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tshang / 待分類 / [中醫人生]郭博信原創:經方時方融匯辯證...

分享

   

[中醫人生]郭博信原創:經方時方融匯辯證論治貫通

2014-10-26  ntshang

劉觀濤按:

 

近日,收到著名中醫家郭博信老師給我寄來的包裹,打開一看,是他寫的一本新書《中醫是無形的科學:我對中醫的實踐與思考》。我微微一笑,因為這本書,我已經在書店中看到后就立刻買來先睹為快!

郭博信老師是山西著名老中醫李可的大弟子,是名副其實的“鐵桿中醫”。

我曾專門約請郭博信老師向青年學習們介紹過他的中醫學習和臨床之路。

 

郭博信:經方時方融匯  辯證論治貫通

        郭博信  撰文

 

郭博信,1943年生,1968年畢業于山西大學中文系,1970年在李松如老中醫指導下自學中醫,1978年經山西省全省中醫統考錄為中醫師,并任臨汾紡織廠職工醫院中醫科主任、山西科學技術出版社醫衛室主任、總編輯,《中醫藥研究雜志社》社長,師從三晉名醫、臨床大家梁秀清、黃杰熙、李可等,20056月應邀赴澳大利亞為外國友人治病,并在墨爾本皇家理學院中醫系、維多利亞大學中醫系、澳洲中醫學院、悉尼中醫學院等地作傳承中醫、提高療效的巡回演講,引起強烈反響和廣泛好評,主張回歸傳統求真務實,惟有繼承才能創新。認為學習中醫應以唐宋以前著作為主,兼吸納明清以后諸家經驗,治病以大劑量用藥為特色,著重研究《諸病源候論》中的“三尸蟲”理論在臨床中的應用。主要著作有《明清臨證醫話精選》及論文“貴在傳承,重在療效”等。

 

如何傳承中醫,如何提高中醫療效,這是目前整個中醫界關注的問題。這個問題涉及到中醫教學體制、教學方法等諸多方面。我個人從事中醫工作30余年,時時刻刻也都在思考著這個問題。現在,談一下我個人在臨床實踐中的體會和看法。

一、四診合參 脈診為重

中醫看病,以辨證論治為核心,在辨證論治中又以四診八綱為要目,四診八綱中又以四診為前提,由四診才能識八綱。在望聞問切四診中,雖然脈診排在最后,但它是中醫診斷學中最重要的一環,起決定性作用的一環。四診不能平起平坐,其他三環—望、聞、問只是條件,而脈診是最重要的憑據。清代毛祥麟說:“切脈辨證立方,為醫家三要,而脈尤重,蓋脈既明,自能辨證,而投藥不難也。”(《對山醫話》)吳鞠通也說:“四診之法,惟脈最難,亦惟脈最為可憑也。”(《增訂醫醫病書》)這說明脈診的重要性遠遠高于其他三診。所以《內經》的162篇里,討論脈象的就有30余篇,《難經》的八十一難,前二十難說的也是脈診。《傷寒論》講的是“脈證并治”,脈在證的前面。老百姓找中醫看病,俗呼為“看脈”,意思是“看脈”二字可以代表整個診病過程與醫生本身的學識技術高低,那是因為他們從看病的實踐中感受到,一個好中醫必然精于脈診。換言之,只有精于脈診,才能作一個好中醫。

事實上歷代醫家無不把脈象作為辨證論治的關鍵。我的老師梁秀清在學醫之初,先學了3年脈診,他憑著這一手脈診的硬功夫挽救了許多癌癥患者的生命。我的另一位老師黃杰熙也是對脈診的學習和研究下的功夫特別多,上從《內經》《難經》《傷寒論》《金匱要略》入手,下從歷代脈書與名醫醫案中搜求研究,并一點一滴加以驗證,才掌握了“憑脈辨證”這一中醫看病的“訣竅”而成為臨床大家。我自己在開始學習中醫的幾年里,盡管背熟了藥性和許多方劑,一到用時就對不上號。后來拜師學了點憑脈辨證的本領,才在臨床中大有長進。

去年夏天,我在省城某大醫院應邀診治一個住院病人,男,36歲,高燒(38~39度)20日不退,經省城各大醫院專家會診,打針輸液均不見效,從外表來看,最大的特點是怕冷,雖在夏季的三伏天,仍然穿著羽絨服,十分虛弱,連說話的勁兒也沒有,但診其脈卻浮數而濡,沉取也有力,看其舌苔白厚似一層面粉,但舌苔中心色黃,據脈診判斷其為暑濕之熱過重、外形寒而內大熱的暑濕證,遂開方用生石膏150克、滑石粉60克,佐以黨參30克、知母30克、連翹20克、苡米30克、佩蘭10克、蒼術15克、香薷15克、甘草10克,這個方子總的意思是清熱利濕、芳香化濁、扶正祛邪,令其4小時服1次藥,服藥兩劑燒退病愈,神清氣爽,出院回家。此案若僅從望診問診,見其如此惡寒,很容易判斷成風寒感冒,那就大錯特錯了。

我曾治過一個50多歲的老婦,患子宮大出血,一蹲下就出血,家里兩個瓦盆都滿了,弄得屋里地下都是血,觀其面色蒼白,語言無力,脈微弱,病勢垂危,急令其用1枝高麗參切小塊開水一次送服,很快就不出血了。還有一個年輕女醫生來了月經20多天一直止不住,兼有脫肛,脈細弱,令其服一小塊人參,約指頭大,很快經血就止住了,后來又服了半枝人參,身體也好了。書上并沒有說人參有止血作用,但以上兩例從脈診來判斷,均屬氣虛,用人參補氣就能止住血,因為氣是血之帥。用人參必需掌握其脈是沉細弱,倘是浮或數均不能用,那等于火上加油,兩寸沉弱也能用。但關尺很大就不能用,那就會把肝火引上來,只能加重病情。六脈沉細最好用,當然如果有口干現象,最好配上天冬、生地,叫做天地人“三才湯”,用來治療氣陰不足。

如果遇上疑難證,那更得要憑脈診來用藥。我曾跟我的老師黃杰熙看過一個怪病,她是一個中年婦女,平時她跟好人一樣,只是不能上樓或上坡,上則眩暈倒仆,十分駭人。多方醫治無效,住省某大醫院治療近1年。CT、B超等各種儀器也檢查不出病來,作心臟病試治之,根本無效,院方以“不知何病”相辭,只好出院回家靜養。當時黃師診見其寸脈大而兼實,關尺則沉遲細小,斷為氣血郁停上焦、難于周流中下兩焦所致。上樓上坡,則郁血上奔,沖激腦部,故眩暈仆倒;走平路則無激動,故安然無恙;下樓、下坡,則氣血下注,故亦平安。遂治之以懷牛膝、代赫石等引血下行之藥,兩劑即痊愈,結束2年之休養,隨即上班,后逢“九九”重陽節,隨其家人登上霍州郊區最高山峰,上下自如,勝過常人。此案若不依脈診何以能斷其為氣血郁停上焦而愈此怪疾呢?

西醫診病靠的是聽診器、X光、B超、CT、多普勒、心電圖等以及各種化驗數據,這些只可作為中醫的參考,不得為中醫處方用藥的憑據。中醫診病靠的就脈證,脈證不明,有如盲人夜行,方向不明,用藥豈能奏效?有位中醫在報上發表文章,說什么“中醫不能停留在三個指頭一個枕頭上”,這話貌似有理,實則是誤人子弟之談。他可不知道這“三個指頭一個枕頭”里有大學問。孫思邈說:“夫脈者,醫之大業也,既不深究其道,何以為醫者哉!”(《備急千金要方》對于脈診這樣一個重要的內容,在5年中醫大學教育中,只占了區區20個課時,而且授者多不懂脈診,講課往往是一帶而過。造成學生在臨證時指下茫然,只好據問診而來的征象,以成方經驗為用,這就叫本末倒置,所以治愈率不高。所以許多人覺得中醫很難學,中醫院校畢業生乃至博士生盡管背了滿肚子方劑,一到臨床還是開不了一張對證的方子,甚至在臨床中干了多少年療效還不好,原因是多方面的,但最主要的還是沒有突破脈診這一關。如果說學習中醫有什么竅門的話,脈診就是最主要的竅門。掌握了這個竅門,臨證中憑脈辨證兼顧其他三診,陰陽表里寒熱虛實就能看清楚了,用藥大方向對了頭,就會減少失誤,就不難取得療效,甚至能治愈許多疑難病。

二、辨證論治 謹守病機

中醫看病,一定要用中醫的思維去審因論治、組方遣藥,才能取得好的療效,決不能受西醫的思維、西醫的病理藥理的影響,否則就會自覺不自覺地脫離中醫軌道,治療上就會誤入歧途。

2000年我隨李可老師診治一37歲農婦,她患原發性高血壓18年,由于暴怒引發蛛網膜下腔出血,昏迷48小時,隨后暴盲。診見寒戰咳逆無汗,查顱內血腫、水腫,雙眼底出血。李師見此婦稟賦素壯,癥見寒戰無汗,純屬表實,遂與麻黃湯1劑令服。次日診之,夜得暢汗,小便特多,8小時約達3000毫升,頭脹痛得罷,目珠脹痛亦止,目赤亦退,血壓竟然復常,已可看到模糊人影。又以通竅活血湯沖服水蛭末12克,調整一段終于復明,視力:右0.8,左1.2,病愈一年后隨訪,血壓一直穩定。麻黃、桂枝升壓,現代藥理已成定論,近百年來已列為腦血管病用藥禁區,這幾乎成了每個中醫的常識,而李師卻用麻黃湯治愈不可逆轉的高血壓,豈非怪事?其實不怪,李師之所以成功治愈此病,就是因為他未受現代藥理的束縛,而是用中醫理論去分析本案病因病機的,即:由于寒襲太陽之表,玄府(毛孔)閉塞,寒邪郁結于內,氣機逆亂上沖,邪無出路,遂致攻腦、攻目,邪之來路即邪之出路,故用麻湯發汗,隨著汗出,小便得利,郁結于大腦眼底之瘀血、水腫亦隨之而去,腦壓迅速復常。可見中醫汗法之奧妙,并不單在一個“汗”字,通過發汗還可以通利九竅,宣通臟腑之氣,從而消除溢血、充血之水腫,若按現代西醫的病理藥理揣測中醫的病理病機,常是驢唇不對馬嘴,何能取效?

按照中醫思維去治病,最忌諱的就是頭痛治頭、腳痛治腳。去年我接診了一個男性病人,他33歲,但從23歲時開始看病,整看了10年,花完了他所有積蓄數萬元,吃了幾千副藥,越看越重。找我看時,他已是瘦弱不堪,吃飯只能喝一小碗稀飯,睡覺只能睡一個多小時,他幾乎要絕望了。他是什么病呢?就是全身極度怕冷,到處疼痛,手腳冰涼,夏天大熱天還穿著羊毛衫,喝水幾乎要喝滾燙的水,一點涼水都不能喝,看到別人用冷水他就嚇得趕緊跑掉,面色青黃,口唇紫黑,舌苔白,中間稍有點黃,舌質紅,嘴里酸甜苦等各種滋味都有,二便不暢,小便時痛,跑遍了省城各大醫院始終也未診斷出什么病,我診其脈弦數,斷為濕熱郁阻,用扁蓄、瞿麥、梔子、滑石粉、車前子、燈芯、竹葉、甘草梢、大黃、芒硝等清熱利濕,5劑后諸癥好轉,40劑后,10年痼疾竟豁然而愈。回過來再看他10年來所服中藥,無非是見他怕冷,就開當歸四逆湯、麻黃附子細辛湯等,可是他越服越怕冷,我在方中未用一劑熱性藥,現在他已不怕冷了,冷水也能喝了;一見他食欲差,就開焦山楂、炒麥芽、神曲等消食開胃的藥,可他越服越不想吃飯,我在方中一味開胃的藥都沒有,他現在能吃飯了,一頓飯吃兩大碗面條還覺得不夠;一見他失眠,就開炒棗仁、遠志、柏子仁、龍骨、牡蠣等養血安神的藥,但越吃越睡不著覺,我在方中未用一味養血安神的藥,他現在每天晚上能睡7~8個小時,等等。從這個例子我們可以看到,中醫辨證論治最重要的是謹守病因病機,才能取得療效,醫圣張仲景所說的“觀其脈證,知犯何逆,隨證治之。”這就是中醫看病的十二字真言,不管疾病有千種萬種,疾病譜如何增加,我們按照這十二字真言去做,就可以一通百通,以不變應萬病,取得療效,甚至破解世界醫學難題。

三、熟諳藥性 權衡劑量

中醫看病,就三條:診脈、辨證、用方。方是藥組成,熟諳藥性是前提。熟諳藥性只背熟大學課本《中藥學》還是遠遠不夠的。真正掌握一味藥,不僅要知其然,還要力求知其所以然,才能真正用好它。

比如黃芪,皮色紫黑,紫可入心補心氣;黑可入腎補腎氣;氣溫與肝氣相投,故可入肝補肝氣;肉色黃味甘入脾大補脾氣而生肺金之氣,且諸氣皆統于肺,肺行呼吸,是為諸氣之總司令,所以說黃芪于人身諸氣皆補。又黃芪生于中國北方,根長數尺,深入土中,其根體極松,孔道多而大,下吸地下黃泉之水,上滋苗葉。這與人身結構相似,人身氣生于腎,由氣海上循油膜而達口鼻,與黃芪之氣由松竅而上滋苗葉者無異。明白個中道理,我在臨床中,不管遇到什么疑難雜證,凡見氣虛下陷者,皆重用黃芪,療效很好。比如我曾治療一個40歲男性糖尿病患者,極其瘦弱,全身一點氣力也沒有,走路稍快即氣喘吁吁。胸悶氣短,兩寸根本無脈,關尺脈稍微摸看一點,證屬大氣下陷。令其每日服黃芪30克,連續服了兩個多月,人也有了精神,體重也增加了,化驗血糖尿糖皆恢復正常。只是服藥后出現口干口苦,知服黃芪造成了內熱,遂加知母30克同服,又服了一個月,一年后隨訪,糖尿病未復發。

辨證準確,熟諳藥性,選對藥方,這還不夠,有時還得用足量,才能取得療效。2001年曾接診過另一例37歲男性糖尿病患者,在某醫院住院20余日,西醫以降糖片、胰島素之類藥品治療,中醫則按消渴證與服滋陰養液中藥,口渴雖止,但身體異常消瘦困乏,血糖雖減,還是時多時少,小便比常人多數倍,診其脈極沉細弱,舌苔中心剝落一片,且有血肉干燥裂紋,飲食精神不振,小便時可嗅出糖氣與香蕉味。根據脈證診為氣虛下陷,津液不升,遂處方:黃芪30克、升麻6克,以升津液,佐以山藥30克、生地30克、元參20克、麥冬20克以滋陰;并用川萆薢15克以固小便,藥進4劑,絲毫無效。思之再三才恍然大悟:此人脾氣不足失掉統攝糖質能力,故隨津流出,黃芪量小殊難奏功,再之前醫已服過許多滋陰養液藥,脾已為水濕浸泡而脹大,脾之不運必有瘀血水濕互阻,氣不返而津不升,故口干不欲飲,法當用黃芪大補脾氣,兼以活血化瘀并固腎關,遂又處方:生黃芪90克、升麻6克升津補脾,桃仁10克、紅花10克、血竭3克(為末沖服)、郁金10克活血化瘀;蒼術10克燥濕引入脾經,川萆薢10克利濕而固小便。此藥連服兩劑,血糖減少,尿量亦減。后每診皆加黃芪30克,余藥不變,漸加黃芪至每劑240克時,小便已近常人,尿中已無香蕉味與糖氣,化驗尿中已無糖,血糖亦恢復正常,遂又將黃芪逐漸減少而服之,以善其后,到減至90克時停藥觀察,一年后亦未反復,此病治療1個多月,服黃芪5公斤多,始收全功。

治療急危重癥,更需要大劑量用藥。2000年10月6日,我在某醫院治過一個心腎衰竭的病人,當天下午6時忽然不能說話,以手指比劃心臟,示意此處極端痛苦,不能平臥,呼吸難以繼續,面色晦暗,口唇指甲青紫,手冷過肘,足冷過膝,汗出如油,舌紅光無苔,脈浮虛大而數(260次/分),血壓已測不出,氣息奄奄,證屬陽脫陰竭,危在傾刻,速與李可老師的“破格救心湯”:附子、山萸肉、干姜、炙甘草、紅參(另煎濃汁對服)、生龍牡粉、麝香,因病勢危急,用開水武火急煎,隨煎隨喂,8時許,病勢未轉,二劑時附子加量,病情稍穩定。11時又服第三劑,附子又加量,病勢開始趨緩,至次日清晨6時,還不喘,口唇指甲青紫已退,四肢轉溫,不能坐起說話,脈亦變緩(90次/分),血壓160/70毫米汞柱,調理1個星期后出院。使用破格救心湯的關鍵是附子要重用,這個病人附子用至300克時,才轉危為安。我知道澳大利亞不許用附子,我舉此例只是想讓大家知道,我們常用大劑量附子搶救危重病人。因為我們了解附子為強心主將,其毒性正是起死回生的藥效之所在!世人對附子的誤解遲早會改變的。

熟諳藥性,治病時有時不用方劑,只用一味藥也能治好病,甚至收到奇效。當然,用一味藥治病,劑量就得大。下面舉一些我治過的例子。

有一60歲男性患者,一連好幾天心跳心慌,頭上出汗,身上無汗,嚴重時甚至一下暈倒在地,診其寸脈大而實,余脈皆正常。此為脫癥,時間長了也危險。我令其用甘草60克,先熬了喝,又再泡著喝,一劑即愈。此即“甘以緩之”也。

有一位20多歲婦女,產后失眠已3個月,嚴重到通宵不眠,遍服中西藥無效,疲憊不堪,痛苦異常,奶水也沒有了。我診其脾胃脈沉極弱,顯然是脾虛胃弱所致。前醫根據《內經》“胃不和則臥不安”用半夏秫米湯也沒效。我開了白術60克令其煎服,當天即能睡3~4個小時,連服10天后,已能睡7~8個小時,飲食也增加了,奶水也有了。此因土主鎮靜,土氣不足亦睡不著,非大補脾土難以奏功。

有一40來歲男子,很瘦,全身疼痛,吃什么藥都沒效。診其脈大而空(血少)近于革脈,《金匱要略》說:“男子平人,脈大為勞,脈極虛亦為勞”,此為勞病,我令其每天用生地120克,煎水服之,服了近半個月才不疼了。瘦人多火,此人是血不足的“痹證”,用大劑生地滋陰(補血)降火就不痹了。《神農本草經》說生地“除痹”,除的就是這種“痹”,不是什么痹都除。

有一個10來歲小兒患尿血1年多,瘦弱不堪,尿黃赤疼痛,尿到石地板上都染上黃赤色,難以清洗掉。前醫開的都是導赤散、八正散等利尿止血藥均無效。我給他開了120克甘草梢,讓分四五次煎服,服了第一煎尿就變白色了,藥盡病愈。甘草梢清火解毒,又能利尿,不須引經藥,以梢導梢,服后藥力一下子就到了膀胱陰莖,雜藥亂投反而無效。

我舉以上這些例子,主要是想說明,我們作中醫的,一定要知道光按照教科書或藥典上規定的劑量用藥,在許多情況下是不夠的,特別是對于久治不愈的疑難病、急危重癥,必須用大劑量才能提高療效。像肺癌晚期病人一口一口咯血,我都是辨證方中加入大劑量仙鶴草,三五劑藥就能止住咯血,不咯血了,說明病情好轉,病人也增加了用中藥的信心,有的竟神奇般地治愈了,有的延長了壽命。這些大劑量用藥是我個人在實踐中摸索的經驗,僅供大家參考,不能照搬,辨證不準確,大劑量用藥就會出差錯。

當然,也有的病,大劑量用藥沒作用,反而小劑量用藥才有效。例如“梅核氣”,即咽喉有異物感,咯之不出,咽之不下。我按書本上學來的半夏厚樸湯很少取得療效,而用白芥子1.5克、桔梗2克、甘草1.5克、硼砂1克、陳皮6克、烏梅9克,利咽豁痰,劑量雖小,每每取效。因為中醫有句話,叫“治上焦如羽,非輕不舉”,意思是治上焦的病用藥像羽毛一樣輕,才能取得療效。又如春天感冒,頭微痛、鼻塞、咳嗽、微熱、惡風,此為風傷衛之輕證,需用《時病論》的微辛輕解法,即用蘇梗5克、薄荷3克以輕宣肺氣;牛蒡子5克、桔梗5克,以解太陰之表;瓜萎殼6克、橘紅3克,以暢肺經之氣,常是一二劑收功,倘用麻桂羌防辛溫解表,則藥過病所,不僅病不得愈,反而造成表虛汗出,腠里疏松,留下稍受風寒即感冒的毛病。總之,劑量大小一定要因人、因病、因時而異,該大則大,該小則小,不可一概而論。

四、多種劑型 各有所宜

自古以來,中醫治病不僅有湯劑,而且還有丸散膏丹等劑型,只是今人治病,大多只開湯劑,忽略了其他劑型,影響了療效。

肺癌晚期,多數患者出現陰虛內熱的癥狀,最典型的是手足心熱,患者覺得從骨頭里往外熱,睡覺時手足露在外邊,經常用身體貼住墻壁,嚴重時手足不能離開涼東西。對于這一癥狀,我開過多少滋陰清熱的藥方很難見效。一開始我用的是梁秀清老師傳給我的“清骨散”,即:當歸、地骨皮、丹皮、麥冬、滑石粉、山藥、黃芩、厚樸這8味藥,用湯劑病人服了近一兩個月也不見效,后來我還是用這個方,按老師所說的,做成散劑,每次服3克,每天服3次,很快見到效果,一般服用7~8天,手足心即不熱了,整個病情也有了好轉。

蟲類藥一般用散劑也比煎劑效果好,我治療腦中風后遺證、冠心病、心絞痛等疾病,因這些病均屬于氣血痰瘀交阻經絡,故用走竄的蟲類藥煎劑治療,效果不明顯,后來改成散劑,則療效卓著,處方:全蝎10克、水蛭20克、地龍20克、蜈蚣5條,共焙干研末,每次服3克,每日服3次,名為“蛭蝎散”。去年我治療一個80歲腦血栓病人,右半身不遂,臥床不起,我開了6劑補陽還五湯,兼服“蛭蝎散”2個月,至今已1年多,這個病人一切行動如常人。還有的半身不遂病人未服湯藥,只服“蛭蝎散”就痊愈了。

有的病需慢慢調養,則可做成丸劑,如一中年婦女患脫發,頭發越來越稀疏,已露出頭皮,診見脈澀,斷為腎虛瘀血所致,用沙苑子100克、三七50克、藏紅花50克、蓮須200克,共為末蜜丸(每丸9克),每日早晚各服1丸,3個月后再見到她不僅已不脫發,而且長出了新發。

中藥外洗,因藥物直接接觸患部,見效更快,比如外痔出血,用荊芥、防風、透骨草、白礬各10克,開水沖泡熏洗,當即見效,頂多用4~5次即痊愈,相比之下,內服中藥效果就慢得多了。還有骨折后或扭傷后,疼痛不止,吃中藥也來得慢,可用當歸、透骨草各15克,紅花、羌活、獨活、荊芥各10克,血竭、桃仁、乳香、沒藥、防風各6克、海桐皮12克,共煎熏洗,舒筋活血定痛,常是一兩劑腫消痛止。

外用藥有時也能治療急癥,如一個晚期肺癌病人,這人不太想信中醫,有一次他妻子給我打來電話,說他忽然小便不通,小腹憋脹難忍,用西藥也無效,醫院要給他導尿,他不愿意,因為他看見另一個病人用導尿無效,醫院為他在小腹部打了個眼往出排尿,所以他不愿意受這個罪。我讓他用7粒白胡椒、1根蔥白,共搗爛,敷臍上,后來他妻子打來電話說敷藥兩個多小時后小便即通暢了,他妻子問他:“你不是不相信中醫嗎?”他高興地說:“這回我想信了!”他的主治大夫也說:“想不到中醫這么神。”從此這個病人開始認真服中藥,原來醫院話他活不過一個月,現在3個月都活過來了,而且病情一天一天在好轉。

中藥還有酒劑、滴劑等等其他各種劑型,均有其各自的適應癥。以上這些例子說明中醫治病除了要用內服的湯劑外,其他劑型也不可忽略。對一個疾病,采用多種手段治療,會取得意想不到的效果。

五、心有定見有方有守

山西已故名老中醫劉紹武,給人看病時,常要求病人服藥100劑。過去我對此頗為不解。但是隨著臨床的時間長了,看病多了,才感到治療一些頑固病,決非幾劑湯藥就能解決問題,必須有方有守。

所謂有有方有守,即對某些頑固病、慢性病,一直守方治療,證不變,方也不變,甚至像劉紹武說的那樣“百付不更方”。因為疾病是日積月累而來,那么疾病的治療也得日積月累而去。也就是說,疾病的發展過程中有一個本質的東西,決定病變的終始,非到病變的發展過程的完結,疾病不會痊愈,因此,治病必求于本,本質不變,方不可變,變則無效,甚則半途而廢,前功盡棄。疾病的頑固性決定治療必須有肯定性。

2003年1月29日,我曾診治過一位姓陳的69歲男性病患者,當時是由其子接我去其家診治。這位患者2002年曾在河北石家莊某大醫院檢查確定為心臟冠狀動脈血管狹窄,阻塞60%,并有萎縮。西醫的意見必須在阻塞處做兩個支架,當時做一個支架需人民幣8萬元。但主管醫生說因阻塞處正在冠狀動脈血管交叉處,因此手術有一定的危險性。患者系河北省正定縣一農民,因無力支付高昂的手術費,轉而由其子接來太原求中醫治療。當時我見他時,他面色蒼白,削瘦,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去衛生間得扶著墻壁走,手顫抖不能洗臉,全身軟弱無力,動則汗出,心慌氣短,喘息咳唾,頭暈目眩,胸部憋悶,胸痛徹背,脈極沉遲細弱,并有結代。詢之尚有小腹冷痛、晨起即瀉之30年痼疾。此屬素體陽虛氣弱而兼寒凝血瘀,與《金匱要略》“胸痹心痛短氣”病證相似,遂擬一溫陽益氣、化瘀通脈之方與服,10余劑后癥情緩解,遂回河北農村老家堅持服藥,其間曾7次打電話述說病情,我則囑其主方不變,稍事修改。2005年8月20日,又與其子來我診所,時隔兩年零8個月,見其面色紅潤,體態豐滿,說話有力,整個變了一個人。他高興地說,他現在全身有力,什么農活都能干,也能去趕集,還幫助村里蓋房子,爬高上低一如常人。胸部也不憋疼了,診其脈和緩有力,亦無結代,患者告我,他兩年多來,一共服藥340余劑。父子欣喜之情溢于言表,并且拿出了我給他開的藥方,處方如下:

瓜蔞30g、薤白20g、丹參20g、川芎15g、紅花10g、降香10g、黃芪30g、黨參20g、香附10g、茯苓10g、麥冬10g、五味子10g、仙靈脾15g、附子15g、桂枝10g、炙甘草10g、水蛭10g、地龍10g、蜈蚣1條、生姜三片、大棗30g。

這是一個主方,他服了100余劑,其余7次改方除去掉附子外,余皆不變,有時兼加補骨脂、肉豆蔻、吳茱萸等,現在他不僅冠心病痊愈了,而且小腹冷痛、晨起即瀉30年之痼疾亦愈,過去三天兩頭感冒,現在一兩年也沒感冒。過去一點冷食也不能吃,現在夏天也敢吃西瓜了。他兒子還回憶說,過去我們小時候,我爸經常讓我們上去踩他的小肚子。可見患者痼疾痛苦之甚。

這是我在有方有守方面的一個典型病例,事實上許多慢性病、頑固性疾病,都是長期服藥才能見效。我治療晚期肺癌,都是在服七八十劑后才在拍片時發現病灶縮小的。因這些病由量變到質變的過程中表現極為輕微,這就如同我們澆花灌水一樣,必須循序漸進,假以時日。老百姓說的“得病如塌墻,治病如抽絲”,就是這個道理。

這里關鍵是要心有定見。心無定見,急功近利,朝令夕改,也是醫家一誤。心有定見,那就是對疾病的本質要診斷準確,用藥準確,中醫也叫絲絲入扣,才能功到自然成。反之,如果你辨證不準確,犯虛虛實實之戒,就會造成失誤。或者你的用藥與疾病的本質沾不上邊,風馬牛不相及,絲毫無效還不知改方,服藥多了就會造成身體內藥物蓄積中毒,造成肝腎損害,那就不謬不然了。脈變、證變、法變、方變、藥變和守方不變是一個事物的兩個方面,核心還是個辨證論治,“有是證用是藥”。

六、求真務實 學以致用

中醫學既是古老的醫學,又是嶄新的醫學。說它古老,是因為它有數千年的歷史;說它嶄新,是說它的系統的理論體系和確切的臨床療效,讓世人刮目相看。如果說建立在實驗醫學的基礎模式上的西醫是微觀醫學科學殿堂的話,那么建立在整體觀念基礎上的中醫學就是另一座宏觀醫學科學殿堂,它是以辨證論治為核心——即在整體之中注重個體的理論醫學。在現代科學技術飛速發展的時代,學習古老的中醫,不僅不是醫學歷史的后退,反而表明了醫學思維的突破,代表了未來醫學的方向。

但是中醫這個學科的特點是它的實踐性非常強。中醫理論產生于臨床實踐,反過來也只有通過臨床實踐才能真正理解它、運用它。中醫從來都是用它的臨床療效來征服世界,而不是靠它的理論來說服世界。因為在中醫這座科學殿堂里,有它自己獨特的語言,如陰陽五行、八綱辨證、升降浮沉、四氣五味等等,局外人不知所云,翻譯到外國也缺乏全面的對應語,中醫圈里和圈外人很難溝通,如果我們學了中醫理論不去運用或者不善于運用,那有什么意義呢?學了不用等于白學。我的一位中醫朋友,他能將《傷寒論》一字不漏背下來,甚至哪一個問題在哪一頁上他都能說過來。去年初春有一個咳嗽病人他治了兩個月也不見好轉,后來他請我治療,我開了三劑藥,這個病人就好了。他看了我開的方子,脫口而說:“哎呀,這不是小青龍湯嘛,我怎么沒想起來呢?”我一看他開的方子,原來是川貝、紫苑、冬花、百部、桔梗、甘草一類的止咳套方,沒有辨證,怪不得沒效。我們學習中醫,切不可理論和實踐脫節、學用兩張皮,一定要求真務實,學以致用。不過,我在這里更要強調的是在臨床中要求中醫之真、務中醫之實。

2004年我曾接診一個70來歲的女病人,言其得了糖尿病,說她親自嘗自己的尿是甜的,連她用過的尿盆也粘有糖性物,空腹血糖13.5,尿糖 ,她說曾服過降糖藥也不頂事。已多日臥床不起,呈重病面容,我趕緊開了蒼術、元參、麥冬、地骨皮、桑白皮等中醫降糖藥,結果吃了5劑藥,血糖尿糖紋絲不動。二診時診其脈弦稍數,舌質紅苔黃,詢之口苦咽干,胸脅苦滿,寒熱往來,惡心不欲食,我才恍然大悟:此乃少陽證也。于是置“糖尿病”于不顧,開了小柴胡湯3劑。三診時適其家,她正在炒菜做飯,居然換了一個人,言其小便清利,化驗時空腹血糖5.5,尿糖也沒有了。我自愧一診時疏忽,一葉障目,不見泰山,幸虧二診及時改弦更張,回歸中醫,不然此病何以得愈?

20年前我曾隨黃杰熙老師診治一位50來歲女性患者,當時她已在省城和北京各大醫院檢查,均確診為宮頸癌Ⅲ期,幾經專家教授會診治療,時好時壞,時過一年,依然如故,院方辭為不治。建議采取保守療法,控制病情,延緩死期。當時診其兩手六脈皆沉遲無力,兩尺兼澀,觀其體形瘦弱而面無血色,略帶浮腫,聲顫音微。患者自述:納少,大便數日一行如羊屎,小便短澀混濁,陰道時流濁水粘液夾小黑血塊,少腹切痛難忍,全身無力,終日躺臥欲寐。當時老師據此脈證分析,認為是陰寒獨盛,孤危之殘陽不能化陰邪,水濕血液下流,集于子宮口,久則糜爛腐化變質成癌。陰邪彌漫奇經,則少腹切痛;水濕血液積多,則脹破癌面而下流;陽不化陰,則納少便遲而硬結;濕濁相混則小便短澀;邪水彌漫肌膚則微腫;正不勝邪,必然疲憊欲寐。于是開了壯腎陽、勝陰邪水濕的真武湯,兩劑后諸癥稍見緩解,脈亦略有起色,藥既對證,繼用原方,炮附子由15克漸加至60克,諸癥大見好轉,脈亦逐漸調和,體重明顯增加,炮附子又由60克逐漸減至15克,共服藥20余劑,諸癥完全消失,終至痊愈。至今已20多年,該患者身體一直健康,連感冒都很少得。黃師說自己之所以能治愈此大病,關鍵是把握陰陽兩大總綱,以脈象為骨干,病候為條件,用霹靂手段之炮附子,壯陽抑陰,扭轉乾坤,使陰平陽秘而愈,始終擯棄流俗者治癌之“專藥”“專方”,堅持中醫最基本之功力與特色,所以取勝也。

老師說的好,作為一個中醫,一定要堅持中醫的基本功力與特色。面對患者的西醫診斷結果,不能亂了方寸,一定要靜下心來,確定從中醫方面是什么病,什么脈,什么證,求得中醫之真,務得中醫之實,你才能取得療效,達到學以致用。我們傳承中醫不是為了別的,一句話:就是為了提高療效。中醫學博大精深,是一個偉大的寶庫。它不僅屬于中國,也屬于世界,是整個人類共同的寶貴財富。不僅中國人可以在這個寶庫里掘寶,而且世界各國人都可以在這個寶庫里掘寶,誰有幸進入了這個寶庫,誰就可以掘得治病救人的法寶。

 

[新讀者請看:本公眾號簡介]    中醫師承學堂訂閱號 馬年43期 2014年3月15日周六

本公眾號由中國中醫藥出版社《中醫師承學堂》主編劉觀濤主持。最大特色:獨家推出系列化的“經典中醫課程”。包括:中醫基礎班(孔伯華傷寒溫病學派)、醫師專業班(胡希恕謹守病機學派)。隨到隨學,循環開班。

學習方式:以書為師,同修中醫;日行一善,分享歡喜。

本公眾號倡導“我為人人,人人為我”,發起“中醫志愿者”行動。凡本公眾號的訂閱讀者,如果您愿意,皆可自動成為“中醫志愿者”成員。所有的中醫志愿者,均可免費參加“同修中醫”課程(志愿活動方式不拘一格,和本微信讀者分享自己學醫感受心得、向好友轉發推薦中醫優秀文章……)。

志愿者可根據自己所做奉獻,向本公眾號申請升級為“優秀志愿者”,可享受“加V”待遇,能與授課專家團隊互動問答(優秀志愿者的活動,如整理專家錄音和文稿;把中文篇章翻譯成英文、在大學組建中醫師承小組、聯絡電臺主播創建手機中醫電臺……“中醫志愿者”報名官方郵箱zyzhiyuanzhe@sina.com]。

真誠歡迎您與本微信互動,只需要您直接給本微信發送信息,我就能第一時間收到,就這么簡單!

   最后提醒:如果您想收看本訂閱號“此前所有文章”,請您點擊手機屏幕右上方的“小帽子”,出現新的屏幕內容后,再點擊“查看歷史消息”,您就能看到此前所有文章,了解我們的所有以往課程。[注意,對于“接收消息”欄目,一定不要輕易點擊,否則,綠色變為灰色,則意味著您取消“接收消息”了!]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請注意甄別內容中的聯系方式、誘導購買等信息,謹防詐騙。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一鍵舉報。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
    国产成人无码免费视频在线观看,夜夜未满十八勿进的爽爽影院