九十九塊錢預定,訂夠兩千臺,我再統一生產。”


這個東西沒有庫存,是不是一種計劃經濟呢?


其實技術在不斷進步的過程當中,我們的某些概念也需要不斷地修正。這種修正也許和以前某些概念類似,但是它有突破,我們只能在以前的名詞前面加一個“大”,加一個“新”等等。


本篇講的“大美”,說的也是這件事情,它超乎于我們以前理解的美的層面之上。在《莊子》里叫“大美”,在今天經濟學的一些討論里面,它就叫“新計劃經濟”,包括共產主義。


以前我們在上馬哲課或者思修課的時候,老師在上面講:“共產主義會實現。”估計但是很多人都不相信。但現在我不這樣看了,共享經濟真的有可能朝著共產主義的方向發展。


如果車輛管理得當,無人駕駛系統和智慧的交通管理系統,再加上大智慧的預算,有可能大家以后都不需要買車。因為當你需要從A點到B點的時候,有車來接你就可以了。


你想要體驗開車的感覺,可以去某家租車公司辦理會員,租一部特別好的車,就跟現在小朋友參加的馬術俱樂部一樣,找一個特定的地方,開十分鐘特斯拉,開二十分鐘奔馳,再開兩分鐘寶馬都可以。


我想說的是,也許不久之后,你會發現,開車僅僅是一種娛樂。


也許以前學圍棋的人會說:“我學圍棋,就是為了要成為世界第一。”“第一有什么用呢?打敗了世界第一,還不是被機器吊打?”


所以現在學圍棋的人心態反而更好了,有一種超自然的美的心態。他可以向AlphaGo Zero學習下棋,因為它會告訴你“人類歷史上不曾有過的棋局還可以這樣下”。


于是你在下棋的時候,內心就能完全體會到作為一個人在下棋的那種快樂,僅此而已。以后國際大師賽這種事情就變得毫無意義,反而會讓下棋回歸本質——玩,或者下棋本身。


小梁想和大家討論的問題就是,我們會發現,天地的大美會讓我們隨著眼界的開闊、心量的提升,慢慢發現我們以前認為局限在這個領域里面的好、美、錯、差、丑的東西,都變得不那么重要。




03


只管去做當下該做的事情


說完“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后,莊子又說到:“四時有明法而不議”——世界因為有時空的交替,四季的轉變,所以很多事情是不必要討論的。


地球有一個斜軸,圍繞太陽公轉,所以我們身處同一個地方的人,能夠體會到四季的變化。那這有什么好討論的呢?


武志紅老師有一篇文章講得挺好,他說:“真正的見解,就是見到了不去解,因為你解不了。”


人作為地球上一類普通的,也不那么高級的生物,能夠討論地球的夾角,討論圍繞太陽公轉之后產生的四季——你花時間去作為學術研究而討論它,不是不可能,但是它不會真正幫助你。


小梁曾經見過一位老師——卞老(卞崇京,滬上名醫)。卞老講了一個很有意思的例子,他說:“你看見一個西瓜,你就在想它是寒的還是涼的?是甜的還是不甜的?切西瓜的刀法用得對還是不對?應不應該在這個時候吃……


不是不可以吃,但是如果你想吃,你應該做的事情首先是把它吃了,再去想對還是不對。許許多多的人就因為討論應不應該,對不對,好不好,這樣有什么結果……而錯失了大好春光。”


如果有一位女生晚上邀請你到她的房間喝一杯咖啡,她主動把燈光調暗,還說:“哎呀,頭好疼。”這個時候如果你還在想應不應該,對不對,好不好……那就真的錯失良機。


如果因緣和合之下,你站起來說:“這位兄弟,我有事,我先走了。”也是可以理解的。


我有一位朋友就是這樣,他在關鍵時刻站起來走了。后來我問他為什么,他說:“哎呀,晚上吃了火鍋,肚子痛,總不能在美女玉體橫陳的時候我拉肚子吧,太不解風情了。”


所以這個時候如果恰好你肚子疼,站起來走了,也沒有什么對不對,這叫作“四時有明法而不議”。


因為時空恰好發展到這里——拉肚子,如果你還去討論“為什么這個時候我會拉肚子呢?下一次如果還有這樣的機會,我一定不吃火鍋”,這有意義嗎?就算下次你不吃火鍋,也可能有別的事情,對吧?


可能一切都是介于時間和空間種種和合的產物,我們在當下,只要做好當下應該做的事情,或者是順著當下的趨勢,做這件事情就好了——我并不是鼓勵大家做任何茍且之事,我只是跟大家分享一個場景。






04


不要匆忙地對一件事進行判斷和辨別


很多結果和當下其實不需要你花邏輯和道理去思辨,因為那種思辨是你用自己很小的內存,很窄的帶寬,很不起眼的算力去面對一個很復雜的全息景象,就算你算出來了,可能也沒有什么結果。


所以“萬物有成理而不說”,它能夠成為這樣,也就不要討論了。


有人說:“為什么有些美國歌手那么不地道,來中國唱了歌,拿了幾千億美金之后,回頭拍拍屁股就翻臉。”因為他就是那樣的人。


我們相信神仙過招的時候,自然有神仙的境界,你我沒有站在那個境界看問題,就不要評價,也不要說,因為說什么都是錯的。


就像我常跟同學們分享一件事情:毛主席當年批評一位叫馬寅初的人口學家,馬寅初提倡計劃生育,我們小時候就聽說不應該批判他,應該搞計劃生育。結果現在看來,好像又不應該搞。


如果1973年當時強行推行的話,那么我姐就是我們家唯一的小孩,但命運又讓這個交界時期出現了很多和我一樣,在1973、1974、1975、1976……這幾年出生的人。因為那幾年剛好處在計劃生育抓得不是很嚴,但是已經開始有概念的時期。


在許多八零后的家庭里面,獨生子女本來應該有弟弟妹妹的,也沒有。到了九零后、零零后、一零后以后,黨和國家鼓勵大家多生一個,大家說:“生不出來了。”為什么?因為你養不起啊。


尤其是在消費越高的城市,養一個小孩子的成本和壓力就越大。要不然就不要生,生出來你就得按照微信朋友圈方法去喂,而且你還要擔心,好不容易混成中產,你的孩子會不會不小心被送去了一些不負責任的幼兒園,對吧?


所以“萬物有成理而不說”,你無法判斷。匆忙地對一件事情進行判斷和辨別,其實只不過是說說而已。


基于這三句話,莊子表達了一種不可說、不能說、說不出來、說出來沒啥意思、說一說也無妨,但是知道其實也沒有特別重要的價值,這樣一種尷尬的狀態。


當我們超越這種尷尬之后,就可以自然而然地活在一種逍遙和沉默當中。


睡不著的時候,你就把意念沉入谷底,想象自己是一艘漫步于汪洋大海當中的小船,那艘小船有一個錨把你緊緊地鎖在一張1.2米寬的海洋里。


討論這個也可以,也不可以;有意義,也沒意義。


你最近去過的讓你感嘆

“原來中國還有這么美的地方”,

是哪里?


——好文推薦——

當我們不把問題

當問題的時候,

問題的答案自己就會浮現出來


大部分能講出來的東西,

都不那么究竟;

究竟的東西,

都很難用語言講出來


去梁友圈說說你的今天~

微信掃一掃
關注該公眾號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請注意甄別內容中的聯系方式、誘導購買等信息,謹防詐騙。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一鍵舉報。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国产成人无码免费视频在线观看,夜夜未满十八勿进的爽爽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