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通天下 / 郭生白 / 郭生白《心臟病、高血壓、腫瘤病因與治療...

分享

   

郭生白《心臟病、高血壓、腫瘤病因與治療方案的討論》之一

2017-09-02  感通天下
發表時間:2013-09-06 20:35  文章來源:本站原創   作者:郭生白  
  咱們今天哪,重復一下這心臟病、高血壓。心臟病,重復一下,有一些地方是補充的,咱們多講幾回,多討論幾回,把他弄得非常地熟悉了。越熟越不嫌熟,到了用的時候,用不著想,自個兒就跳出來。思維有這麼個特點,只要是特別熟了的時候,當你需要什麼自個兒就跳出來。你試試看看,也許沒這個經驗。我給你說個小事,一桌子菜,18個菜你要想吃哪個,你甭刻意的去夾,只要想吃哪個,“嗖”就到了。到了這個程度了,這就叫爐火純青。有這個經驗嗎?咱甭18個菜就算是四個菜,也是這麼熟,想吃哪個,甭去指揮這個手,我去夾去吧,只要你想吃,他就夾,就往這兒擱(嘴)。走錯了路的時候非常非常的少。甭管多麼快,你說那麼一塊,不大,就算一顆花生米那麼大,這個口也不是說很大啊,怎麼他就回回的這麼準呢?你也不覺得神奇了,其實這是很神奇的,怎麼就回回都走不錯呢?就差那麼一點,一手指頭之隔,沒往鼻子裡頭送的。這怎麼回事?這麼神,你并不覺得神,因為太熟了。你看小孩子,頭一回使筷子,夾著,哆嗦哆嗦地,那個嘴還去找呢,兩就。是不是這樣?他不熟,生疏。等你到了這個時候,你就用不著,我怎麼就忘了?沒這事兒,絕對忘不了?沒有的時候能冒出來,沒有的時候冒出來那叫創作,實際上呢,不是創作,是你好幾個知識都一塊出來擠在這兒了,出不來就變化了一個新東西出來了,這就是你的創作。你看這又很簡單了吧,實際上就是這麼回事。

  咱說心臟病,還從開始說,高血壓是病不是病?說高血壓,高血壓病,高血壓是病嗎?我說不是病,高血壓不是病。在一開始我說西醫對高血壓怎麼治,有人說降壓,有人說不降壓。說不降壓的人他知道高血壓本身不是病。不讓降壓的你說不是病是什麼呢?他自個就編了一套,這血壓越來越高,把血管撐破了。再一個,越高這是硬化了,你看他是硬化了不是?就是硬化了。其實全是錯誤的。你這麼著,你縫個布口袋,透氣的吧?裝一碗粥進去,揉一揉,再曬乾了,口袋變硬了,硬化了。怎麼就硬化了呢?說血管硬化,怎麼就硬化了?往往說“動脈硬化,哦明白了,明白了,是硬化了。”他是明白了嗎?他糊涂著呢!你怎麼不問問,怎麼就硬化了呢?沒人問了。“脂肪啊,太高。”怎麼就脂肪太高了呢?脂肪太高怎麼就硬化了呢?

  脂肪顆粒很小,能滲到血管裡頭,血管不是鋼管,鋼管也是有空隙的,鋼管、鋼板,水不漏,你知道他漏什麼嗎?比水分子還小,比鐵的分子還小,就能從他的縫隙漏出去,你信不信?你知道是什麼嗎?學物理的知道嗎?水銀,水銀就能從鐵板裡滲進去。你看一塊鐵板,拿大錘,墊著鋼砧,哢哢哢的鑿,鑿得這個鐵板薄了,不顯大,怎麼回事啊?把這個鐵板鑿得密度大了,體積就小了。血管啊,簡直就和個布一樣,有空隙的,這個空隙有多大呢,該滲出來的東西就滲出來,不該滲出來的東西就出不來。這個脂肪能滲出來,就像那個粥,那個漿糊滲透到布的纖維裡一樣。血管硬了,怎麼脂肪就在血管裡滲呢,血液裡的脂肪濃度太高了,干嘛他濃度太高呢?我說這麼問的人絕不是傻子,他是要明白。不問的人他“哦,我知道了,明白了。”他絕不明白!他是糊涂著呢!多數的都是在半腰就糊涂著明白了,明白著糊涂了,都一樣,反正是沒明白。

  那麼這個血,這血液裡脂肪的濃度為什麼會那麼高?這個人吃了好多的東西,雞鴨魚肉,包括脂肪、蛋白、淀粉、糖,這一類的東西,都可以變成脂肪。人有這個系統就是個生物化學系統,他能變成脂肪,不能把脂肪再轉化成糖把他利用掉。他只能合成脂肪,用不了,存起來,存在哪呢?一切臟器組織的系著那個臟器的部分。說買肉,在過去,人們不是喜瘦厭肥,整整是反個。誰出去要買了瘦肉來,就是說,你看你買的這肉一點肥肉也沒有!你再也別去了!你看我買的那肉,大肉膘子那麼厚!得要那好地方!那時候人們缺營養,現在反了個了。那時候人們講吃,會吃的說吃什麼呢,吃心臟,吃心根,心系膜的那個根,你看看那全是脂肪,你看看那豬的心臟,就看見人了,上頭都是大厚的脂肪。再一個肚把,肚子那個把,也是非常肥。腸頭、大腸頭、肝尖兒、肺頭,這都是最好的地方。肝尖兒那個嫩。但是肝臟最肥的地方也是在系肝臟的韌帶上,那一部分都是最肥的地方。這是個脂肪庫,是給組織儲存營養的一個庫。再一個腸系膜,整個那個網絡,都是脂肪。

  這個問題是什麼呀?這個人在這個生化系統當中,脂肪的利用和轉化出了障礙,就儲存脂肪,不能利用,儲存脂肪所以就增加了體重,大肚子,腦滿腸肥,因為不能利用你別看他胖,越胖越沒勁,你看是一致的吧?是一致的。這問題在哪兒呢?一個心血管病,心梗、腦梗,包括一個微血管病,眼病,青光眼、白內障、玻璃體渾濁,等等等等。還有腎小球硬化,肝臟裡頭凈脂肪,脂肪肝,前列腺肥大,都是因為脂肪。簡單的說,都是因為代謝障礙,代謝障礙從哪兒來的?這個代謝障礙是從分泌來的,分泌的那些酶體,就是能把脂肪轉化成糖的那個酶,那個酶體,分泌得少,不夠,發生了障礙了,就造成了脂肪的不能利用,只能儲存。

  老儲存,血液裡頭脂肪的濃度就增高了,所以血管硬化了,所以管腔變細了,所以微循環發生困難了,微循環發生困難了又怎麼樣?我們那個共生性系統,起來要維持那個生命,那就得責令,必須得給組織供血,給每一個細胞要供血,滿足細胞的生存需要。這時候,心臟就開始強力的收縮,提高血壓了吧?一提高血壓,我們微循環就通了,該帶過去給細胞的東西就給了,該帶走的東西帶著走了。但是這個有限度,只是維持生命,去努力維持生命的一個行為。這是我們的共生性,在發揮著他的本能,能維持的生命,這時候,病是發展啊?是進行啊?還是退行啊?那就看,我們的共生性能力有多大,我們的生化程式障礙有多高,這是處於一個病態中,我們治的就是在這個過程裡頭。

  這個問題,你想明白了這一段,你再看,我們這算對生命的認識,我們再看怎麼保護生命,怎麼著去傷害生命。用化學藥物干預脂肪,用化學藥物降脂,降低什麼脂,低密度蛋白,甘油三酯,是最容易在血管上黏附滲透的脂類。有一個高密度脂蛋白,他是被利用的,他不在血管裡滲透,他本身的密度高,他進入不了血管的組織,他也不去黏附他。所以,他不認識生命,他光認識這個物質,這個好,這叫高密度的。那個壞,那是低密度的,他用化學藥物去干預他,還是改造自然的那個思維,跟自然對抗的那個思維。我說這是個錯誤,斷然不能成功!改造自然、干預自然、取代自然、絕對不會成功!一旦覺悟,往回走!要是有良心的,啪啪扇自個幾個嘴巴,我害了多少人哪!我從今我不再做害人的事,往回走,我去學著,順應自然吧!

  我們怎麼辦?我們知道啊,生命當中還有一個系統,原來一生下來就帶著這麼個大自然的系統,就像大自然颳風下雨一樣,颳風下雨出太陽,光照、溫暖、土地、土壤,土壤裡頭有好些植物需要的東西,他會長出植物來一樣,這是大自然的本能。人的本能是什麼呢?他有一個系統,他有一個程序。他知道吃,什麼好吃?我想吃什麼,什麼就好吃。我吃了以后,我改造他,改造他一部分,成了我自己。不能改造的廢物我把他排出去,有這麼一個程序,原來就有這麼一個程序,這個程序是非常復雜、又非常有秩序的、是動態的、又是平衡的、是非常穩定的、而且是多變的,這樣一個生化程序。我們有,人人有。
  血脂出了問題了,他原來沒問題,他有一種自然而然的能力,回到原來的生態,回到原來的正常的程序當中運動,那麼他怎麼今天就發生了障礙了呢?這裡頭有好多的原因,我們先不說原因,先說怎麼解決問題,然后再說原因。說原因是怎麼著,別發生問題,現在是已經發生了問題,我們先說解決問題,然后我們再說不再發生問題。

  我們現在說的是解決問題,怎麼辦?我清楚,我知道你有一個系統,這個系統是個穩定的系統,自個會回到自己原來的生態活動當中去。我還多知道了一點,為什麼自個不能回去?你的能和質,相互生成、相互依賴,這一點出了問題,你的運動不夠,生成的東西就減少。生成的東西一減少,運動又不夠。總處於一種無力的狀態,我幫你一下。怎麼著幫?我看到的是兩個,一個是只能堆積,不能利用的,我給你一個化脂湯。一個是不能堆積,不能利用,看出障礙在哪,我給你一個生化湯。就這麼兩個方劑,如果這兩個方劑合成一個也行,分開略好一點。他自己呀,就開始在調節自己,把這個血管系統,一切的血管系統所發生的一些病,一些病理的表現,統統沒有了。而且還把相關脂肪的,相關脂肪不能利用的,所發生的一些病態也沒有了。

  這是我們對生命的認識,帶來的結果。在這個過程裡頭,還有一些復雜的東西。他不是像我說的這個樣子的來找你來,他已經被化學藥干預了多少年了,把肝臟的功能給損害了,把腎臟的功能也給損害了。他來找我們,這怎麼辦呢?

  我們面臨著是兩個問題,一個是自然的災害,一個是人為的災害。我們先要用藥,把人為的這一部分停止再傷害他。第一個停藥,停藥要照顧病人的承受能力,要逐漸停藥,逐漸減舍,逐漸把這種傷害因素越來越降低,到把化學藥物完全停完了,你才能說是再治病。

  還有個迷信的問題,我遇到過好多,我一說讓他停藥啊,他跟我急了啊,“那我可不能停,那不要了我的命啊你?”

  你看看,我說:“我為什麼要你的命呀?甭說要你的命啊,我給你開個方子你吃藥,你有一點不舒服啊,我就關心。甭說要你的命了,要的你的命我好得了嗎?我何必要要你的命呢?”

  “那不行不行,我不能停不能停!”走了,這個怎麼辦?沒辦法,然后讓他先等一等再明白,明白了再說。

  我還見過一個,“我是哪哪什麼教授,我用一種藥,免費的,一天兩萬,一針兩萬啊!我是免費的,這是個新藥,你市場上還沒有的。”
  他越說越近,我說:“你停藥。”
  他說:“那可不行,那不要錢,一天可兩萬啊,那不要錢哪!”他重復著這麼說。
  哎!
  我說:“不就是個免費的小白鼠嗎?”
  沒想到啊,太激動了,我把這個話說出來了,說出來了人家沒理會。
  “不是,人不要錢,這是個慈善行為。”
  我說:“不能停啊?”
  他說:“不能停,我還有幾個月,反正我得打完了。”
  我說:“你打完了再說吧。”
  “好,行,麻煩你了。”走了。
  這個樣兒的人你治不了,我也治不了。你還是要等一等讓他先明白,你又解決不了這問題。
  我記得在50年代,農村有一些人迷信鬼神。一個有病的人被巫婆燒死了,一家子都不覺悟,我當時我就很受刺激。我說人都這樣了,他說“我們不是死了,你難受什麼呢?升天了!”
  “哦!”我說:“我明白了,真明白了,我真的明白了。”
  “你要明白可不容易。”
  我說:“也容易,我明白了。”我明白什麼呀?我明白,你因為愚昧而死,因為愚昧而生的這麼快樂,就這麼回事。我就明白了這麼兩點。

  今天我們的迷信,更不亞於迷信鬼神,我們要再提迷信鬼神,怎麼你信這個呀?今天人不是這樣,人在說這個:“你有福啊!你幸運啊!你被選上了!”是吧?這不是在青島選200個人嘛。看誰當免費的試驗品吧。不就這麼回事。

  這個事件我敢說大多數人是可以明白的,有極少數人是明白不了的,就像人燒死的,他說我們那不是死,是升天了,你相信嗎?你相信我說的這個嗎?你注意一下,你以后肯定會遇到的,這是一個治心臟病的過程,等到好的時候啊,就有許多快樂。你看,我給你治心臟病,你重度脂肪肝也好了,前列腺肥大也好了,好幾十個病都好了,臉上黑斑也沒有了,返老還童了。你就有無限的喜悅。

  可是呢,我們還要說,如果說你每天守護著10個病人,你怎麼去對待他?你可以設身處地想一下,怎麼著去對待這10個心臟病人?如果我們要是選200個人,咱一個人守護著10個或者是5個,你怎麼去守護他呢?你先考慮一下,不必急著回答,咱們還有時間去設計一套立體的,利用人的本能設計一套方案,這有一點創造性的思維啊。

  (學生)要是守護著這10個病人,首先通過和病人溝通、瞭解,瞭解他們的脾氣、習慣,針對各種情況具體地分析,照顧和要求他們的飲食起居。比方說吃飯,吃飯除了吃強生粥,喝化脂湯,生化湯之外,經常吃一些蔬菜,就是西醫所說的脂溶性的食物,少吃或者儘量不吃高脂肪的東西。起居方面是早睡早起。這個運動啊,從少到多,逐漸的。比方說散步,今天走500米,身體弱的,隔一段時間走個一公里兩公里。在這期間最關鍵的一點是,通過溝通,讓他們逐漸的認識生命,認識生命本能系統,然后讓他們自己意識到,什麼是對他有利的,什麼是對他有害的,怎麼做能讓他儘快地好病癒病。而且這樣做話,還可以做到,他病好了以后,不會再走回頭路,不會再走原來那條路。比方說感冒發燒去退燒,去吃化學藥,我覺得這樣是比較圓滿的,我就說這幾句吧。

  (郭老)說得不錯呀,臨時發揮。你有兩個地方可以說三個地兒,第一個是瞭解病人,瞭解他的習慣和他的性格,對吧?這是一個,你記下來。第二個呢,要對他傳播醫學知識,以本能論為主,認識生命。這樣他的病好了以后啊,不再走回頭路,不再生這個病了。這是非常好的一個事,記下來。

  (聽者)我覺得病人走到這一步,肯定跟他的觀念很有關系,他接受的一些現在西醫的觀念,就是他們這種用藥,讓他們真要認識咱們治病的原理和機理,把他停藥的顧慮打消掉,這個確實是需要經常溝通,給他增加信心。如果中間出現什麼小的問題,我們又能及時幫他們解決,這樣就可以增加他們的信心。我覺得經過一段治療,肯定能夠成功。

  咱們現在,好好的多講幾次,把這個心臟病、糖尿病這一塊講透了,講得熟之又熟,熟透了,并且相關的護理,我們也把他設計一個模式,設計一個中醫的模式。咱比方說,我們醫生做護士,護士學醫生,一個人守護五個病人。不穿白大衣,著裝,一漂亮,二便於工作,三舒服,這麼三個原則來著裝。病人選擇護士,醫生和護士一體。他想讓誰,挑誰就是誰,看誰順眼,喜歡誰,他就可以挑誰。還有,膳食三餐,我們安排,說不清哪是藥、哪是飲食,就說不清了,你愛吃,我想給,你好病,我快樂,完了就這麼個原則。再一個,娛樂的時間,多種多樣。休息的時間,可以看光碟,看我們的光碟。你可以按摩,一個是治療的按摩,一個是非治療的按摩。非治療的按摩是什麼呢,讓你放鬆,精神放鬆,身體放鬆,養生的。一個養生按摩,一個醫療按摩,按摩包括針灸。再一個就是娛樂,多種形式的,喜歡什麼來什麼,散步,聊天,一切在自然之中。

  (討論……)

  咱們現在呀,研究這個護理,找出一個方案來,你對於護理有個什麼設想,你按照本能系統的要求,怎麼著去護理他?怎麼著去保護這個生命?怎麼著去完善這個生命?反正這個,多是老年吧。
  現在是研究護理的一個方案。

  (學生)實際上大眾啊,并不瞭解老年性疾病、高血壓、糖尿病的機理到底是什麼,大部分人不知道,聽了您的本能論以后,他覺得原來這麼回事,提高血壓原來是身體本能的一種反應,原來接觸到的東西,完全是被綁架的現代醫學的觀念。大部分人都是盲從,他根本不瞭解,作為基本醫療的普及,作為本能論的普及,還要做到社區的、大眾的層面。包括您說的昨天看的報導,他們拿出200個人來,我們也拿出200個人來做行不行,我來給你治療。你只是拿兩百個人來研究,至於其他的目的咱也不知道,不得而知。那麼我拿出200個人來甚至300個人,我來給你治療,一年以后甚至不到一年,完全把這個人可以治癒。

  (郭老)我們說一年,好病的長短不齊,沒有一年的。這個事情我們可把他做成,你有信心嗎?

  (學生)我當然有信心!

  (討論……)

  咱們要自己設計這三餐,是藥也是飯,是飯也是藥。要是在醫院住,這個療效啊,這個痊癒率說不定多高,我都不知道他有多麼高。讓病人天天在快樂當中度過,帶領他們鍛煉312,把你們按摩的大本事,施展施展,讓他們舒服舒服。舒服就放鬆了,放鬆了,那個信息傳遞,特別的靈敏!全身都運動起來,很快地好。這是中醫,你看多麼快!一個新紀錄從這開始,世界醫學的新紀錄!


背景:“挑戰牛津!”——郭生白應對“牛津大學心臟保護項目”

根據2011-09-18郭生白公益講座整理
 

(責任編輯:admin)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請注意甄別內容中的聯系方式、誘導購買等信息,謹防詐騙。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一鍵舉報。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国产成人无码免费视频在线观看,夜夜未满十八勿进的爽爽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